第420章 吃个蜜枣,打个巴掌-私人婚-
私人婚

第420章 吃个蜜枣,打个巴掌

    “就你话多,要不然我可不给你报销啦”,云姨把看热闹的倩倩给赶跑了,又朝着看热闹的佣人们挥着手,让他们躲好一点。

    当柳正荣和乔志远远远地看见大女儿和女婿在花园里吻得难舍难分地时候,乔志远心里踏实了点,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拉着柳正荣要走,柳正荣不肯。

    “我得跟依然说说,早上把顾澈喂饱再让他出去,男人都是早上体力好,容易怀上孩子。”

    “你害不害臊”,乔志远真是觉得他这张老脸没地方放了,没想到柳正荣越战越勇,“你年轻的时候,那个早上不缠着我做几个小时再出门,也就最近几年早上消停点了。”

    一头黑线的乔志远,拄着拐杖直接走掉了,他这张老脸无处可放了。

    周围的动静,敏感的乔依然也慢慢发现了,尤其是她想到了车子不是顾澈从车库开出来的,那就是司机小黄开出来的。

    那他俩岂不是在清晨花园里接吻,被小黄一点不落地看透透了。

    “砰,砰,砰”,三声力度不大的拳头落在了顾澈的背脊上,对他而言就是挠痒。

    她推搡着他胸膛的力度也比昨晚要小很多,在顾澈看来就是欲拒还迎,“他们不敢看。”

    他说话的功夫,乔依然才顺畅地呼了一口气,可这口气又全数被顾澈掠夺干净了,他仍旧不满足,直到把她唇吻到肿起来的时候,才从用力的吸允改成了轻柔扰乱心弦的吻。

    “乔依然,你这辈就这样了,你面对他的时候,永远都是节节溃败”,乔依然恨她自己不争气,他什么都没有解释,她就缴械投降了。

    她早上这样简直就是投怀送抱,那昨晚那么拒绝他,他一定以为是她故意撩拨的,他肯定不会往好的方面来想她了。

    当她的唇没有那薄唇的造次之后,她伸舌头舔了舔她嘴角,那里还有着他的味道。

    “依然,我”,顾澈看着她娇艳欲滴犹如花园里盛开的玫瑰花一样,又忍不住在她鲜艳唇上撮了一口,“为什么这么爱在早上勾引我。”明知道他对她是一点招架力都没有的。

    害羞的女人,咬唇直摇头,又推搡着他,“赶紧去上班啦。”

    那软糯糯的声音让顾澈浑身穴道都被打通了一样,那娇憨的语气,就像是他们在甜蜜日子时候一般。

    “其实,我以前……”乔依然望着他,她有种直觉觉得顾澈像是要跟她解释着什么,她不敢用力呼吸,而是屏住呼吸望着他。

    这时候,好死不死,小黄的电话在车里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他还跑下了车,“顾总,唐助理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找你。”

    下车后的小黄就恨不得化成一股青烟算了,只看老板的背影,都能感受他那股杀气了,小黄也不想破坏老板的好事啊,他也是男人,懂得男人早上的时候的某些反应,但是唐助理在电话里急急躁躁的,他也不敢耽误。

    顾澈接起小黄的电话,那边的唐浩宇急急躁躁问着,“顾总,墓地的监控的确被人动过手脚,连工程师也不能完全修复好,画面断断续续的。我现在在去市政府的路上,打算去调市政路上的监控,您能不能……”

    “知道了”,顾澈蹙眉,神情并没有什么异样地看着乔依然,他把手机直接甩给小黄,正好砸到了小黄的额头。

    听到小黄被砸到头的哀嚎声,乔依然忍不住歪着头去看小黄了。

    “你男人还没死”,死丫头,又当他面看别的男人,顾澈捏着乔依然的脸,喷了一口气在她脸上。

    “疼”,乔依然撒娇地说着,一大早的亲吻,她觉得他俩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不少,她给他整理着领带,“你刚刚想说什么,其实,你以前,怎么了?”

    她眼巴巴又乖巧地看着他的样子,使得顾澈原本想解释的心,也改变了主意,这外敌来袭的时候,也可以借力打力的嘛。

    他恋恋不舍地咬了咬她鼻子,才说,“其实,我以前”,他故意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求我,我就告诉你。”

    女人的直觉告诉乔依然,一定是个好消息,她踮着脚吻着那上扬的薄唇,“现在可以说了吧。”

    这才乖嘛,昨晚那笨得要死的女人就不要再出现了,顾澈倾着身子在她耳边说,“其实,我以前。”

    他十分注意着,乔依然是以一种期待的心情等着他说好听的话。

    小女人,不是倔的很吗,爱跟他对着来,“其实,我以前没发现你这么没脑子。”

    “你说我没脑子?”乔依然重复着顾澈说的,她以为是她听错了,可看到他肯定的眼神,她就不淡定了。

    又说她没脑子?

    照片都让人拍了,他自己表妹都说那个女人是他前女友了,他还假惺惺回家给她带榴莲,说没有别的女人。

    究竟是谁没脑子。

    乔依然气得抬起手就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别以为你在外面玩女人的事情我不知道,家里一个外面一个,你也不嫌累。你不嫌累,我都嫌你脏。”

    混蛋,给他一点阳光,他就以为她可以像个小傻子一样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了吗?

    这画风转的太快,小黄害怕被波及鱼池,蹑手蹑脚地退回了车里,他在心里为乔依然祈祷着,希望顾总不要把太太揍得太凶了。

    那响亮的巴掌声,来的太突然了,有的人压根就没有看见,就好奇问着身边的人,“刚刚是太太打先生了吗?还是先生打太太了?”

    “我看见了,是太太打的先生,都跳起来打的。”

    “先生脸上那鲜红的手指印,不就能证明是太太打的吗?”

    “太太好猛,会不会挨揍啊,先生揍太太的时候,我们就究竟要不要拦着点?”

    云姨这下可不淡定了,她又是心疼顾澈被打,又是担心顾澈生气起来会打乔依然。

    生怕自己大女儿会吃亏的乔志远,边朝他们走着,边催着柳正荣,“你赶紧跑过去,护着点依然。”

    乔依然打完顾澈,她整个人也是懵的,说不清是委屈还是不甘,就是不愿意他瞧不起她,不愿意他背叛她。

    “阿澈啊,这有话好好说,依然还小,她不懂事,依然,你跟阿澈赶紧道歉啊,那有一大早就扇自己老公的”,柳正荣真是对这个女儿彻底无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