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不能毁招牌-私人婚-
私人婚

第421章 不能毁招牌

    “阿澈,依然是看你脸上有蚊子,她好心给你拍蚊子,不是故意扇你的,依然,你看云姨说的对吧”,云姨不断对着乔依然眨着眼,这时候乔依然肯服个软就好了。

    毕竟大事化小,小事就化了。

    乔依然面子上不肯让步,但是她已经被柳正荣往后拖了点,护女心切的柳正荣用她微胖的身型挡着瘦弱的女儿,“死丫头,嘴上服个软又不会少块肉。”

    “我就是打得他,我觉得打得很好”,乔依然脖子上的青筋凸显,她真的受够了这种被当白痴的日子了。

    顾澈示意云姨松开他,但是云姨手上虽松开了,可是她挡在顾澈前面,不让他跟乔依然靠近,他垂眸看着乔依然打他的右手。

    不甘示弱的乔依然又朝顾澈竖起了那只打人的左手,“是不是一个耳光没打醒你,还想在挨打,顾澈,没脑子的人是你。”

    这个嘴硬的女人,可把柳正荣和云姨急坏了。

    “依然啊,你少作死”,柳正荣捏着乔依然的胳膊,咬牙切齿提醒着。

    他脸上被她打过的地方,火辣辣的,想必这一巴掌也耗费了她不少气力,打完他之后,她的手和胳膊就一直在抖。

    他目无表情地朝她走近了一步,表面上气势汹涌的女人害怕地眼睫毛都是颤抖,那鼻梁上都已经沁出了汗水。

    “阿澈,有话好好说,你可是男人”,云姨站在顾澈身边,只见他把胳膊给抬起来了。

    而最该担心的女人,表面倒是一脸无所谓地望着他,一副“你有脸敢打我吗”,可这也掩盖不住乔依然骨子里的胆小的特质,她看着顾澈手越高,都已经到了他胸口处,他弯手的弧度就像是下一秒就要扇她耳光了。

    没做错事的人,就算心里很怕,但还是没有躲闪。

    柳正荣紧张兮兮看着脸上没有任何喜怒哀乐的顾澈,她像母鸡护小鸡一样伸开双手挡着乔依然,倒是乔依然故意把头从柳正荣身子后探出来。

    只见顾澈把胸口处的手帕抽出来甩到了乔依然脸上,然后他就潇洒地转身上了车。

    直到那黑色的宾利车尾气管不断放出黑色的气体时,站在原地的三个女人面面相觑着。

    顾澈看着后视镜里乔依然噘着嘴把那手帕丢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像是在踩某个人发泄一般。

    “小东西”,顾澈舔了舔唇角,整个口腔和唇,都是她甜甜的味道。

    司机小黄跟在顾澈身边也有几年日子了,他还从来都没见过谁敢对他老板动手的,按道理像顾澈这种地位高的男人,可是把面子看得差不多跟生命一样重要的,哪里容许自家老婆当着那么多外人的面扇他耳光。

    小黄胆战心惊地瞧着后视镜里的顾澈,想必他现在一定很生气,可小黄却没有在顾澈脸上看到任何不悦的痕迹,他甚至还勾唇笑了。

    “这不是我眼花了吧,哪有人被打了脸还能笑出来的”,小黄在心里翻滚着,待他想再次看清楚顾澈表情的时候,后座上的顾澈又变成了一副冷面神的脸,“看你的路,二十分钟必须到。”

    “遵–命”,小黄结结巴巴地吐出这两个字,从海边别墅到dl集团,平日里不堵车,路上少遇见几个红灯,也得半小时到,今天要求他20分钟到,这不完全就是整人吗。

    “左转500米,上高架之后,从海底隧道走”,顾澈慵懒地依靠在后座的皮质椅上,昨晚满身灼热烧得他是一整夜都没睡好。

    乔依然那么个小东西,气性还真大,死丫头把他惹急了,就得先办了她再解释,死丫头脾气越来越大了,真是头疼。

    小黄想问,这边的海底隧道是不是真的通车了,他上个礼拜看新闻说,还得封闭检修几天,才正式对外开放。

    可看着顾澈正在闭目养神,他便只好听从顾澈的了,令他以外的是,才看到海底隧道的led屏,那里便写着,“提前投入使用,今日免费。”

    “哇哦,究竟是运气太好,还是顾总料事如神”,小黄在心里嘀咕着。

    虽然他是顾澈的专职司机之一,但是他给顾澈开车的机会不多,一般顾澈都是找唐浩宇开车,或是其他比他年纪要长一点的司机。

    最近不知道怎么的,那些年纪大的司机,都陆陆续续辞职了,唐浩宇又好像很忙的样子,接送顾澈的任务便落到他手里了。

    这出车率高了,工资也高了,只是伴君如伴虎,风险也高了。

    小黄一路上就在不停地超车中度过了,到了dl停车场的时候,时间过去了18分钟,他摸了摸冷汗,又看了看后座上仍闭着眼的顾澈。

    才松了一口气的小黄,犹豫着要不要叫醒顾澈,不叫又怕耽误他的正事,叫了又怕耽误他休息,毕竟刚才才被太太那么甩了一耳光,估计需要休息一下来忘记难看与愤怒。

    小黄把座椅往后调退后了点,又扭着头看着顾澈脸上那纤细的手抓印,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跟顾澈吻得热火朝天的乔依然,冷不丁就那么一巴掌扇了过去。

    蓦地,顾澈那冰冷的眸子就睁开了,他那清冷又能看透人的视线扫到小黄身上时,小黄浑身都不舒服了,他立刻下车给顾澈开门,“顾总,您慢点。”

    “嗯”,顾澈从鼻腔里发出了声音,他踏着自信优雅的步子才走了一步,又转身对小黄说,“太太的丰功伟绩不许让人知道。”免得毁了她傻白甜的招牌。

    “明白”,小黄倒是答得干脆,尽管他不知道顾澈为什么会特意嘱咐他,估计是豪门不喜欢被外人讲是非吧。

    当顾澈才踏进总裁专用电梯时,他就给正在熟睡中的蔡媛媛打了电话,“今天带你嫂子去做全身的spa,我马上给你打300万。”也不知道她那手肿了没,小东西花那么大力气打他,他被打的脸颊,到现在都还有点疼意。

    被吵醒的蔡媛媛生气地把枕头扔到地上后,又听到300万,她瞬间就睁开了双眼,笑嘻嘻盯着天花板,高兴地回答着,“我明白,保证你今晚抱着的乔依然,像是剥了壳一般的光滑白嫩,让你满意到停不下来。”

    一本正经的男人,倒是第一次跟自己表妹聊到这种带尺度的话题,他看着电梯镜子里的脸,有点红了,但不如乔依然那巴掌那么红。

    顶楼办公室里的秘书们看着顾澈来的时候,很难不注意到他脸上那五个鲜红的手掌印。

    于是,五分钟后,dl公司内部的论坛里出现了一个帖子,顾总被打了,大家来猜猜谁是施暴方。

    留言四起,有人说,“顾总脸上那伤肯定是谢董打的。”

    还有人绘声绘色地说,“肯定是股民打的,现在那些股民亏一点钱,就恨不得拿刀杀人。”

    当方睿霖听到他貌美如花的秘书跟他绘声绘色描述的时候,他急忙就冲进了顾澈的办公室。

    被打的人哪有被打的愤怒,而是坐在老板椅上,悠闲地看着电脑里的视频。

    “阿澈,你……”方睿霖指了指他脸上的手指印,顾澈倒也不忌讳,“都是你干的好事”,又直接甩给他一大文件,“这些作为我的医药费补偿,你去做。”

    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方睿霖,还没开口问的时候,顾澈指着屏幕上发黄的视频问着,“这个人,眼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