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徐会计的秘密-私人婚-
私人婚

第422章 徐会计的秘密

    “这是?”方睿霖不懂顾澈干嘛盯着一个跟他们公司毫无相关的视频看的那么入神,“她得罪你了?”

    那画面的女人,看起来只有30岁左右,穿的衣服跟现在的着装有些差距,那女人穿得是那种十几年前流行的大喇叭裤。

    “是得罪我们了。”顾澈把那视频又快进了几秒,直到那女人的面容在监控上不偏不倚显示了出来。

    顾澈把电脑屏幕转到了方睿霖面前,“现在不会还看不出来吧。”

    一个人就算发福,变老,那原有的轮廓还是会留下以前的影子,方睿霖只觉得这个人看起来很熟,但又说不上是在哪里见过。

    “这个人,我敢肯定我认识,而且还很熟,那种严肃刻板的感觉好强烈”,方睿霖一向只对年轻的女人才特别有印象,对这种淑女级别,中间又差了十几年的人着实没多想,“我们小学的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

    正在喝咖啡的顾澈差点吐出来了,现在只要跟他提教导主任,他就想到乔依然在女子高中门外,扯着小女孩教训的样子。

    “不是”,顾澈憋着笑,用笔指了指屏幕上那个女人的右脖子处,那里有着一颗黑痣,在监控上看,只觉得是黑乎乎一片。

    方睿霖指了指那视频右上角的时间,“兄弟,那时间都是十几年的了,当时监控还不是高清,我那知道她哪里是吻痕,还是痣。”

    谁的吻痕会是黑色的,顾澈不屑地睨了一眼方睿霖,“上班的时候请带上你的智商。”

    他又不是没给乔依然留下过吻痕,再用力吻下去的时候,最多只是黑紫,怎么可能是黑色的,只要一想到她,顾澈心里就莫名的舒坦,仿佛最近担心她的人不是他一样。

    那小女人爱他,而且是很爱他,只是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说个话,那个醋吃的都能翻天了。

    “徐会计”,方睿霖打了个响指,“我猜对了是不是?”

    “没奖”,顾澈把电脑屏幕转回来了,他修长的手指在那叠财务报表上敲了敲,“公司最近的公务你去处理,我来钓大鱼了。”

    疑惑的方睿霖意味深长看了看顾澈,“你是说内鬼是徐会计?”

    没什么反应的顾澈,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一副“你总算知道了”,就开始给芯片厂打电话了,“q手机的订单最好提早出货。”

    “阿澈,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徐会计是内鬼的,我倒是一开始就知道秦思朗不会做假账,我以为是他们芯片厂内部的斗争波及到集团的”,方睿霖一直都很紧张dl的财务问题,税务局一直查到现在还没有任何音讯。

    “开会的时候就发现了,我只是想知道他们的目的而已”,顾澈眯了眯鹰眸,他起初以为那群人只是为了打垮他而已。

    现在看来,他们对他用心的很,不止要在事业上整垮他,还想破坏他家庭。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直接报警还是静观其变,等待她下一次作案?”方睿霖目不转睛看着顾澈,眼前的这个男人还真是够淡定,公司有内鬼了,居然还是面无表情,一点都不着急。

    雅澜,她是不是就是喜欢他这种浑然天成的自信!

    他的注视被顾澈瞪回去了,顾澈扬了扬手上的婚戒,警告着他,那眼神仿佛在说,“不要对我起歪心思。”

    方睿霖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你最近又见赖柏海了?看样子被他传染得不轻了,没事少见他。”

    “噢,他啊,有时候还是可以帮大忙的”,顾澈想起了他让赖柏海帮他去套tom的话,他还没当面问过,昨天看到赖柏海和乔依然那么近距离,他就失控了。

    “你老婆有了?所以要赖柏海上门检查吗?”方睿霖试探性问着,他发现他竟然很期待乔依然怀孕了,这样高雅澜才会停止对顾澈那不切实际的幻想吧。

    顾澈没回答,直接把方睿霖给赶出去了,他倒是希望乔依然赶紧怀个孩子,有个孩子的羁绊,他就更有保障她不会轻易跟陆松仁走了。

    只是最近两人正在闹别扭,她昨晚又那么抗拒他,这个孩子啊,还真是一时半会难得怀上。

    他站在落地玻璃前看着远处的海,手里的手机已经按了乔依然的手机号码,他犹豫了一会,有些话必须要找个恰当的时机跟她好好解释。

    但是,关心她的心,却没停住,最后他拨给了蔡媛媛,“说。”

    正在房间里画着设计稿的蔡媛媛又听到顾澈这种命令人的口气,就直接把手上的铅笔扔地上了,“说什么说,我是专业的设计师,不是你呼之即来的下属。”

    “年纪轻轻就记性怎么这么差。”低沉缓慢的声音透过无线电传到蔡媛媛耳边时,她这才恍然大悟。

    她拍了拍额头,她咬了咬手指头,又在心里懊悔着,“糟了,居然忘记带乔依然去做spa了,阿澈哥该不会不肯给钱了吧。”

    哼,冤有头债有主,她可是听云姨跟她抱怨了一大早乔依然在花园里当着众人面跟顾澈接完吻,又甩了他一巴掌。

    想到乔依然那传说中的一巴掌,蔡媛媛瞬间就从担忧害怕变得底气就足了,“我大嫂说了,她想休息一下再去做spa,倒是有些人,不知道脸上那五个手抓印会不会毁容?要不要我带你去做手术啊,我可是认识很有名的整形师,给我一千万,还你一张”

    “精神病院适合你”,顾澈冷冷说完,就挂了电话,下一秒就给蔡媛媛转了300万。

    抱着手机里新到账的钱,蔡媛媛直接穿上了拖鞋,也不在意那不满意的设计稿了,直接冲到了乔依然卧室门口。

    本着拿钱干活的原则,蔡媛媛使劲全力喊着,“乔依然,你赶紧开门,赶紧的,要不然我就撞门了啊。”

    站在走廊里的蔡媛媛不停原地手脚乱晃着,嘴里哼着轻快的歌曲,她又敲了好久的门,乔依然才开。

    “你怎么回事啊,亏我昨天那样帮你,你这人还有没有心啦”,蔡媛媛揶揄着乔依然,“还想不想我帮你赶走那贱人了?”

    全身疲软的乔依然,深呼吸了一口气,坚定地说,“想。”

    “走走走,跟我去做spa,好好放松一下,打人累吧,你的手还好吗?”蔡媛媛脸上是心疼的表情抬起了乔依然的手,又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几秒钟之后,正在忙碌的顾澈看到了一封勒索信息,“额外福利,我要加钱!我会根据你的诚意来定时发放福利。”

    顾澈一边在电脑上给蔡媛媛转钱,一边打给了方胜男,“问清楚媛媛待会要去的地方,清场,不允许任鹿颂的人和陌生人靠近太太。”

    如果可以他真相把她揣怀里算了。

    陆松仁,等着,顾澈嘴角勾起一抹笑看着电脑上监控里徐会计年轻时候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