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对比后的释怀-私人婚-
私人婚

第428章 对比后的释怀

    “顾太太,你好,我是sara,欢迎以后点我”,sara热情地朝乔依然伸出了她染着朱红色指甲的手。

    她注视着乔依然,但乔依然看她却是一个很陌生的样子,乔依然轻轻跟她打着招呼,“你好,sara,我叫乔依然。”在顾澈出轨后,她再被外人叫顾太太,竟然觉得有点讽刺了。

    “顾太太,”sara知道了她心上人心底藏着的那个女人的真实姓名后,却只想叫她‘顾太太’,这样就更能区分她不可能跟她抢郑彦了,“难道你不觉得我眼熟吗?”

    “我大嫂平时只喜欢看做蛋糕的新闻,电视,她都不看时尚杂志,不认识你很正常”,蔡媛媛亲昵地牵着乔依然的手朝包间走了去。

    而正打算下班的sara也跟了上去,她仔细观察着蔡媛媛和乔依然,她俩看起来关系不错。

    看样子这个乔依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长得一张无公害又单纯简单的脸,居然就把传闻中难搞的顾澈,还有他刁蛮任性的表妹统统都搞定了,最关键的是,已经嫁为人妇还能让郑彦念念不忘。

    她对乔依然很感兴趣了,她已经很想要了解这是个什么女人了。

    “顾太太,你先更衣趴在这里,我来放点舒缓的音乐”,sara也深谙一点催眠的知识,她想更多的了解这个乔依然。

    “不要放音乐,我们有点事要讨论”,蔡媛媛一边帮着乔依然脱裙子,一边说着。

    这件裙子的创意是来自于蛋糕,蔡媛媛当时设计裙子的拉链时候,也是别出心裁做成了那种环绕形式的拉链,所以一个人解开很有难度。

    终于,裙子被解开了,sara也准备就绪了,帮蔡媛媛做spa的师傅也来了,sara接过乔依然手里的裙子,称赞着,“顾太太,你这裙子一看就是高级定制的,看样子顾先生很爱你嘛,可真让人羡慕。”

    爱,吗?

    她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

    他说过他爱她,可是呢,他又背着她跟前女友在外地私会。

    心爱的男人出轨,这又有什么值得让人羡慕的,乔依然长叹了一口气才说,“不用羡慕别人,你运气一定会比我好的。”

    她的叹气让sara有一种她过得并不好的感觉,sara心里很希望乔依然过得好,只要乔依然过得好,郑彦才能真正的死心,他才会对别人敞开心扉,那样她才有机会。

    只要一想到顾澈,乔依然就觉得心里很难受,她从按摩床上爬起来,大口喝了很多水,才感觉到她整个人是真的平静了下来。

    一直盯着乔依然看的sara,目睹了乔依然大口喝水,看着乔依然那丰满的一对不停上下起伏的时候,sara不由得疑惑了,难道郑彦喜欢大一波妹子,她又看了看她自己,纵使她风情万种却也只是平胸。

    “顾太太,你身材真好,是平时很注意保养,还是吃过丰一胸的产品啊,能不能介绍一下”,sara是真心诚意赞美着乔依然,这是个穿衣服不显胸有多大的女人,但是脱掉之后,简直就是让人羡慕不已。

    胸?

    乔依然连忙低头捂住了那天生一对,该死的顾澈每次都爱死劲亲那里,她可真怕被人看见吻痕,她紧张又担忧地趴在按摩床上说,“没有,我,我这是天生的,我妈妈的也很大。”

    天生的,这种话听起来很容易让人感受到弦外之音就是,“你羡慕不来的”。

    可是这个乔依然说出来竟然有一种无可奈何,甚至有点羞怯。

    蔡媛媛趴在另一张按摩床上偷笑着,她冷不蹦出一句,“sara,想学我大嫂追男人啊,那你得有她这股傻劲才行。哈哈!”

    “哈哈”,sara挑眉,又用手指了指蔡媛媛,十分认同地点了点又,又开始在乔依然的背部按摩了起来,“不过,男人都爱这样子装傻的女人。”

    装傻吗?

    “我是真傻,不用装,所以我老公才会前一天还让你觉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后一天就跑去外地私会她前女友”,或许是疲倦的身体被sara按的放松下来了,乔依然很是自然地把心底的委屈讲出来了。

    蔡媛媛恨铁不成钢地握拳在她下巴旁捶了锤,“都说阿澈哥肯定不会吃回头草的,你怎么就不信。”

    乔依然无力地眨了眨眼,有气无力地说,“我也很想相信他,可是他,总是在我,哎。”

    就好比今天早上,他们吻得那么热火朝天的时候,他只要再解释说他不是故意见前女友的,她说不准就真的会信。

    “总是什么”,sara好奇地问着,“他对你不好吗?”

    乔依然干笑了两声,“特别好。”

    “他对我很好,那种好都能让你迷失你的是非观和心智了,明明他都出轨了,你都不想离开他,甚至还给他找理由。”乔依然怔愣了,她怎么可以为了一个男人连这些都不要了。

    她下巴垫在手背上看着包间里的墙,想到了一些事情,突然就笑起来了,“曾经我被人拍下与另一个男人借位的亲密照片,但是我老公从来都没介意过,他选择了无条件相信我。”

    “就是在这个东艺会所里,我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怀疑过,但是他至始至终都是相信我的。”

    可是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顾澈身上,她为什么又不能同样对他呢。

    任叔叔的事,是不是压根就还有别的隐情,现在仔细想想,说不准顾澈有什么难言之隐。

    sara了然如胸,她装着不知情的样子问,但是她手上的力道又加大了点,“你怀疑你老公,是因为他前女友回来了。那你当时被人拍照的那个男人,是你前男友吗?”

    乔依然丝毫都没犹豫,“一个亲梅竹马的哥哥,永远只是哥哥而已。”

    很轻描淡写又不含糊的回答。

    sara想再问的时候,包间的门被打开了,是茶水小妹进来换水了,走廊上有个清脆的女声在叫喊着,“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竟敢这样怠慢我,凭什么不让我朋友们进来,信不信我找记者报道你们驱赶客人走的恶行。”

    “不好意思,因为有大客户包场了,请原谅我们不能再接待新顾客了,还请您配合,尽早离场。”那是客户经理许经理的声音,他不时对着对讲机讲着,“不能让人进来,要不然你,我,都会迟不了兜着走。”

    “不知所谓。”蔡媛媛竖起手指头开开心心看着手上的指甲,她又瞟了眼乔依然,她可是正想炫耀一下她表哥是如何疼她的,可这个小女人竟然给她打起鼾了。

    算了,她还是先做点有利于她自己的事。

    作者题外话:最近天热,情绪波动好大,大家最近过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