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每年这个时间的疑惑-私人婚-
私人婚

第431章 每年这个时间的疑惑

    “那fillico矿泉水瓶子,的确是镶了水晶和钻石,所以才这么贵。那矿泉水每月全球限量只售5000瓶,属于有钱都难得买得到的东西。”sara把乔依然蜷着数数字的手给打开了,轻轻按摩着。

    乔依然简直不敢相信,十万块钱的矿泉水居然还有人会买,还有5000个土豪去买,“卖矿泉水的简直就是抢钱,买矿泉水的他们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吗?就是包装做的华丽一点,里面不都是矿泉水吗?”

    高昂的包装使得那瓶矿泉水只要一口水喝下去,就好几千了吧,乔依然舔了舔唇,觉得那十万的水要是没有完全被喝进去,而是沾到了唇角这些地方,简直就是让她觉得暴殄天物一样了。

    一边按着乔依然纤细的手,sara一边给乔依然解释着,“fillico的水里面的矿物质比其他的要丰富很多,除了含有天然的抗酸化物质之外,还含有其他水比不上的丰富钙质,它还保持了无与伦比的矿物质,是一种号称神仙水的自然水。”

    “小小的矿泉水,居然还有这么多知识,真是太讲究了”,乔依然除了有一种长知识的意外之外,还有一种,她得赚多久的钱才能买的起啊,土豪的世界果然理她好遥远。

    “我上次去日本玩,看到了他们的展示品,据说还是低价位的fillico,那一组展示品的名字叫做国王与天使之翼,那瓶盖是皇冠的形状的,瓶子两侧还有翅膀形状的。fillico那种水应该就只有像顾先生那种级别的人才能享受的起”,sara这是在给乔依然戴高帽子,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想好好了解一下郑彦喜欢的女人。

    乔依然睡觉之前,是因为想通了顾澈跟他前女友的事,她想学他给她百分之百的信任,所以她在身体放松之后,心情也放松了,所以那么很快就入睡了。

    可是现在看看他俩就算有了信任,那横在他们之间的财富问题也还是会存在的。

    一张小脸皱皱的,如果要赶上顾澈累计财富的速度,她就算做一亿个蛋糕也撵不上吧。

    此时正在蔡媛媛和linda也讨论得差不多了,蔡媛媛刚才和linda谈话的时候,也时不时留意了乔依然说的话,她可是真不想乔依然说话,那言语之间全是透着没见世面,她认定了sara肯定在偷偷取笑乔依然。

    可当她看向sara的时候,sara正微笑着跟乔依然讲解着日常保养手的注意事项,蔡媛媛不解了,这个sara今天很是有些反常啊,要知道sara平时是一个惜字如金的师傅,经常有贵妇投诉sara高冷不爱聊天。

    难道是因为sara知道乔依然是顾太太,想巴结吗?

    蔡媛媛觉得不是,毕竟sara的客人还有那种中年女企业家,那消费绝对比乔依然高了几十倍,蔡媛媛可是也听过女企业抱怨sara太不爱说话了。

    一定是这个乔依然太话唠了,sara才勉为其难跟她说话的,蔡媛媛收回了视线,她瞅了两眼手机,居然还没有钱进账!

    于是她不甘心,立马又给个顾澈发过去了一个信息,“这可是我苦口婆心的改劝才有的效果,你记得要感恩,小心下次我不帮你了。”

    而此时的顾澈还没有时间去看蔡媛媛发进来的音频消息和文字消息,他正在看着芯片厂那些有问题的账单,想着要怎么来个瓮中捉鳖。

    他打给了跟着徐会计的人,拿起手机的时候,倒是看到了不少蔡媛媛信息的提示,他以为就是那小丫头再一次敲诈的短信,打算电话打完再看,“她最近有什么异常。”

    电话那端的人,短暂思考了一会才说,“没有异常,就是每天有段时间会跟丢徐会计。”

    “什么时候。”顾澈眯了眯眸子,难道他的人被陆松仁所觉察到了吗?

    “每晚十点到十二点的时候,徐会计就定时会出去,我们最多跟她十分钟,就会因为各种各样问题,而跟丢。”

    “知道了,今天晚上监测我手机信号,我想办法拖延跟她讲电话的时间,你们尽快去追出那个地方。”顾澈挂上电话之后,又在脑海里部署着其他事情。

    这招如果不行,他就要放狠招了,只有尽早让陆松仁暴露出来,他好跟陆松仁谈条件,让陆松仁尽早回去泰国。

    他就可以不要这么胆战心惊的过日子,就不会因为乔依然一点气话,就以为她下定决心要离开他一样了。

    他可是很想每晚都有小娇妻抱着睡觉的,很想那个小傻子能一辈子在他身边气他。

    这时,蔡媛媛的信息又不停地进来了,顾澈不情不愿抬起手看着信息,他倒是要看看这个蔡媛媛究竟又会翻出什么浪。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顾澈听完乔依然跟另一个人说,她说她要相信他。

    顾澈直吁了一口长气,他又把那个乔依然说要原谅他的音频反复听了几遍,她的声音是那么轻快,是那么释怀,她说她很感激他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的时候,他是百分之百相信她的。

    他顿时觉得心里最近患得患失,像是要缺一块的地方全部都被填满了,也庆幸着当时没有那么冲动说出那是愤怒的话,当时全是郑彦那个不安好心的臭小子惹的事,她小妻子本来就不是爱跟其他男人扯不清的女人。

    他手指飞快地在手机上给蔡媛媛吧又转了一笔可观的报酬,既然他小妻子都迈出了相信他的步伐,那么他这个当老公的,也要朝她大步大步靠近。

    “快结束前,提前通知我,我去接你大嫂,你自己可以自由活动了”,顾澈随之就给蔡媛媛回了一则信息。

    既然顾太太都释怀了,那晚上的夜生活也就不能只给工作了,顾澈对着堆积如山的工作打了个响指,又看了看手表,他必须要开启疯狂模式才能保证晚上可以尽情享受补汤,还有久违的温柔香了。

    两个小时后,蔡媛媛给顾澈发了信息她们已经完事的消息,她们在东艺会所对面的咖啡店等他。

    咖啡才上桌,乔依然就一股脑给喝完了,她现在有点归心似箭了,她很想尽快见到顾澈。

    一阵椅子被拖动的声音,有两个人从邻座的桌子上拖了两个椅子过来了,而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的方胜男和保镖们也站起了身。

    “胜男,是我,别激动”,这个充满活力的年轻男音,乔依然觉得很耳熟,她抬头就看到了顾谦的笑脸,她开心地跟他打着招呼,“阿谦好。”

    “他死了才好”,蔡媛媛毫不留情面地瞪着顾谦,又继续说着,“你要是个人就赶快走,阿澈哥马上就要过来了,每年的这个时候,你是不是都应该去死一死。你让他以什么心情来看你,你是不是要逼死他,你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