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时间差的太好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433章 时间差的太好了

    “你瞎胡说什么,你给我闭嘴,要不然我不管了”,顾谦直接甩开了苏潇,“大嫂,这个忙还麻烦你帮一下。”

    乔依然的心绪被苏潇搅和地十分不舒服了,郑彦会对她有那种不轨的举动吗?

    这个人情无论真假,她觉得在她那时候伤心难受的时候,苏潇的公寓曾经手留过她,这个人情也是要还的,但是被苏潇这样说出来,总让她觉得心里很不舒服,“我能帮一定帮,要是帮不了,也只能跟你们说对不起了。”

    “我的太太不需要跟任何人说对不起”,一道冷冽不带任何情绪的严厉声音从乔依然身后冒了出来,惊得她脚步不由得往后倒退了几步,而正好顾澈加大了上前的步伐,恰好扶住了她的细腰。

    她可是一直注意着身边马路上的车辆,明明就没有看到顾澈的车经过啊,

    他什么时候来的啊?

    他究竟听到了多少啊?

    会不会听到了苏潇说的玷污啊,他那么大男子主义,是不是回家又要跟她闹啊?

    难得她想通了,决定要相信他,不再恶意猜测顾澈和他前女友的照片了,可老天爷为什么就不能让她好好让她跟心爱的男人幸福的生活啊。

    为什么,在她想通后,又给他添堵啊,是不是存心不给他们两口子生路了。

    乔依然深深叹了一口气,无力地看了一眼顾澈,又怨念十足地看着天,她真想叉着腰骂老天爷,“你究竟长没长眼睛。”

    而她这个小小的举动,使得顾澈舒坦的心顿时忍不住又揪了起来,她是不是不想看到他,他脸部线条也紧绷了起来。

    “大哥,不是这个意思,苏潇,我们还是先走吧”,顾谦皱着眉头不情不愿地拖着苏潇的胳膊就要走,“大嫂再见。”

    “额,等等”,乔依然忐忑地看了看顾澈,她伸长脖子叫顾谦的时候,往前走了两步,顾澈也跟着移动了脚步,他横在她腰肢上的胳膊,并没有挪动多少。

    这个细小的细节,乔依然只觉得心底暖暖的,被呵护的感觉真好,她也顺势拍了拍他横在她腰上的手,“我们一块过去问问保安就好了。”

    我们?

    恩,不错,顾澈睨了她一眼,改为牵着她的手,小心翼翼护着她过着马路,顾谦松开了苏潇,也跟了上去,苏潇在后面嚷着,“阿谦你等等我啊。”

    东艺会所里,许经理是冷汗涔涔地接待了这条月曲街的主人顾澈,见顾澈对他自己太太又是百般疼爱,许经理点头哈腰跟乔依然多次保证,“顾先生,顾太太,那个少年真不是我们放料找来的狗仔,请您无论如何都要相信我们啊。”

    许经理不时用袖子擦着鼻梁,他一直都在注意着顾澈的反应,深怕这个顾先生不相信他,如果有必要他可是真的想把心都掏出来给顾先生看的。

    “都是你不让我们进去,才让有心人有机可乘,我不管,你给我想办法解决这件事”,苏潇着急地冲着许经理发着火,”我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形象,要是因为这种事情被毁了,我就不活了,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个苏潇今天非得不停找他事吗,“苏小姐,顾先生包场了,我们也是等到您所有项目做完之后,才请您出去的,您要是配合点就被有心人偷拍了。”还有该死的包场,要不然她也不会那么丢人。

    乔依然抬眸的时候正遇上了苏潇那责怪的眼神,她用手碰了碰顾澈,她无法预计顾澈回家后又会跟她如何算账,但是今天这个包场的确是造成了苏潇的困扰。

    她本来是想让顾澈帮帮忙去找人把那个少年给找出来,她看向顾澈的时候,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眸子,像是在酝酿着什么,乔依然心里一惊,完了,他这是又想要跟她发火了吧,小女人不服霸权的脾气就往外冲了,“都是你,要不是你包场,也不至于让苏潇发生这种事。”

    哼,明知道回家了,她短暂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先让她威风一下子就好了。

    反正他也是要发火骂她了。

    顾澈蹙了蹙眉,这个小东西的小白眼狼属性又出现了,他捕捉到了她放在他手边那因为害怕而想挪开的手,“我交给我助理去处理。”

    说完,他就起身带着乔依然走了,苏潇还在原地继续闹腾着。

    “胜男,你们先回去,我带太太在外面玩一会。”顾澈对方胜男说完,就凝了一脸紧张的乔依然。

    他那双快要把人看化的眸子像是在拷问乔依然,“你怕了吧。”

    “怕什么怕,我又没做亏心事”,乔依然心里很没有底气地说着,她那双黑如葡萄的大眼睛,像个蒲扇一样在眨着,她眼窝不时留下那好看的剪影。

    虽然他的小妻子说话的时候还是在赌气,但是他觉得两人好像就恢复了正常一样。

    他牵着她的手,一步步朝着路边停靠的一辆昝新的车走了过去,他在驾驶室外给乔依然打开了车门,“顾太太,你的车到了。”

    “给我的?”乔依然疑惑地望了望那辆白色的车。

    这辆车看起来没有顾澈那辆那么阳刚,她绕着车转了一圈,发现这辆车和顾澈的车是同一个牌子的,她心里雀跃着,是情侣车哦,黑白配才是最经典最长久的搭配,她希望他们的感情也是最长久的。

    她嘴角是掩饰不住的喜悦,“你都不问我喜欢什么颜色,就买个白色的,我要是不喜欢怎么办?”

    带着娇憨的责怪,听在顾澈耳朵里是很愉悦的,“不喜欢就让车行,一天给你换一个颜色,再不喜欢,我就再带你去挑。”

    “哼,有钱了不起啊,你要再这样瞎花钱,我连孩子都不敢生了,有你这种败家的男人,真怕会饿死我们宝宝”,乔依然伸手戳了戳顾澈胸膛,还是硬硬的感觉。

    当她想把造次的手给收回的时候,却被顾澈抓住了,他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句话。

    就使得乔依然的心弦紧绷了起来,浑身不由得发抖了,可气势上不能输,“谁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