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被撞者的反常-私人婚-
私人婚

第436章 被撞者的反常

    她来不及深究问题了,就跑下了车,生怕被撞的车上有人受伤了,她敲着那黑色别克的车窗,“对不起,我是新手,撞到了您的车。”

    那个司机并没有很愤怒,甚至连车窗也不往下拉,而是一味地挥手赶她走。

    顾澈也快步走了过去,他敲着车窗,大声问着,“先生,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我先报警让警察来鉴定责任。”

    他毫不犹豫地就掏出了手机报了警,又朝着不远处的保镖车使着眼色,他倒是要让手下看清楚陆松仁身边的人。

    至于陆松仁本尊,既然让他那么不容易找到,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现身呢。

    那迟迟不肯开窗,也不下车的人,跟身边的同伴使着眼色,顾澈发现这个车上所坐的三个人的皮肤比一般的s市人要黑很多,这不像是夏天晒黑的那种,更像是常年生活在热带地方的人。

    车里开车的司机带着一顶黄帽子,他急切地跟身边人说着什么,又不停往左往右看着,像是要找地方逃窜一样。

    “先生,你能不能下车,我们好好谈一下好不好?”乔依然觉得很是诧异,她有点说不出的别扭。

    明明是她撞到了别人的车,想理赔别人,可是被撞的这方,却一直不愿意下车,像是他们惹祸了一样。

    黑色别克的司机一直都没有熄火,他又一直找不到缝隙离开现场,他犹豫再三就把窗子给摇下来了,“你把车赶快开走,我还有急事。”

    “那赔偿呢,我应该陪您多少钱,您车灯都被我撞破了一个”,乔依然焦急地指了指黑色别克的车灯,地上都是碎片了。

    她脑海里隐约顾澈那个指令如果是没有听错的,那就是他故意为之,可是他为什么要故意害她撞车,她不知道,她瞟了一眼顾澈,也没细想,就又敲了敲车门,“您还是下来检查一下吧,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地方被我撞坏了。”

    “不用了,我赶着回家,我老婆要生孩子了”,黄色帽子的男人,紧张地瞧了瞧骑着摩托车赶过来的交警。

    不远处是警笛鸣起来的声音,黄帽子着急地把帽子摘起来的瞬间,顾澈留意到了整个人是没有头发的,他急忙握住了乔依然的手,没有头发的黄帽子,这让顾澈觉得眼前这车人说不准就是刚从监狱出来的。

    万一是亡命之徒,会不会对他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妻子有威胁。

    乔依然着急地摇了摇顾澈的胳膊,“老公,这可怎么办?现在马路上已经大堵车了,这是茶匙也难飞了啊,这要是耽误了别人老婆生孩子,可就罪孽了。“

    她拐了拐顾澈,“老公,我们先赔点钱给人家吧”。

    下一秒,他从口袋里拿出皮夹子,他拍了拍她肩膀,“冷静点,以后会遇上比这种还复杂的事情。”

    乔依然惆怅地点了点头,这还好是顾澈在场,要不然她都不知道要如何收拾残局,她也渐渐有点懂顾澈为什么会那么反对她开车。

    除去她开车水平不行之外,还有她实在是太胆小,太经不住事了。

    他抽出了厚厚一叠百元大钞给黄帽子,“先生,你先回家送你太太去医院,车子放这里,我让人维修好了,给你送回家去,把你就爱地址给我一个。”

    听到顾澈说的这番话,车里的人都开始不淡定了,一直没吭声的其他两人,异口同声道,“不用了,不用了,小黄啊,你赶紧下车走吧,你老婆不是要生了吗?大肚婆在家不安全啊,我们待会给你把车送回去吧。”

    “那,就这样吧”,那个叫小黄的男人,把帽檐压低了许多,就扣着车门想下车,但是被顾澈按住了车门。

    他指着车门对乔依然说,“依然,你看这个车门是不是也歪了,你看看。”

    “啊?车门也被我撞歪了啊,这得多少钱赔啊”,乔依然叹了一口,又看了看她的新车,那新车还有许多标都没撕掉,车屁股就撞花了一块,所幸没有哪里被撞歪了。

    小黄再次推了推车门,可是那门被顾澈堵得紧紧的,顾澈冷不丁用泰语讲了一句,“交警马上就来了,别急,该赔多少钱,我们绝对不会少的。”

    只见那小黄,冷着眉,眸底都是憎怒看着顾澈,乔依然也发现这个小黄看起来格外凶了,他眼睛通红地瞪着顾澈。

    “老公,你们认识吗?”乔依然把顾澈往后拉了拉,她觉得这个别克司机长得不是慈眉善目的那种人,她脑海中又想起了方胜男那天送她去海边别墅时候在车上说的话。

    她惊恐万分地看着这个黄帽子的男人,生怕他突然会破门而出,做出伤害顾澈的事。

    “不认识,交警来了”,顾澈用下巴指了指交警来的方向,他这时候也把手松开了,还给小黄把车门给打开了。

    小黄愤恨地握着车把手,这下跑着不是,不跑也不是了。

    不远处,还有这警察在处理着一旦伤人的交通意外案,他这要是跑,就会引起警察的警觉,倘若他是一个人就无所谓,可是车上有他们的仪器,他不能被警察盯上。

    交警来了之后,首先向他们展示了他的工作证件,乔依然只觉得难为情,就把脑袋给低下去了,这个世界还真是够小,难道s市只有一个交警吗?

    “请双方出示一下驾驶证,行车证”,交警已经拿出了仪器,等待着来查他们的真伪了。

    “依然,你去车上拿过来,行车证就在你放驾驶证的那个工具箱子里”,顾澈松开了乔依然的手,交警看了看乔依然,又看了看顾澈,又看了看那车尾巴掉漆的宾利欧陆。

    交警指着顾澈笑了笑,“顾先生,难道今天又是太太抢你方向盘玩。”

    飞快跑回他们车里取回了证件的乔依然,不满地说,“才不是呢,是他故意瞎指挥,我可是记得交规里写着,调头的时候,速度要降下来,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澈给打断了。

    “第一次开车,又给您添麻烦了”,顾澈递了根眼给交警,乔依然咬了咬唇,她察觉到了顾澈是故意让她撞到这辆黑色的别克。

    究竟为了什么她不知道,但是她已经高度警惕了起来。

    交警笑着检查完乔依然的驾照,又让别克车里的小黄把证件掏出来看看,可是他一直犹犹豫豫像是在可以躲避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