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他们来自泰国-私人婚-
私人婚

第437章 他们来自泰国

    “先生,请熄火,出示驾照”,交警已经开始引起了警觉,他撇着头看了看那车上的其他两个人,“喝酒了,这么害怕被检查?”

    “我,我,我没有国内的驾照”,黄帽子说话的语气很冲,他眼神里散发着某种怨气,而那股怨气全投射在乔依然身上了。

    被他那股怨气瞪得心里不舒服的乔依然,皱着眉,望了回去,她这才发现黄帽子的右边眉毛是破的,中间有个明显的刀疤。

    这个黄帽子越看越恐怖了,像是电影里混黑社会的人。

    她忧心着,顾澈怎么就惹上了这种社会边缘人士。

    “那请出示你的海外驾照,如果没有,麻烦跟我回去走一趟”,交警态度很坚决地用目光锁着黄帽子。

    黄帽子无奈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他的驾照,那驾照全是泰文,交警看不懂,“先生,还请你跟我回去局里,我们需要核实验证一下这个证件的真伪性。”

    当交警翻阅着黄帽子的证件时,顾澈瞟了一眼那证件上的名字,和证件号码,他记性很好,但是为了慎重起见,还是多看了几眼。

    “总台,总台,我这里出现了几个泰国华裔,麻烦警察能提供正在通缉的泰国华裔嫌疑犯证件号”,交警询问着总台,然后又跟黄帽子解释着,“还请三位配合出示一下护照,因为最近s市流窜了一批泰国来的偷渡客,我们需要检查一下。”

    黄帽子和车里的另外两个人交互着眼神,像是要逃跑,交警见怪不怪地慢慢说着,“配合点,对你我都好,这条大路上至少有十辆警车在巡逻,你们一旦跑掉,我会马上通知总台,到时候就是插翅难逃了。”

    这不是警匪片里的场景吗?

    乔依然毛骨悚然地想拉着顾澈走,可是交警却笑着对她说,“顾太太,你们的交通意外还没处理完呢?”

    “我们赔钱就好了”,乔依然伸手到了顾澈口袋,又掏出了一叠红票子,她忌惮着黄帽子不是好人,所以钱她都只是塞进了黑色别克车里,而不敢跟黄帽子有手上的任何接触。

    “依然,我懂点泰文,看看能不能帮上肖警官”,顾澈直接朝着车里的黄帽子伸出了手,“你太太不是还赶着生孩子吗?你先检查完证件,就可以先走了。”

    “顾先生还真是够博学的”,肖警官朝正在朝他走进的警察打着招呼,“老张,老王,又见面了。”

    当四个警察一起过来,把黑色的别克给围住了,他们拿着通缉令上的图像仔细比对着车里的三个人。

    黄帽子率先递交了他的护照,肖警官在顾澈的协助下核对了他们三个人的证件。

    三个人都不是逃犯,警察又随意盘问了几句,才离开。

    最后,肖警官协助他们商议了一下赔偿的金额,又让黄帽子如果在中国长期开车就需要去交管部门换国内的驾照,这起交通事故才算彻底的解决了。

    车子乔依然是没有心情再开了,顾澈直接把车开到了车行去维修,司机小黄也得到了指令把车子开到了车行去接顾氏夫妻。

    在回家的路上,乔依然一直好奇问着顾澈,“你说那个黄帽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老公,你是不是在外面得罪什么人了?他们是不是想对你下手啊?”

    “别瞎想”,顾澈拍了拍她的手背,又勾唇,用下巴指了指正在开车的小黄,“刚才那个黄帽子,我听他同伴也叫他小黄。”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人家担心是你的安危”,乔依然直接往他怀里钻了去,生怕顾澈会发生什么不妥一样。

    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他又何尝不是担心她的安危。

    陆松仁现在是不知道乔依然是他亲生女儿,所以他报复顾家和乔志远的时候,乔依然势必会成为目标,她的安危也是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顾澈不由得把她又抱紧了一些,他一定要做到24小时都保证乔依然是安全的。

    在路上,乔依然又很担忧地问着顾澈,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但都被他给插科打诨过去了。

    下了车的乔依然,闷闷地被顾澈牵着,她唉声叹气着跟着顾澈走在庄园里的小径上,“老公,你是不是觉得我特胆小,所以你遇上的麻烦事,都不跟我说,是怕吓到我吗?”

    “是。”顾澈直言不讳,他很怕她知道他现在究竟在顾忌一些什么,“我舍不得。”

    “可是,我们是夫妻,你有什么难处,我们应当一起扛的”,她是发自心底说出这句话的,既然是他的妻子,就不能只贪图他给的荣华富贵,那些伴随富贵的危机,她也要分担。

    揽着她肩膀的顾澈,不由得细细观察起了乔依然,“把你的傻气收起来就不好玩了。”

    “亏你还有脸说,我就是太相信你了,被你忽悠地撞车了,我的傻气,从此以后就要退隐江湖了”,乔依然兴致不高地说着,她能明显感觉到顾澈不愿意跟她谈到他所遇上的麻烦。

    爱较真的乔老师又要出现了,这些事情顾澈是不想告诉她,他就一直盯着她,在月色下的乔依然是那么单纯美好,她关心他,想为他分担,可是他不敢让她分担。

    顾澈改为握着她的小手,慢悠悠走在花园里,他也不着急进别墅,就是那么随意跟乔依然散着步,他就觉得满足。

    “只要跟我在一起,这种麻烦事总会遇上的,怕了吧”,他深深凝望着乔依然,抱着她的后脑勺,轻轻吻着她眼角和额头,“今天的事,吓坏你了,对不起。”

    她摇头,眨着那双灵动的大眼睛说,惊喜地说,“老公你让我撞到那辆黑色的别克,肯定有你的理由,那我也算是帮上你的忙了嘛。”

    “那晚上,我卖力点”,顾澈捏着乔依然那粉嫩玉琢的小脸,总聊那么深沉的话题,害怕吓坏了她,“小东西,你想我没,嗯?”

    “想”,反正是晚上了,月色也不是太明显,乔依然倒是很诚实回答着,可是她更关注是顾澈的安全,“究竟是谁要找你的麻烦啊。会不会是我那个混账亲生爸爸找人威胁你要钱?老公,我猜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