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你怎么哭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438章 你怎么哭了

    亲生爸爸?

    她的亲生爸爸?

    她怎么知道是她亲生爸爸回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顾澈仿佛看到了乔依然厌恶他的脸,他多怕她说出,“顾澈我恨死你了,我要跟我亲生爸爸走。”

    “老公,你怎么了,是不是我猜对了,是不是哪个混蛋找上门了,是不是他找你勒索钱财了,你可千万不要给他,”乔依然心里全是惊慌失措,她一时之间整个人全乱了。

    “他干嘛要出现,我乔依然这辈子都只认乔志远一个父亲,就算有血缘关系,我也不认,我只认我爸爸,我只认乔志远。”

    顾澈感觉到怀里的人正在无力地往下坠,他心里的弦也绷得紧紧的,“如果他当年是有苦衷离开的,你会原谅他吗?”

    “苦衷?抢人家老婆,还弄大别人老婆肚子的苦衷,我不会原谅他,你也不许见他,也不许给他一毛钱,那个男人压根不是人,他凭什么欺负我爸爸,凭什么”,这种替自己爸爸心疼的委屈,刺的乔依然很难受。

    如果她亲生爸爸回来了,她爸爸乔志远一定会受到伤害的。

    不允许,一定不允许现在的家庭关系发生任何的改变!

    她一向平和的眸子里现在全是难得一见的狠厉,“我不管他有什么苦衷,有什么难处,还是跟柳正荣有着什么婉转动人的爱情,我这辈子,就只认乔志远这个父亲,他是用他的生命爱着我,我不能认贼做父。”

    “不会的。”顾澈满腹的疑问和满心的不安,但是他不能说,他在心里乞求着乔依然原谅,不告诉你,你的亲生父亲是谁,是因为他的自私,他经常都在问着他自己,究竟这样是不是对她最好的。

    不一定是对她最好的方式,但一定是可以保护他们可以长长久久在一起的方式。

    “阿澈,答应我,如果那个人来找你,你一定不能让他闹到我爸爸都知道了,也不要告诉我,你跟他说,我们这辈子互不相欠,他没养过我一天,也休想从我们身上扣出钱来。我爸爸这辈子为了我,已经牺牲太多了,他的腿脚不利,是我害的,我不想害到他老年连家也没有了”,乔依然悲怆地说着。

    听到她那么强烈地抗拒着她的亲生父亲,顾澈心里罪恶感也没有那么严重了,“放心,我会的。”

    “那个人渣怎么还没死,他回来究竟干嘛?他那种人,破坏别人家庭的,就该去把牢底给坐穿”,乔依然义愤填膺骂着,可是一点也不解恨,她心疼着她爸爸。

    看到她难过,顾澈心里也更加不好受了,“今天的黄帽子那事,是因为公事,你别多想。”

    “哈?”乔依然吸了吸鼻子,又松了一口气,又用手掌在胸口处用力地拍打着,“吓死我了,宝宝要被吓死了。你干嘛不早说。”

    “宝宝?”顾澈唇角掩饰不住喜悦,“真的怀上了?什么时候的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也不知道今天撞车会不会动了胎气。

    什么跟什么嘛。

    乔依然刚从气愤中恢复过来,此刻又被堵得哑口无言了,她面对顾澈已经蹲下身子抱着她肚子听起来的举动很无语。

    正正儿八经打算跟自己下一代来个对话的顾澈,抱着乔依然平坦的腹部,虔诚地聆听了起来。

    “咕噜噜,咕噜噜”,但是他只听到了乔依然肚子饿发出的声音,他轻轻点在乔依然肚皮上,“宝宝肚子饿了,想吃什么呢?”

    “想吃肉,想吃米饭,还有汤,最好在来点鸡肉,鸡排,鸡胸什么的”,乔依然舔了舔嘴,“本宝宝今天需要大补一场,晚上还有要事要办。”

    晚上有要事要办?

    顾澈眯了眯眼,又听了听她肚子不停在发出饿的信号。

    “本宝宝?”顾澈狐疑地站起身,白了一眼乔依然,“不是我们的宝宝要吃?”

    他急眼了!

    这个老男人的确就很想要孩子。

    哼,前一段时间还装着大度的样子让她去做想做的事情,结果比她还着急要孩子。

    “宝宝最近在网络上都是自称啦,老公,你也可以说你是宝宝啊,我也可以叫你宝宝啊”,乔依然耐性很好地跟一个不关心网络风向标的男人解释着。

    感觉被嫌弃的男人,松开了她,指了指正在取笑他的乔依然,“你这个月干脆就不要下床了,我就不信怀不上。”

    整个月不下床。

    整个月?

    她是很相信他在这种事上会说到做到的,她的腿岂不是要报废啦。

    乔依然吞了吞口水,恐惧地看了看眼前这个杀气十足的男人,“老公,你要冷静点,孩子这种事是看缘分的,你那么吓唬我,我心情不好了,孩子也不会来啊。”

    黑夜里,只见这个面容如雕塑般精美的男人,不疾不徐说着,“我那次,让你心情不好了,你哪次哭是太难受而哭,哪一次不是太舒服而哭。”

    说话就说话,干嘛非得往人脸上吐温度。

    他真是太羞耻了,那种时候的事情都要拿出来说。

    乔依然推开他,红着脸不想搭理这个不要脸的男人。

    一分钟后,别扭的女人被心情很好的男人牵着进了别墅,云姨兴奋地出生,“这小两口感情真好啊,回家都要手牵手的。”

    把顾澈当洪水猛兽的乔依然,立刻就想把手拿开,可是那小手被骨节分明的大手给紧扣住了。

    十指相扣,逃也逃不脱了。

    行动上被禁锢了,但是嘴上还是自由的,乔依然用着不经意的口气说着,“谁要跟他感情好。”

    这一听就是在赌气,云姨高兴地不得了,小两口这是和好了哦。

    “依然爸爸,依然妈妈,你们出来吃点宵夜啊,阿澈和依然手牵手回来了,我弄点东西给他们吃,你们顺便也吃点吧”,云姨让他俩坐在餐桌上之后,就去敲乔氏夫妻的门了。

    才八点,就吃宵夜是假,就是想告诉乔氏夫妻,小两口子手牵手了。

    正在房间里数落着乔志远的柳正荣听完云姨的话,就跑出来了,乔志远也跟出来了。

    当乔氏夫妻坐在餐桌上后,乔志远看到自己大女儿眼睛红红,像是哭过,他不悦地看了看顾澈,才盯着乔依然说,“今天是怎么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