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需要加量吗-私人婚-
私人婚

第439章 需要加量吗

    第439章

    “啊?哦,是。”乔依然正在心情不错地在桌下摆脱着顾澈的手,这个不要脸的老男人,餐桌主位也不坐了,非要坐在她身边,牵着她的手。

    顾澈平静地在桌下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乔依然的手,他怕乔依然说漏嘴,就盯着乔志远说,“把新买的车刮花了,心疼钱了,哭好久。”

    “那你们人没什么事吧”,乔志远担忧地问,又起身想走到乔依然身边从头到脚打量着自己大女儿。

    “没事,一点事都没有”,乔依然附和着,她也不想让她爸爸担心,“都是我笨手笨脚地把车给刮花了,那车子好贵的,我现在心疼加肉疼啊!”

    很贵!

    柳正荣竖起了耳朵,“是什么牌子的?多少钱啊?改天带你老妈出去兜兜风去。”

    面对柳正荣眼睛红了的表现,乔依然不高兴地失声嘀咕着。

    乔志远感受到了大女儿对柳正荣这种态度的反感,又看到乔依然的手在桌子一直被顾澈抓着,就笑了,“没事就好,正荣,我们回去继续看电视剧吧,别打扰年轻人了。”

    “行,你个死丫头就是没出息到了极点,刮花而已,哭什么哭。小两口和好了就好,晚上努点力,我外”柳正荣还没把“我外孙子赶紧怀上”说完,就被乔志远拖走了。

    “依然啊,补药继续给阿澈炖啊”,柳正荣把这件重要的事吼了出来,就被乔志远关进了房。

    “哦,补药”,随即乔依然不好意思地朝着顾澈笑了笑,“其实昨天的是云姨他们炖的,我就拿上去了而已。你知道那是什么汤吗?”

    “恩,牛鞭汤,很补,料用的很足,我昨晚一直流鼻血”,顾澈是正儿八经讲出了这句话。

    可乔依然瞬间就觉得脸没有地方放了,她昨天可是完全不懂他的询问,就瞎回答是她炖的,“你又没那方面问题,干嘛要喝。”

    “可是我的顾太太在外面跟人说,我晚上不行,像个太监一样,我能不喝吗?喂不饱自己的女人,算什么男人。老婆,以后吃不饱就直说,你男人体力好着呢。”顾澈是勾着唇,捏着乔依然的小脸蛋,笑着说的,“不知道云姨今晚会不会加料,顾太太,今晚管你饱。”

    这威胁的话语,完全就是大灰狼要吃小白兔了,乔依然舔了舔唇,她只觉得今晚干脆不要过了好了,这个男人晚上一定会跟她算总账,她明天一定会动弹不得的。

    “你,你,你”,乔依然都已经哆哆嗦嗦了,他怎么就知道她抱怨的太监梗啊,“我只是气你把我给你拿的浴巾丢进泳池,我才故意骂你的,我不是有心的。”

    “没所谓。”他是铁了心要跟她算账吗,乔依然吸了吸鼻子,“我,我可能大姨妈要来了。”

    “你上个月这时候大姨妈都走了”,顾澈很自然地凝着表情不自在的乔依然说。

    干嘛记性要那么好,乔依然冷冷地刮了他一眼,她自己都要看手机的记录软件才知道,她眯了眯杏眸,在心里乐了起来,“我肚子好不舒服,应该是来了,我先回房了。”

    她要起身跑回房,可是她的手又一直被他死死地拽住了,她怒瞪他,他就当看不见,还勾着唇角说,“吃饱了才有力气办事。”

    “你”乔依然骂人的话还没说出口,云姨就端着汤从厨房走了出来,“依然,你坐下来等着就好了,不用帮我。”

    “依然,快去帮帮云姨,乖啦!”这时,顾澈原本是拽着乔依然的手改为轻轻拍她的手。

    那做戏的样子是在太欠扁了,乔依然蹙了蹙眉,就进去了厨房。

    厨房里,那药的味道有些熏人,乔依然闻起来就觉得好苦,她吐了吐舌头,胃里觉得好反胃,她捂着嘴说,“我最怕中药了,一闻到我就浑身不舒服,只想吐,我从小喝中药就是喝了马上吐。”

    说完,乔依然就倒了一杯水喝下,她才觉得舒坦了点。

    云姨笑了笑,“你要总是莫名其妙想吐,云姨这把老骨头可就放心了。”

    才说完,云姨觉得不对劲,“这话赶到嘴边了,我就没遮拦了,依然,你别急。”

    客厅和厨房中间的门没有关,云姨转身跑过去关掉了那扇门,又看了眼客厅里的顾澈,最后压低了声音在乔依然耳边说,“昨晚,阿澈成功没?”

    “什么成功?”乔依然纳闷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云姨看了眼在客厅里拿着文件还在看的顾澈,用着蚊子大的声音说,“昨晚夫妻生活成功了吗?不行,这药就得加量了。”

    愁苦万分的乔依然,心里异常的挣扎。

    她要照实说,没成功,顾澈这药就得加量。

    她悲怆地望了眼客厅里正在看文件的顾澈,他不吃药,就能把她折腾得骨头散架了。

    何况,那头饿狼今晚放话,可是要让她这个月都不能下床的。

    如果药加量,那她会不会死在床上。

    如果撒谎说做成功了,就是欺骗了,她是真的不擅长撒谎啊。

    她咬牙切齿又惶恐不安地看了看顾澈,又叹了一口气,看着云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乔依然的这声叹气,使得云姨那明亮期待的眼神突然就变得很灰暗失望了,她明明看起来很不高兴,但还是笑着安慰着乔依然,“依然啊,我们阿澈其实挺不错的,他对你多好,这也不用我说了,你自己都能感受到是不是?”

    “恩”,乔依然点头,如果他饿狼的那面收敛一点,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这男人工作压力大了,就会力不从心,你多体谅他一点”,云姨拍了拍乔依然的手,又踮起脚在上方的置物柜里拿着什么。

    “我帮您”,乔依然踮起脚给云姨把那一大袋子的药材给拿下来了递给了云姨。

    她愕然了,她只是一句抱怨话而已,怎么就闹成这样了,这些药肯定都是为顾澈准备的。

    “那今晚我就先加量,你们晚上多试试,争取成功,时间短点也没关系的,只要成功”,云姨从那袋子里抓了一把药就准备冲洗的时候,乔依然别别扭扭说,“不用了,他,不,不需要喝药的。”

    不用喝药?

    那是不是意味着顾澈身体自己又恢复了。

    云姨大喜,咧着笑问,“是不是害羞了,不好意思说昨晚你俩成功了。”

    好尴尬,乔依然低着头,无奈地点了点头。

    昨晚,也算是成功了第一步吧,只是还没有步入正题而已,这样应该也不算是完全撒谎。

    “那你跟云姨说说,你俩多久完事的,时间不够这药还是得喝的,要不然这孩子始终怀不上的”,云姨生怕她自己声音太大被客厅里的顾澈听见了。

    乔依然愁着一张脸,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她皱着眉看了看正低头看文件的顾澈,瞪了瞪他,都是他游个泳干嘛要把她送过去的浴巾丢水里,要不然她也不生气到胡说八道了。

    一直专心看文件的男人,感受到了一股怨念万分的视线,他抬头,眼见自己小妻子那可怜兮兮的样子,顾澈立马起身就打开门进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