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反感的味道-私人婚-
私人婚

第440章 反感的味道

    厨房里,正在煎着中药,那料理台上还有一大堆的中药。

    此情此景,让顾澈觉得甚是好笑。

    他清冷的眼神瞟了一眼乔依然,乔依然用眼神对他指了指那药,又用悄悄地对他摆了摆手,让他找个借口不吃。

    他已经是毫无人性的饿狼,这药吃了,乔依然觉得她需要120来抢救她了。

    她才不要成为,因为那种生活过量而进急诊室的人,那样太丢人了!

    顾澈只是朝她眨了眨眼睛,她捂着胸口松了一口气,没病,他肯定也不会吃药的吧。

    毕竟这头饿狼可是对他那种能力,有着很自负的自信,他肯定不会再吃了。

    宽敞的厨房里,一个醇厚磁性的男声淡淡地说,“云姨,这药要是不能帮我生个女儿出来,我就不喝了。”

    这才对嘛,这才是她最爱的老公嘛,乔依然觉得此刻的顾澈有珠穆朗玛峰那么高,她一脸崇拜地看着顾澈。

    这个理由简直就是不讲道理。

    但是这个理由完全就是有充分拒绝的理由啊。

    云姨抬了抬她布满皱纹的眼皮,她活了这么大年纪,只听说过怀龙凤胎的药,生儿子的药,她还真没听说过生女儿的药,“这还真没准。”

    可是才喝一天就有了效,就证明这药是有效的,中药可是都讲究长线补养的,云姨把刚拿在手上的药又退回了袋子里说,“你先喝这个,生个孩子出来再说。那么挑剔干嘛,等我再托人问问,有没有人有生女儿的秘方。”

    “好,那我吃完饭就喝”,顾澈说完就走了,看也没看乔依然一眼,“反正依然还年轻,这胎生不出女儿,下胎继续生。”

    他居然就走了,还默认要吃药,这个男人的脑袋是不是被门给挤瘪了。

    他怎么这么没立场,他那么想要女儿的人啊,这么能不等到生女儿的药,就答应喝药了啊。

    乔依然觉得她的心跟外面的天色一样,黑暗一片。

    顾澈因为有公事,飞快地吃完了饭,就上了楼,乔依然才吃完饭,就被云姨指使着她去给书房里的顾澈去送药。

    她端着那药站在二楼的走廊里,犹豫着该怎么办?

    很明显,他是完全不相信她要来大姨妈了,这种谎也没法撒,大姨妈真没来就是没来,他一看也知道。

    “我亲爱的大姨妈,你能不能马上来”,这是乔依然第一次如此盼望着大姨妈赶快降临。

    对于她这种体型偏瘦的女人,来大姨妈完全就是受刑,难受的她恨不得马上死了去投胎当男人算了,可是此刻她只想受刑。

    她犹豫了一会,咧着嘴偷笑了起来,踮着脚用脚尖走过了书房,她打算拿回房倒掉算了。

    蓦地,那书房的门就打开了,一个骨节分明的大手直接拿起那碗药就开始喝了。

    “你,你干嘛要喝”,乔依然急眼了,她真想再给他一巴掌,掐着他喉咙让他吐出来才好。

    他只是用着看白痴的眼神瞟了她一眼,继续喝着,乔依然炸毛了,“你知不知道是药三分毒啊,你没病吃什么药,万一因为你吃药害我们宝宝一出生是个畸形儿,我就跟你拼了。”

    “拼了,我一定会跟你拼命的”,那双黑如葡萄的大眼睛,仇视着他。

    几声“噗,噗,噗”,顾澈把嘴里的药吐到了那药碗里,又塞进了乔依然手里的托盘上。

    吐了。

    他吐了。

    他吐了,就是证明他不会再喝那碗药了。

    他那么爱干净这药肯定不会再吃了。

    有个洁癖的老公可还真好啊。

    乔依然笑了,她抬头却对上了顾澈戏虐的眼神,“还不回房,磨蹭什么。”

    “我马上就回,老公,你等等我嘛”,乔依然软软地说,她老公作弄人的时候也是很帅的嘛。

    他的步子迈得很大,一眨眼功夫就回了卧室消失在她眼前了。

    当她回房的时候,顾澈正在刷牙,乔依然凑过去,用着格外软糯的声音,望着他说,“老公,你真的不喝吗?不喝,我就倒掉啦,倒掉可就没得喝的了,不可惜吗?”

    哼,谁让他总是欺负她的。

    在这种能恶心他反击他的时候,就不要浪费了。

    她又拿着那碗被顾澈吐掉的药在他面前晃了晃,他直接捏着她手腕,使那装药的碗口朝下,那黑色的药水就那么往外倒着。

    他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乔依然,“如果觉得可惜,我下楼让云姨帮我再炖一碗。”

    “不要,不要,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乔依然用另一只手拍着他胸口,给他顺着气,“老公,你那需要那玩意啊,你那么厉害。”

    这时候,药已经完全被倒掉了,顾澈直接把那碗扔进了垃圾桶,他把乔依然抱起来放在盥洗台上,立刻就把她头抵在镜子上,吻了起来。

    他的吻向来都让她没有一点招架力,她看着瞳孔里越来越大的他,她嘴角弧度翘高了许多。

    这次,她化被动为主动,在他攻城掠她的地之前,就扬起头,率先攻占了他的城池,她得意洋洋地捏着他后脑勺的时候,突然就离开了那薄唇,咬着他嘴角,用着女皇的语调说,“以后少瞧不起本宫,你会的,我也会。”

    说完,就很不客气地抱着他的脑袋,继续吻着那薄唇,她是卯足劲学着他吻她时候的霸道劲。

    今晚的他格外的配合,任由她在造次。

    可是吻着吻着,他口腔里的味道全被她吸入了她口中,他尽情享受着被她索取的感觉。

    这个小小软软的,香喷喷的女人,抱着她就不想撒手了。

    “呸,呸,呸”,乔依然推开股顾澈滑下盥洗台。

    压根没防备的顾澈,往后退了两三步,就又走上前拍着正在不停“呸,呸,呸”的乔依然后背。

    她打开水龙头灌了一口水,她一边“咕噜噜”地漱着口,一边含着水说着话,“我最讨厌中药的味道了,苦死了。”

    待她吐完最后一口水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顾澈正以一副“你是故意的”的眼神看着她,她连忙对着镜子里的顾澈挥着手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我能忍住对中药味的抗拒。”

    他收回了拍她背的手。

    她立马就转身,嘴上还挂着水滴,还不来及擦干,就着急地跟他解释着,“老公,我真不是故意的。”

    “小东西!”顾澈才一字一顿说完这三个字,其余想说的还没说出来,他手机就震动了起来,他立刻警惕地瞟了乔依然一眼就走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