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破除不打女人的原则-私人婚-
私人婚

第441章 破除不打女人的原则

    “嗡嗡”地震动声在他口袋里一直响着,顾澈淡淡地对她说了句,“你先洗澡”,他就离开了卧室,去了书房。

    乔依然没多想,她拿着毛巾对着镜子擦嘴。

    可她心里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干嘛不当着她面接电话,是谁的电话,还要背着她接?

    如果只是他当她面接电话,她万万不会起什么疑心。

    她又细细回想了一下,电话响后,他还是那么有意识地看了她一眼。

    很明显的是,他在避讳着她?

    是他前女友,还是什么重要的公事,还是今天在路上遇见的那车人?

    那个眉毛有疤痕的黄帽子会不会对顾澈不利?

    好乱,她这时候心绪不宁急了,她没多想,就悄悄跑去书房门外了。

    书房门被反锁了。

    这更让她心里七上八下了,她心里虽然对顾澈是百分之百的想相信,可是他一背着她接电话,她就开始胡思乱想了。

    明明她下午时候,还跟他一起遇上了一车很奇怪的人,这也是值得怀疑的事情,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心里那个想法,断定顾澈是在跟女人打电话的想法。

    别墅里的门隔音效果很好,如果房间里的人把门窗紧闭着,外面的人几乎是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无计可施的乔依然,把耳朵贴在了那书房的门上,可是什么也听不见。

    如果不是门缝里透出来的光线,她都要怀疑顾澈不在书房了。

    正在书房里的顾澈站在两排书架之中,他接着电话,电话那边的人说,“顾总,徐会计我们跟丢了三分钟,一般这个时候,她都是在家的,我怀疑她去见陆松仁了。您能不能提前跟徐会计打电话。尽可能时间长点,我们今天是有三台车子跟踪徐会计的,通话时间长,我们跟上的几率也高点。”

    “好,设备最后再检查一下,15秒钟后我给她打过去”,顾澈盯着挂了手机,就盯着手表上的秒钟,15秒之后,他拨通了徐会计的电话。

    此时的徐会计,正坐在陆松仁开的的士车里,她盯着顾澈的来电,打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她望了望正在开车的陆松仁,“哥,顾澈打电话来了,我接不接?”

    “待会接,干嘛不接,我倒要看看这臭小子要怎么找到我”,陆松仁把车停靠在附近的一个小巷子口,他下了车,把车牌揭下来之后,就和徐会计一前一后走着。

    这是个老式小区,大多数的住户都是外地来s市工作的外地人,**点正是他们从市中心回到这里的高峰期。

    混入人群后,陆松仁朝徐会计使了个眼色,徐会计才接起了电话。

    陆松仁为了安全起见,并没有和徐会计并排走着,接着电话的徐会计,借着周围的环境吵吵闹闹的缘由大声讲着电话,“顾总,您好,有什么事吗?”

    电话响了三次才接,共计90秒钟。

    这时间足以够徐会计和陆松仁商量对策了,待电话接通后,顾澈争取着时间,他沉默了五秒,待徐会计再次重复着,“顾总,您找我什么事?顾总,您在吗?不在,我就挂电话了?”

    “徐会计,你说什么,你那边好吵,我听不见,你大点声,”顾澈故意把语速放缓了,他又担心徐会计会挂电话,他用着很小的声音说,“今天我看了秦思朗交上来的证据了,想问问徐会计,芯片厂的财务章是什么样子的?”

    他一步步朝着书房的门口走去,直接打开了书房的门,那正贴在书房门上的女人突然被抓包,先是假装着路过,瞥见他那锐利不相信的眼神之后,白了他一眼,正转身打算回去的时候,顾澈在她身后突然开腔,“乔依然,你这偷听偷看手机的臭习惯越来越严重了,你是有偷窥癖吗。”

    电话里是徐会计,又扯大了嗓子说着,“什么?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女人的声音。

    那女人的声音是那么的洪亮?

    他果真又背着她在做些见不得人的事。

    倏地,乔依然“噌”地一下,火气直往外冒,这种害怕她偷听电话的态度,一点不亚于偷一情被抓包的恼羞成怒了吧。

    乔依然干脆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顾澈的书房,她怨气爆发地指了指他手里的手机,“亏我那么相信你,你居然又背着我跟你前女友联系,你安得什么心,你对得起我吗?你跟她十年的感情放不下,你别招惹我啊,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女人这么不要脸,你把手机给我,快给我。”

    电话已经接通了50秒了,时间还要继续拖长,顾澈只是淡了淡瞟了乔依然一眼,就又对着手机,他语气变得很轻,他嘴角大弧度勾了起来,“这么多年,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在我身边,那后果简直不能想。我是真心感谢你,改天我请你吃饭吧,还是怡悦大酒店老地方。”这个徐会计还是他亲自应聘进dl的,是他最原始的得力助理。

    他跟他前女友说话的语气怎么可以笑,还是笑得那么开心。

    他怎么可以当她面跟其他女人卿卿我我地讲电话。

    他这是要造反了,他这是早上的巴掌还没吃够。

    彻底被点怒的女人,咬着牙,双手握着拳,死死地瞪着顾澈,“你别太过分了,顾澈,我能早上扇你一巴掌,我晚上就能扇你两巴掌。”

    她一点也不想忍了,他下午明明就是那么真正切切待她的,她现在的大脑一片空白了。

    顾澈瞟了一眼手机上的通话时间,已经58秒了,通话时间超过一分钟被勘测出方位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顾澈语速极快地跟电话里的徐会计说,“我太太小孩子脾气,总是很爱闹,别介意,我们继续聊,到时候吃饭要不要再叫上秦思朗,我们好好聊聊。”

    “好,顾总,秦思朗的证据您看得懂吗?要不要我帮您整理一下”,徐会计的语气依旧是没有一点生机。

    顾澈这边又是一阵沉默,他挑衅地望着乔依然。

    她什么都没做,他就嫌弃她闹了,居然还死不知错,看她的是什么眼神。

    很好,她就真要闹了,乔依然踮起脚大力地扬起手,朝着顾澈奔过去的时候,他突然低着头就转身朝她走了过去。

    “啪”,巨大的响声正不偏不倚地打在了顾澈脸上,待乔依然反应过来,他都已经捂住了脸,乔依然打了人,她自己却懵了,这次她真的只是要吓唬顾澈而已。

    她心里是真的不想打的。

    很明显,这次顾澈是彻底生气了,他皱着眉头盯着她,又继续讲着电话,“我太太可能会破除我不打女人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