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笑着打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442章 笑着打人

    他居然要打她,乔依然顿时心里尽是悲凉。

    这种悲凉比前几日胡思乱想更加可怕了,他竟然在打她之前会跟其他女人说。

    他下一步是不是就要跟那个女人商量什么时候赶她走了。

    “顾澈,你要敢打我,我就跟你拼了,我恨死你了,你压根就不是人,不是人”,她一边说着,那眼泪就掉出来了。

    “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不是人。”顾澈冷冽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他幽深的眸底里尽是无情与冷漠。

    她不相信他真的会打她,可是他朝她越走越近了,他扯着她手的时候,她歇斯底里地哭了出来,“你对得起我吗?顾澈,你压根不是人,你们两个狗男女这辈子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哼”,他鼻腔里发出的冷嗤声是那么大,在宽敞的书房里都有了回声。

    “砰砰砰”一阵响动,书桌上的书和文件全被顾澈推在了地上,她有个不好的预兆,顾澈会把她摔在书桌上。

    一阵眩晕,乔依然被顾澈单手打横抱起放在了那书桌上,“神经病,顾澈你脑子有病,你出轨,你还有脸打我了”,乔依然双脚使劲踢着那书桌。

    “哐当,哐当”的声音一直透过电波传到了徐会计的手机里了,她疑惑重重地挥了挥她另一部手机。

    陆松仁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顾澈和他老婆吵得很凶。要不要挂?”

    “录下来”,陆松仁发了信息过去后,就离开了那里。

    “打的就是你”,顾澈就那么直勾勾盯着乔依然,他深邃不见底的眸子,让她很惶恐。

    可他紧紧盯着她却没有动手打她,他盯着手机,捂着话筒,在她耳边用着很轻的声音继续说着,“老公。”

    他把捂着听筒的手给挪开了,抬起那好看的大手,卯足了劲朝着乔依然的脸颊去了,惊得她闭上眼尖叫着,“救命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呜呜”

    那双大手朝她脸颊挥舞过去的时候,乔依然都听见了巴掌的风声,她捂着头,躲在书桌上,还不时捡着书桌上的书对着顾澈砸了过去。

    她对他砸东西,他只是用手遮挡着,她激动地胡乱朝他扔书的时候,把烟灰缸给撞到了地上,那玻璃碎成片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

    “死丫头,你居然敢拿着烟灰缸砸我”,顾澈摸着乔依然的脸蛋。

    他话里明明是愤怒的,可是他却笑了出来,还是那种少见的宠溺之笑。

    “混蛋,变态,我们都别活了,一起死了算了”,乔依然有种眼前的顾澈不是她平时认识的那个了,他要打她,他居然还朝她笑,他一定是疯了。

    “徐会计,明天回公司我们好好再详细谈谈,公司的账目一定要跟税务部门讲清楚。秦思朗有没有罪,让警方和税务部门去定夺”,顾澈轻轻吻了乔依然一口,就把手机调成了免提。

    “神经病,顾澈你脑子有病,你该去看医生了”,乔依然骂着。

    这时,电话里徐会计的声音从顾澈手机里传出来了,她的声音回响在书房里,乔依然紧盯着他手机,“顾总,你放心,账目上我不会让他们查出您的问题,我毕竟也是一个有20年经验的老会计了,您放心。”

    “好,我放心。”顾澈便挂上了电话。

    电话结束的时候,通话时间三分钟零十秒,这个时间足够给他们去定位了。

    他动作轻柔地摸着她眼角,“怎么就这么容易哭了。”

    “我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乔依然抓着身下的棉织品擦起了眼泪。

    “徐会计今年42岁,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会计,”顾澈摸着她眼角,心疼地看着看着她。

    她扭头不看他,气呼呼的她,忍不住白了他好几眼,“你有本事出轨,你走啊,留在家里打电话,算怎么回事?”

    可她骂完,就觉得不对劲了,那个电话里的女人,声音明明就不是年轻人的声音了,而且这个混蛋男人说徐会计42岁了。

    42岁了?

    他的前女友怎么可能是42岁呢,而且那免提里,那个徐会计跟他说话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乔依然不解了,她脑海里觉得很不对劲了。

    顾澈明明是那么凶狠看着她,可是又是那么轻轻把她放在桌子上的,她低头又看了看桌子,那上面还铺着浴巾,她纳闷地回过头,瞪着他说,“你刚才在我耳边说的是什么,打的就是你老公?”

    他点头,抱着她起身,“一点也不傻呀。”

    这些让乔依然觉得,她想是步入了什么圈套一样。

    “你其实并不是真的要打我,也不是在外有了女人,你笑着讲电话就是为了激怒我,是不是?”

    “呦,居然还有点小聪明了”,顾澈笑着调侃着乔依然,又蹲在地上捡起了文件。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乔依然心里还是愤愤的,“我哭,我生气,你知道有多伤身体吗?你个坏男人,你凭什么要这样吓唬我?”

    她发泄着,低着头捡了几本书,对着顾澈砸了过去。

    “砸的好!”顾澈捉住她的手,深情望着她,“对不起,依然。”

    她不安地看着他,“你究竟是遇上什么事了,为什么要故意让徐会计听到我们吵架?徐会计是不是想害你?”

    “别怕”,顾澈把她从地上提溜起来抱回了卧室,“就快过去了,等一切过去后,你就可以跟以前一样在外面自由自在玩了。”

    他心里一定藏着许多苦衷与压力吧。

    乔依然抱着他脖子,那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

    她想到了方胜男当时送她来海边别墅说的那些话,有人要对顾澈不利,抓了她就能好好威胁顾澈了,“你放心,我不瞎跑了。”

    “乖”,陆松仁的事情,他不能再拖了,不能等他现身了,他一定要尽快处理掉这些后患。

    “老公,你千万不要有事,我们还要生很多很多孩子的”,乔依然把他搂的紧紧的,她真后悔最近跟顾澈瞎闹,却不知道他心里的那些压力,也不知道他的处境。

    “我抱你去洗澡,我过去收拾一下书房就回来”,顾澈抱着乔依然时候,还不停拍着她的背,那种安慰让乔依然觉得她简直就是顾澈的负担了。

    同时她也很欣慰,她的男人什么时候都是为她着想的,危险来临的时候,就把她保护的这么好。

    那些随处可见的保镖,还有跟进跟出的方胜男,都是为了保护她,不是监视她。

    她任由他帮她洗澡和揩油,最后被洗好的女人被顾澈抱回床的时候,他俩都情动地吻着的时候,乔依然推了推他胳膊,“我们去把书房收拾好再来,免得明天被长辈们看见了,以为我俩真打架了,免得他们担心。”

    “嗯”,顾澈使劲揉了揉她柔软一把,“你还是多担心你自己明天还能不能下床走路。”

    “讨厌,”乔依然躲进了被子里,一个月不能下床的威胁,好恐怖,她好想跑,心里还隐约有点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