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版权意识非常强烈-私人婚-
私人婚

第443章 版权意识非常强烈

    书房里被乔依然弄得狼藉一片了。

    他小妻子本色演出的威力,实在是太凶猛了。

    顾澈一边收拾着地上的书和文件,一边在心里揣测着陆松仁究竟下一步会有所作为,锁定了陆松仁之后,这一切都要在最短时间搞定。

    又是一年快到十一月的日子了,他心里不由得深深地沉了一下,他不要再次在十一月失去一个他爱的人。

    当他收拾好回到卧室里的时候,乔依然放下正在逛论坛的手机,原本坐在床头的女人往被子里滑下去了,她揉了揉眼睛看着顾澈越走越近。

    “收拾好了,赶紧睡觉吧”,还是熟悉的薄荷味,接下来的事情,她也预料的到。

    这时候在假装躲,假装不愿意,那后果只会更加狼狈了。

    “这么心急”,顾澈把她被子往下拉了点,使她整张红扑扑的脸完全露在了外面。

    房间里,柔软的光线照在她泛着红晕的脸上,更显得她女人味颇重了,顾澈喉结微动,扯掉了领带,又脱掉了外套。

    听着那外套被甩在地上的巨大摩擦音,乔依然咬了咬唇,她就那么目不转睛看着顾澈正在一件件脱着衣服,她用手半捂着脸,小声呢喃着,“关灯。”

    可是他并没有回音,乔依然瞳孔里立马又出现了他那明显的六块腹肌,还有那极具诱一惑的人鱼线,他上半身此刻并未着丝毫,她看得入神的时候,却感受到了一股嬉笑的眼神,她白了顾澈一眼,就把脑袋又缩回了被子里。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干嘛不穿衣服,让你关灯干嘛不关”,焦急说完的女人就觉得她这话说的真是漏洞百出啊。

    那个两口子晚上做那事的时候,还穿戴整齐啊。

    等了几秒,她并没有听到他取笑和反驳的声音,乔依然又偷偷地把眼睛露出了被子外。

    他全身就仅剩那最后的裤子了,这样子的他,倒是让她想起了游泳池上的他。

    他硬邦邦的身体倒是摸过很多次了,但是看却还没认真看过。

    柔软的灯光晒在他匀称的肌肤上,可真有看头,乔依然咽了咽口水,她心里的小鹿不停地乱撞着。

    就在这种充满浪漫与幻想的时候,她却听见了顾澈鼻子里冷笑的声音。

    “你是我的,我看了又怎么了,我不止今天要看,我以后天天都要看。你以后给我收敛点,不许再到室外游泳池当着那么多外人游泳了,全给人家看了去,你知不知羞的。”乔依然干脆把整个脑袋从外被子挪出来了。

    蓦地,床就深陷了,顾澈半跪在床上凝着她,“小心眼。”

    “我就是小心眼,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知道吗?”乔依然拍了拍他胸肌,又顺着往下指着他腹肌,“这里,这里,这里,全部都标有‘乔依然所有,不许偷看’。”

    “不错,我们顾太太的版权意识还真够强烈的”,顾澈宠爱地看着他小妻子。

    这么简单的她,不让她知道那些复杂的事,也是对她好的一种方式吧。

    何况她并不想知道她的亲生父亲是谁。

    太过激动的女人,一路往下的时候,手指触碰到了他最敏感的地方了,她立马吓得转过身躲着他了。

    “你,你关灯啦”,乔依然的手死死抓着被子,她都能预测到顾澈这头饿狼在憋了几天之后,今天一定会很不温柔,她摸了摸她腰,在心里安慰着她自己,这种事是双赢,不要觉得委屈。

    “猴急的依然”,顾澈趴在她背后,从她身后摸着她肚子,在她腹部不停画着圈圈,“我要检查一下,要不然以后有人总要把大姨妈拿出来当理由了。”

    小气死了,臭男人,怎么就这么小气。

    “我都已经这样了,你是不是故意的”,乔依然用腿踢了踢他腿。

    她要是真的不能跟他真做,她又何必要跟他那样暧一昧**,那么配合,这个死男人,就是故意想说她撒谎。

    “你那样了。”顾澈嗅着她发香,又吻着她后脖颈,他身体压抑着的渴望不断往外爆发着。

    打死乔依然都不要说,她做好准备跟他那个了,他不要脸,她还是要脸的。

    “我,我要,睡觉了,就这样”,她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飘乎乎了,他那双滚烫的双手在她身上不断勾着火,而她的后颈处酥麻的感觉早已向全身蔓延了。

    猛地,身后那滚烫的身体离开了,乔依然紧张地蜷缩着脚,闭上了眼。

    等了几秒,他并没有猴急地撕掉她睡衣,也没有趴在她身上猴急进入主题,她觉得很不对劲,睁开眼的时候,正看着顾澈坐在床边看着她,“我洗澡去。”

    “混蛋”,乔依然恼火地低吼了一声,抱着枕头恨不得对着他得意的背影砸过去,可他猛地一回头,带着似笑非笑的眼神说,“顾太太,你还没30岁,怎么需求就那么大。”

    “你滚去洗澡”,乔依然连着对他砸了两个枕头。

    这个混账,一天不耍她,他就全身不舒服是不是?

    浴室里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乔依然被惹怒的心情还没平复起来,她闷闷地下床去捡枕头了。

    他怎么就可以这么轻易就挑动了她的情绪,真该死,该死急了。

    讨厌死他了,恨死他了。

    坏透了的男人待会出来,她还是会心甘情愿跟他做那件他最爱的事情,乔依然无奈地笑了笑,谁让她喜欢他呢,没办法。

    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心里是这段日子最轻松的时刻了,跟顾澈的别扭总算闹完了,可是他究竟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她好想能帮上他啊。

    待顾澈洗完澡回来的时候,他看着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乔依然,他勾了勾唇,他关上灯,看样子有的人害怕地装睡了。

    他兴奋地摸进被窝时,把那个小小瘦瘦的女人往怀里拉的时候,却清晰地听见了她均匀的呼吸声。

    “依然,依然”,他轻声喊了她两声,可是她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又加大力气,捏了她柔软一把,她眼睛并没有睁开,只是鼻子发出了轻微舒服地“嗯”声。

    那声音软软的,使得他原本紧绷燥热的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小白眼狼”,顾澈身上某处涨的很难受了,怀里的女人还不停地紧紧往他怀里钻,那样子恨不得钻到他身体里一样。

    这边是小两口和好安静之夜。

    而陆松仁那边却是不平静的夜晚了,他跟徐会计通完电话后,听了好几遍顾澈电话录音里,乔依然哭着骂的声音。

    陆松仁并不觉得高兴,他心里生出了很多别的情绪。

    报复,正在一步步顺利进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