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陆松仁的计划-私人婚-
私人婚

第444章 陆松仁的计划

    任颂鹿笑得眼角皱纹都凸显了出来,“表哥,你的计划进行地不错,至少那小两口已经开始了不断吵架了,才认识几个月而已,能有多深的感情,吵着吵着也就散了。依然真是可怜,怎么就摊上乔志远这样一个爸爸,还摊上顾家的人了。”

    离间顾澈和乔依然的感情,让他俩都过得不好,这是陆松仁目标,可是当他听到乔依然哭的那么声嘶力竭的声音,他心里却泛起了一阵难受。

    她的哭声和柳正荣是那么像。

    当年他突然被认定死了之后,柳正荣是不是也这样哭过。

    当年陆松仁和柳正荣在一起的时候,他那时候对柳正荣的哭声就毫无招架之力。

    他脑海里浮现了很多跟柳正荣相识的画面,陆松仁狠厉的双眼难得有了一刻的平静,“颂鹿,把柳正荣大女儿的照片给我看看。”

    她们声音那么像,会不会长得也很像。

    陆松仁手下跟踪过乔依然,也拍过乔依然的照片,但是他都很刻意地不去看,他不愿意看到心爱的女人生出来的孩子长得像别人。

    “好,表哥,你等等”,任颂鹿在抽屉里拿过私家侦探交上来的资料和照片。

    陆松仁接过照片的时候,那照片上爱笑的大眼女孩简直跟年轻时候的柳正荣一模一样,他摸着照片上人的轮廓,“正荣,为什么不等我。”

    “表哥,都过去了”,任颂鹿不自然地把露出了头的资料塞进了文件夹里。

    他这个动作被陆松仁给捕捉到了。

    “给我”,陆松仁语气凉薄,他直接从任颂鹿手里抢过了那资料。

    那纸上写着乔依然出生时间的字样,他眸底闪过狠厉,她是在他离开s市后的11个半月之后出生的。

    他被迫自杀之后的是十一个半月之后,她就生下了别人的女儿。

    “你也别太生气了,这件事,你早在十几年前也知道了,我是怕你现在看到会难过”,任鹿颂经过这么多年的大风大浪洗礼,早已没有年轻时候那股争第一的斗志了,从年轻时候的暴躁逐渐变得温儒了起来。

    反倒是他表哥陆松仁,原本年轻时候温儒的书生,自从发生那场巨大变故后,整个人都是被戾气所包围,争强好胜,只为利益,在泰国储备实力,就是为了回来报仇。

    “在出事之前,我跟她保证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好好安置她的,要她等我,而她却拿着我卖命的钱跟乔志远鬼混在一起了。当年我抗下那罪名的报酬是100万,我给了我爸妈妹妹他们三个才50万,我让乔志远等我出事之后,给正荣50万,他俩倒好,直接拿着我的钱,好了”,陆松仁失声嘲笑着他自己。

    “她有钱还不够,居然还要傍个男人,还是我一手提拔出来的徒弟”,他说这话的时候,眸底浮现了一股杀机,“当年钱要是全给了我家里,说不准我爸妈还能多活几年。那对狗男女,我是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姑妈和姑父在天之灵不会怪你的,表哥,你现在不要再干铤而走险的事了,你尽快让宝珠从dl辞职,万一被顾澈发觉了,我怕宝珠会有危险,她可是你在这世界上除了我之外,你唯一的亲人了”,任鹿颂知道他是没办法劝服陆松仁不去报仇了,可是他不愿意看着自己表妹出事。

    陆松仁把乔依然的照片用打火机给点燃了,“我自有分寸。”他唯一的妹妹,帮他也是应该的。

    “你当年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要不是顾家人拿你家人的生命安危要挟你,你也不至于亡命走天涯。表哥,既然这么多年都捱过来了,你凡事要三思,顾家经过几十年的扩大,势力还是不容小觑的”,任鹿颂不免为自己表哥忧心了起来。

    他表哥,有了今时今日的财富和势力,是经过数不清非人的历练,还有无数次游走在生死线之间得来的。

    正把玩着手里玉扳指的陆松仁,大笑了起来,“顾家势力大,就最后玩。我们现在的目标是顾澈,还有他的dl。报复,就是要慢慢折磨让他们尝尽各种苦头,家人互相反目成仇。鹿颂,你说顾澈对乔依然的心有多真?”

    “不像是玩玩而已,为了乔依然,丝毫都未曾搭理曾经在一起十年的前女友”,任鹿颂照实说着,“顾澈现在把乔依然保护的很好,估计只有陌生的蚊子才能靠近她。”

    第二天,当乔依然是被顾澈讲电话的声音给吵醒了。

    她揉着睡眼的时候,就听到顾澈对着电话怒吼着,“一群废物,一个人都找不到。”

    乔依然顿时睡意全无,紧紧盯着顾澈,在她记忆里,顾澈可是从未在她面前对别人发着火。

    只要她在场,就算他有多生气接电话,也会看她一眼,再压住火气跟对方讲电话。

    今天,究竟是因为发生了很严重的事,还是他以为她是睡着的,所以不需要顾忌。

    顾澈听到了乔依然睡醒之后,细细碎碎翻身的声音了,他闭了闭眼,转而,神色平静地看着她,又对着电话交待了一句,“我再找你。”

    “老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有没有什么事能帮你”,乔依然坐起身,握着顾澈的手,紧紧盯着他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眸子。

    可他那深入海洋的眸子,让她压根就看不出什么来,可是她都明明听见他讲电话时候的愤怒了。

    “手下办事不利,小事”,顾澈拍着她的背安慰着。

    她觉得一定不是小事。

    他是把所有的事情都独自一个人给扛下来了。

    乔依然心疼他,抱着他,看着他如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的脸,“老公,如果太难了,就不要为难你自己好不好,我不要什么大房子,跑车,我只要你安安全全的,没钱的生活,我过了二十几年,苦日子我下半辈子还能继续过的。”

    “你这脑袋瓜子里尽瞎想,”顾澈抱着那娇小的人进了被窝,又吻着她带着狐疑眼光的眼,“晚上没吃饱,早上又被吵醒的男人,能好脾气讲电话吗?”

    话才说完,乔依然就觉得身上一股凉意,睡衣已经跌落在地上了。

    她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可是嘴上却被他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