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他就是一个帮凶-私人婚-
私人婚

第448章 他就是一个帮凶

    乔依然嚼着嘴里的菌菇,眯了眯眼,望着顾澈做了个要做呕的动作。

    她立马就跑进厨房把吃的那口全部给吐出来了,吐完还絮叨着,“云姨做的菌菇汤实在是太诱惑人了,让我忘记了我的害怕,可是我实在受不了所有菇类的食品,只要吃一口,我就觉得我马上会死掉了。这可怎么办啊?”

    可是真的好好吃哦,她刚才吃进嘴里的时候,正打算下咽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犯了恶心,并不是柳正荣提起的那回事。

    乔依然以为是下午跟蔡媛媛做的废蛋糕太多,她一个人又吃了不少废蛋糕,可能是蛋糕吃多了,有点恶心吧。

    当她重新回到餐桌的时候,顾澈是全然没有了吃饭的心情,他凝着吃的津津有味的乔依然,这个小白眼狼真是呲牙必报啊。

    “你别看我,你吃饭啊”,乔依然对她刚才闹了那么一出想吐得事情有些愧疚。

    尤其是柳正荣那句神补刀,完全就是让人误会她是故意恶心顾澈的。

    “饱了”,顾澈看着乔依然明明就是尽吃些清淡无味的菜肴,可是她就是吃出了一种帝王宴的风范。

    她的饭量也不小,可是身上就是不长肉,顾澈着实有点头疼,这么瘦一个小身板,这要以后怀孕,还是这么不长肉,她得多难受。

    “阿澈啊,吃饱了,我们去散散步吧,花园里那些花叫什么啊,我都不认识,你带我去认识认识”,柳正荣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乔依然,这个死丫头简直越来越不像话了,她刚才搞得那么恶心一幕,女婿这是要发火的前兆了吧。

    顾澈又给乔依然夹了一碟子菜,才跟着柳正荣出去,他正好也想找柳正荣。

    花园里,柳正荣给自己女儿辩护着,“阿澈啊,我们依然其实很懂事很善解人意的,她就是偶尔有点调皮而已,今天这事,她肯定不是故意的。”

    “就算是故意的也没事,谁让她是我太太呢。”顾澈相反觉得他的小妻子这样很好,她那些小脾气和小任性全部只给他一个人,就越能说明他在她心底的重要性了。

    让他知道他在她心里的重要性,他也就更有信心去对抗陆松仁了。

    柳正荣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她又想起乔依然最近跟倩倩说顾澈不行的事,就委婉地问着,“身体好点没?”

    “我身体一直很好啊”,顾澈说完,就感受到柳正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就懂了。

    这个乔依然要是敢再瞎说话,他就让她这辈子都下不了床。

    男人之痛,柳正荣也没深究,毕竟眼前的这个女婿不是个普通男人,她安慰地说,“没事,我们依然从小就耐心好。反正你们还年轻,不用急。”

    顾澈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阻止着柳正荣继续往下说,“岳母,陆松仁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柳正荣最近过得十分安逸,几乎没想起陆松仁,当她听到“陆松仁”这三个字的时候,她的心往下坠了许多。

    她不知道顾澈究竟知道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顾澈知道了不少消息,说不准连乔依然的身世也知道了。

    “如果想尽快生活恢复平静就说”,顾澈说话的语气带着一股渗人的冰寒。

    “你要他号码干什么”,柳正荣虽然是这么问着,可是她已经把手机递给了顾澈,“就是这个。”

    把陆松仁的号码给他,就能换他们生活平静。

    顾澈会不会让人杀掉陆松仁,柳正荣有些担心了。

    她疑惑重重看着顾澈在她手机里设置着什么,“阿澈,犯法的事可千万不能做啊。”她心里虽然讨厌陆松仁的出现,可是她内心深处不希望陆松仁死。

    当年要不是陆松仁犯了大错,自杀,要不是他惹得那些事,她也不至于过得那么凄惨。

    这么多年的恨没忘记,可是那么多年前刻骨的爱也没有忘记。

    这种爱恨交织的感情,使得柳正荣只要一想起或是提起陆松仁就心绪不宁。

    “他只是需要尽快回到他该回到的地方去”,顾澈想起了什么又说,“最近他可能会给你打电话,每次尽量延长通话时间。”

    不懂顾澈的策略,柳正荣点了点头,她不忘嘱咐着,“惜梦,你有找人帮我保护着吗,那孩子不愿意过来住,我还是挺担心她的。”

    “放心,很安全。”顾澈对他那个不本分的小姨子很厌恶,但是没办法,谁让乔惜梦是乔依然亲妹妹呢。

    “那就好,那就好”,柳正荣长吁了一口气,又很不放心地问,“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依然和陆松仁的关系了?”

    顾澈沉默点头,柳正荣急眼了,她激动地扯着顾澈衣袖问,“那依然知道了吗?乔志远知道了吗?”

    “你再大点声,他们就全都知道了”,顾澈扯掉他的衣袖,又用着警告的语气瞪着柳正荣说,“陆松仁应该还不知道,我希望他这辈子都不要知道。岳母,不想家破人亡就识趣点。”

    “我,我不会跟他说的”,柳正荣又怎么敢说,陆松仁现在就像个恶魔一样。

    陆松仁可是那天在商场说过他这辈子都没结过婚也没孩子,他要是知道了乔依然是他亲生女儿,一定会把乔依然抢走的,那乔志远就会知道了,她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家也就散了。

    “他要联系你,你就一定要告诉我”,顾澈凝着远处的海平线,想要获得长久的安宁,一定要主动出击了。

    他又嘱咐了柳正荣许久,他听着海浪声想起了很多往事,也看了看天上的星星,他在心里对着天上的妈妈说着,“妈,我一定会守护好依然的,你一定要保佑我。”

    再过一段日子,他妈妈离世就足足十五年了。

    顾澈内心烦闷地抽出了一根烟,他按打火机的手突然就无力了,那年他妈妈离开的场面是那么悲壮,他又只能无能为力被迫站在一边。

    他妈妈的葬礼上,他小姨把他按在他妈妈的遗体前足足打骂了一天,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他错误的决定,是不是就不会让他年轻的妈妈想不开了。

    十五年前,也是十月中旬的样子,他妈妈的精神状况就很差劲了,常常一个人坐在别墅里哭,每天吃大量的精神药物,当时的他只想着要让他妈妈开心,却完全不知道会造成那样的后果。

    如果说顾海峰是杀人凶手,那他就是一个十足的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