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各自心里的十一月-私人婚-
私人婚

第449章 各自心里的十一月

    乔依然饭也吃完了,她看着柳正荣低着头进了屋,就好奇问着,“怎么阿澈还没回来?”

    “我,不知道,”柳正荣只是瞄了一眼乔依然,她心里就各种滋味在翻腾。

    如果当年狠心把乔依然打掉了,现在就不会害怕陆松仁来破坏她现在的家庭了。

    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这个大女儿总的来说,生下来之后,她还从没后悔过。

    许是想起这些年因为看到乔依然就会想起曾经陆松仁给她带来的伤害,她对乔依然也亲昵不起来,她心中有愧,“依然,你一定要跟阿澈好好的,知道吗?”

    乔依然只觉得莫名其妙的,又以为柳正荣要催她生孩子来着,“知道了,知道了,我去找我老公了。”

    对于自己不是乔志远亲生女儿这件事,乔依然仍没办法释怀。

    若不是害怕她爸爸看出其中的破绽,这个妈,她是万万也喊不出口的。

    待乔依然走远,柳正荣满腹心事看着她背影,她在心里祈祷着,“老天爷,一定要保佑我们全家安全。”

    乔依然身世的秘密,她不知道还能瞒多久,她希望这个秘密能烂在她和顾澈的肚子里。

    她身后响起了“笃笃”地拐杖声,柳正荣赶紧把思绪给收回来了。

    “你站在这里干嘛?”乔志远停下拐杖,站在柳正荣所站的地方。

    他俩现在所站的地方是客厅里朝着大海方向的落地窗,这个地方可以看到顾澈正站在海边思考着什么。

    “刚才你又跟阿澈说什么了?男人都是很要面子的,有些话,你别当面说,你总口无遮拦的,让依然怎么跟阿澈相处?”乔志远对待他自己的事一般不会跟柳正荣争论个什么,但是他是很维护他大女儿的。

    柳正荣咽了咽口水,她调整着她自己的情绪,提高了音量,“我说什么了,我就让他跟依然好好过日子,我能说什么啊。我回房去看电视了。”

    乔志远独自站在原地观察了一会顾澈,就看到乔依然正一蹦一跳地攀上了顾澈的后背,“依然还以为她是小孩子呢。”

    看着自己大女儿很女婿甜甜美美的,乔志远除了欣慰之外,心里还有点泛酸,果然女大不中留啊,想当年她都是这样爬上他的背的。

    他也回了房。

    海边的风有些大,顾澈朝后伸手,拍了拍背上的女人,“回房吧。”

    “不要嘛,猪八戒难得背一次媳妇,你就多背背我呀”,乔依然的脸紧紧贴在顾澈的肩上,她发觉顾澈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她在事业上帮不了他,就想着法子想帮他缓解一下压力,她眸底掠过一丝精芒,她抬起手,用手指把顾澈高耸的鼻尖给推了上去,“这样子是不是更像猪八戒啦。”

    同时,她还哼起了猪八戒背媳妇的旋律,还一个人笑得前仰后翻的。

    面对如此幼稚的行为,顾澈也看得出来乔依然是在故意逗他开心,“跟我在一起很闷很累吧。”

    “是特别闷,特别累”,乔依然紧紧抱着他脖子,声音是格外的甜美,一只手还不停在他胸口画着圈圈,“那人家就是喜欢你嘛,所以只要跟你在一起就觉得幸福。”

    这话一说出,乔依然惊讶地发现,她要是个男人,绝对是个花言巧语的男人了。

    “嗯”,顾澈轻轻应了一声,他何尝不是呢,只要看见她,哪怕是她讨厌他也好,只要她在他身边,他就觉得幸福。

    “老公,还有十几天就十一月啦,你期待吗?”乔依然有些害羞地说着,女人的矜持她懂,可是领结婚的事情很重要啊。

    对于她这种骨子里保守得不要不要的人,要不是误以为跟顾澈领的是真的结婚证,她都不好意思跟顾澈住在一起,更不好意思跟他发生那些亲密事情。

    十一月!

    他妈妈的忌日也是十一月,他第一反应就是他妈妈的忌日。

    可他记得他并没有告诉乔依然他妈妈的忌日是什么时候,甚至他妈妈的墓碑上都没有去世的月份,只有年份而已。

    只是因为那个日子

    “你是不是不记得啦”,乔依然怒了,“你这个虚伪的男人,当时不是那么着急领结婚证的吗?怎么了,现在想反悔啦!你放我下来。”

    坏人,居然敢不记得了。

    乔依然用脚踹着他腿,她的手使劲捶着他心脏的地方,“你还有没有良心啦,不领结婚证,我是不会给你生孩子的。”

    哼,就算她是不占理的那方她也不生,她才不要孩子生下来是私生子。

    他把背后的她往上颠了颠,又把她紧紧地背在后背上,“还以为你不急,想一直吊着我。要不我们现在就去领证?”

    “你又想把我当傻子骗啦,现在这个点人家已经下班了,我们去干嘛,去夜游民政局吗?”乔依然死死盯着顾澈眼眸看。

    “我有办法让人给我们办理领证手续的”,顾澈歪着头,认真凝着背后的小女人,他是一刻也不想等了,陆松仁一天不回泰国,他的心就悬在半空中了。

    他们领了结婚证虽然不能改变些什么,可退一万步讲,往最坏的地方想,到时候乔依然离开了她,他们有这个婚姻的效力,她就不能再嫁给别人了。

    那么他们还是有机会在一起的,是不是?

    “那你上次干嘛不让人给我们办,过了五点就是下班时间了”,乔依然想起他们当时在民政局领证时候的样子,后怕地说,“这次非得在正常工作时间去领证,人家怎么领,咱们就怎么领,再找人帮忙办理,我怕又领个假的。”

    这小女人咬牙切齿的模样,是还对那假结婚证的事情耿耿于怀,顾澈意味深长地说,“我比你还希望领的是真的。我们明天白天就去吧。”

    “不要,非得十一月去,算命先生说啦,咱俩得十一月领证,才能一辈子不分开”,乔依然在顾澈面前晃了晃她的婚戒,“小顾子,你就要保持这种恨娶的态度才行,要不然本宫就不嫁你了。”

    “你要敢不嫁,我就丢你进海里喂鲨鱼”,顾澈说着,就顺势把乔依然横抱了起来,做着丢向大海的动作。

    胆小的女人,死死拽着他领口,“我是不会把这个机会让给外面那些妖艳的贱女人。”

    “顾太太,你记得保持这种状态,等这些事情处理完了,我就风光娶你过门”,顾澈深情凝着他怀里的小女人,他摸了摸她白嫩的脸蛋,她满脸期待地点了点头,“我们到时候在国外多玩一段时间,我也好几年没休过年假了。”

    如果不是她那晚在酒吧喝醉调戏了他,他们的婚礼早就举行了,可是那样他们之间的爱情却少了萌芽的机会了。

    他应该再加快速度把陆松仁弄回泰国,让他这辈子都不回s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