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不是跟男人幽会-私人婚-
私人婚

第45章 不是跟男人幽会

    “郑老师,以后把你们家的乔老师给看好喽。”门卫大爷意味深长望着郑彦和乔依然,才缓缓离去。

    娇俏可人的乔依然被郑彦单手搂着腰,她双颊绯红嘴角有着似有似无的笑,这在门卫大爷看来就是郎情妾意的。

    郑彦想解释,但又觉得被这样误会的感觉真好,他有信心迟早会有这一天的。他很想时间就此暂停,让他可以把乔依然搂得更久一点。

    心里的想法控制了他的行动,郑彦的胳膊又使劲搂着乔依然。

    这个力道,这个男人身上的伟大不是鸭子先生的,乔依然很快就恢复了意识,她望着郑彦帅气的脸颊怔楞了片刻,郑彦的五官是柔和的帅气,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但是鸭子先生的五官看起来就很冷峻,他给人的感觉有点像地狱里出来的王者,气场很足,让人害怕。但是他的怀抱却是那么强而有力,让人踏实。

    “以后别站在马路上想心事,差点被垃圾车撞到了。”郑彦以为乔依然是被吓傻了,他伸手想像小时候揉乔依然的头发时,她转身朝他的车子走了去。

    处理好当天的工作后,顾澈在手机上追踪着跟着乔依然那拨保镖的行踪。

    “乐青路2号。”望着半个小时就停在这条街的信号,顾澈打了一通电话问保镖,“乐青路2号是什么地方?”

    保镖回复,“是太太的娘家。”

    娘家?太太的娘家?那不就是上次乔依然被人劫持去夜总会的地方,顾澈思虑了片刻,他打算去会一会太太的娘家人,或许提早结束游戏,乔依然的反应会更有意思。

    这个死女人,今天居然那么眼瞎,不肯看他名片,错过了认老公的机会,待会去她家里,先逗逗她,再亮身份证给她看,那个笨女人一定会生气到脸红脖子粗的。

    不一会,男人就开着车朝着乐青路2号驶去,等红绿灯的间隙里,他让保镖把乔依然今天见过什么人的照片发过来。

    当他手机接收到乔依然和一群孩子玩得不亦乐乎的照片时,清冷的眸光染上了少有的柔情,直到看到乔依然被郑彦搂在怀里,乔依然含笑望着郑彦的照片时,他紧紧握着手机,只感觉胸膛里有一团火,烧得他想杀人。

    把车停在路边,男人嗜血的目光盯着手机里那些照片,有乔依然从郑彦车里下来两人说说笑笑的照片,有郑彦跟着乔依然一起回家的照片。

    他把手机往车座扔了去,暴戾地抓着方向盘朝着乐青路驶去,但很快,他又在马路上转了个弯,“不过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西郊别墅里,男人面色阴沉地进了别墅,整间别墅里还残留着乔依然那淡淡的香味,“云姨,家里有一股难闻的味道,赶快清理掉。”

    云姨瞅了瞅紧闭的厨房,笑着说,“少爷,你鼻子怎么这么灵?”

    “少爷,你等一等,我给你把菜端出来。”

    “嘶……”男人慵懒地往沙发上依靠着,触碰到了他受伤的后背,他心理嘲笑着:真不该救那个白眼狼又水性杨花的女人。

    不一会,餐桌上就弥漫着清蒸鲈鱼的香味,“少爷,你赶快来吃吧,鲈鱼对伤口愈合效果是最好的。这些都是乔小姐的一番心意。

    “不吃。”男人冷冷地回答,凌晨跟奸夫去幽会,弄几条鱼回来戏弄他这个丈夫,他顾澈是这么好糊弄的吗

    “怎么能不吃呢?要不要喝鲈鱼粥,那些鲈鱼粥都是乔小姐一大早上熬得。”

    “不吃。”

    她的单纯她的贤惠,全是装的。他扯掉了领带,朝楼上走着。

    “少爷,这些鲈鱼都是乔小姐凌晨去野生池塘拜托他爸爸钓回来的,这个野生鲈鱼完全无污染,营养价值可是最高的。”云姨解释着,早上看着小两口超级,她就想告诉少爷了,可是压根她就插不上嘴。

    她爸爸也在?难道她只是去见她爸爸了?她不是单独跟郑彦见面?她爸爸该不会默认她出轨了吧?还是压根郑彦就没有去?

    一系列的疑问在顾澈的脑海盘旋着,云姨跟着上了楼,看着顾澈拿着衣服进去洗手间,大声叫着,“少爷,你的伤口还沾不得水。”

    “这要乔小姐在还能给你擦擦,她不在就得年老的云姨给你擦喽。”云姨把餐盘放在了茶几上,就去洗手间打水了。

    给顾澈擦背的时候,云姨也一刻没闲着,“少爷,这小两口小吵怡情,可你俩总是这样大吵大闹的,不利于培养感情。”

    “你们今天又是因为什么事吵架?乔小姐可是为了你养伤,花了不少心思呢。”

    “我早上还在菜场的时候,接到了乔小姐的电话,听声音她挺开心的啊,她让我别买鲈鱼了,说她早上四点起床就让她爸爸去钓鲈鱼了,那鲈鱼一条条看起来都很大。现在厨房里还喂着好几条鲈鱼呢。”

    既然是岳父和他小妻子的劳动成果,他也就不傲娇了,擦完后背的男人,细细品味着那保温了一整天的鲈鱼粥,和那清蒸鲈鱼。

    真是个笨女人,凌晨出去弄鱼!他好奇着他的小妻子是怎么跟岳父说她需要鲈鱼的。

    看着顾澈舀了一勺鲈鱼粥到嘴里,云姨模仿着乔依然兴奋的语气说着,“云姨,这是我爸爸跟童哥哥钓的鲈鱼,他们是不是很厉害,两个人一小时都钓了10条。我今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偶然发现童哥哥回来了,童哥哥小时候救过落水的我,他现在居然还是我的同事。”

    “云姨,他有没有说那个同事叫什么?”男人装着漠不关心地语气问着。

    “具体叫什么我不记得了,只记得姓郑。”

    童哥哥?那个乔依然溺水的时候叫的那个名字。

    郑彦?乔依然的同事。

    这两人是同一个人?

    望着冷冰冰的顾澈,他正思考着什么,云姨担心顾澈想多了,她连忙说,“我问乔小姐,是我们家少爷帅,还是童哥哥帅?乔小姐想也没想得说,是少爷你帅。还让我别误会,她说童哥哥就只是她的哥哥而已。”

    “哈哈。小女孩心里藏不住事,云姨看得出,乔小姐不是怕云姨误会,那是怕少爷误会啊。”

    乔小姐还说,童哥哥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皮,今天故意假装掉进水里,把乔小姐吓得急死了。”

    果真这个女人从小就开始蠢的,傲娇的男人,放下手里的餐具不吃了。他才不要吃那个觊觎他小妻子的男人钓的鱼。

    那个郑彦,一定对那个蠢女人没有安什么好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