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她吃的醋能把自己酸死-私人婚-
私人婚

第453章 她吃的醋能把自己酸死

    “好复杂,讲的我头晕了,总之我才不要做那些恶心人的事,那种方法跟骗子有什么区别”,乔依然声明着她的立场,“每个人送100元的代金券,我又觉得亏大发了,这可怎么办啊。”

    这个简单到脑袋完全不会拐弯的女人,这要不是他老婆,他直接就拿起东西走人了,他才不会浪费跟一个这么傻固执的人争论了。

    “无非就是吸引人流,你代金券觉得送大额亏了,那就直接送蛋糕券,比如说你送三个蛋糕券价值是100元的,你就分三个月使用,就不用一下子拿那么多钱出来了,相对来说每月的经济压力也减轻了。蛋糕坊逐渐开起来之后,越往后就会多少有点利润的,你看这个方法怎么样?”

    顾澈无非就是换了一种方式来给乔依然洗脑。

    这个方法让乔依然轻易地接受了,她细细看着顾澈给她画出来的计算表格,“老公,你真的好聪明,我就想不到这些哦。”

    兴奋的乔依然,勾着顾澈的脑袋,送上了香吻一个,“大总裁就是大总裁,果真就是比我聪明。哎呀,我老公怎么这么聪明啊,我这得修练多久才能追赶上你啊。”

    被夸赞的男人,内心是格外的满足,他垂眸凝着正一脸崇拜看着他的女人,“各人有各人的优势,你就是某个地方太大,就造成大脑缺氧了。”

    他的这句话,前半句让乔依然心里听起来很是舒坦的。

    各人有各人的优势,她正觉得她的优势就是做蛋糕,不懂得经营这些商道的时候,就听到了顾澈说的下半句,“你就是某个地方太大,就造成大脑缺氧了。”

    “大脑缺氧是什么鬼?大脑缺氧,脑子还能正常运行吗?”乔依然正疑惑地自言自语,就看到了他那个不安分的眼光就那么堂而皇之地盯着她那天生一对。

    这下子她全明白了,乔依然缩着身子,又用手捂着胸前,“你又在转着弯地骂我笨是不是?想说我胸大无脑是不是?”该死的男人,看的那么出神,是不是又想起陈熙熙的胸没有她大,是不是还觉得陈熙熙比她聪明。

    “我不是这个意思”,顾澈把头埋在她脖颈间,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对他而言就是罂粟一样的存在,闻过后就上了瘾,这辈子都不愿意放手了,“依然,生气的时候,对宝宝的食堂不好。”

    “哼,谁要跟你生气啊,没脑子的男人”,乔依然把他脑子从她脖颈间给推到了她那对天生一对那里,“我宝宝的食堂能捂死你。”

    “吹牛可不是一个好习惯”,顾澈下巴搁在她身上,双眼迷离地看着乔依然说完,他那双手就毫不客气地探进了她衣服里。

    气呼呼的人被他亲吻,轻拍,抚摸,也逐渐安静了下来,房间里响起了皮质沙发被挤压的“吱吱”声。

    顾澈小心翼翼用手在沙发边护着她,不让她掉下去。

    乔依然控制不住身体对他的渴望,在他脱掉了浴袍的时候,她红着脸坐起了身,“我答应了媛媛节目完了要跟她一起讨论下期节目的。”

    “明天再去”,顾澈声音低哑,磁性极了,透着浓厚的雄性魅力。

    他拉着她坐到了他腿上,他身上那滚烫的某处正热切地抵着她,他的手已经开始脱她的衣服了。

    “不要,我不要当不守信用的人”,乔依然故意当感受不了他身体上的反应,他已经难受到额头都出了汗,“老婆,你老公很需要你。”

    边说,他带着她的小手碰了那个滚烫的大物,乔依然不悦地骂了一句,“变态,你放开我的手。”

    他在那种亲密的事情,很少会讲理,乔依然也能遇见她悲惨的结局了,无非就是被他长时间的压榨,可是她就是需要一点时间来缓冲一下。

    她没法子做到在知道他前女友是谁之后,在他把她俩拿来比较之后,还能如以前一样跟他做那么亲密的事。

    这种别扭的心情不会持续太久,但是她现在此刻,大脑里很不想跟他发生实质的关系。

    “你不放开,要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乔依然不耐烦地说着,她心里的醋坛子打翻了,酸的她自己都难受。

    顾澈看着她摇头,几秒之后,乔依然就看到了他脸上难受的表情,她得意地笑着说,“让你不放开我,这只是一点小小的教训而已。”

    “乔依然,你是不是想下辈子当活寡妇”,顾澈闭眼,松开了她,狠狠掐了她腰几下,都不解恨,“小白眼狼。”

    “老公,我给你拧个冰毛巾敷敷好不好呀?万一坏掉了,我们还怎么生宝宝啊?”乔依然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认真看着他。

    她就只是想教训他而已,捏他那个的时候,并没有用多大力气,但足以让他难受好一会。

    顾澈只留给他一记能杀人的寒光,就朝着浴室走了去,乔依然望着他走路不如以前那么大步,她心里就很解气,“谁让你还惦记着前女友身材的。”

    “老公,你好好让你的五指姑娘陪你哦,我去找媛媛啦,可能会很晚回来,你一个人先睡,不用等我啦”,乔依然故意用着很欠扁的声音挑衅着他。

    浴室里的男人,正打算抽根烟的时候,听到了她挑衅,直接清了清嗓子,一边打开着浴室的门,一边缓缓说着,“我们好歹夫妻一场,五指姑娘我也会让你分享的,保证你今晚照常舒服到哭。”

    听到这话的乔依然,瞬间就全身发热,尤其是脸红得她难受极了。

    “变态”,乔依然没命地就跑掉了,她这下要是被顾澈逮到了,绝对会死的很惨的。

    她果真还是太单纯了,太年轻了,以为修理了他逞凶作恶的工具,就能完全逃脱他的折腾了,没想到这个恶劣的家伙肚子里竟然还有那么多坏水。

    顾澈推开浴室的门就看到了乔依然因为害怕而掉在浴室门口的拖鞋,这小东西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死丫头喜欢捏,下次让她捏个够。

    他舔了舔唇,想起了跟她在车上发生那次,那个生涩的女人,那么恐惧又强迫她自己去

    越想他的身体就越绷得难受,他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抽起了烟。

    乔依然一边跑一边打着喷嚏,她随时观察着身后顾澈有没有追上来,她要是被抓回去,一定会被折磨死的,她死劲地敲着蔡媛媛的门,“媛媛赶紧开门,是我,快点啦。”再慢,就要出人命了。

    “催命啦,有什么好催的”,蔡媛媛依旧是不耐烦的语气,可是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

    蔡媛媛打开门之后,直接把乔依然给拖进去了,甩在了一边的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