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躲在浴缸里哭的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454章 躲在浴缸里哭的人

    “你想干什么?你休想。”乔依然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把她甩在墙上的人是蔡媛媛,那毫不怜香惜玉的动作简直就是顾澈每次压榨她的前奏啊。

    蔡媛媛吸了吸鼻子,又抹了抹眼泪,指着乔依然一边吼着,一边朝着洗手间去了,“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输,都是你不给我去当替手,现在网上都把我骂死了。”

    “啊?我来看看,我还没看网友评论”,乔依然从蔡媛媛手上接过手机,她直接就读出来了,“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旧社会裹脚大小姐,笨手笨脚的,还全身上下透着一股欠扁的优越感,这种女人出去卖都没有人点的。”

    “这都这么什么人啊,怎么骂这么难听”,乔依然又着急往下往下滑动着留言,她希望能看到支持蔡媛媛的言论。

    可惜她翻了几页,一条也没有,而且评论还越来越多了,骂得也是越来越难听了,最好听的言论就是,“这个踢馆者,反正也只有两次机会了,大家耐心点等其他人的节目播出绝对ko了这个蔡媛媛,她也只有两次机会出来讨人嫌了。”

    “呜呜,我长这么大还没被这么多人骂过,乔依然,都怪你”,蔡媛媛的眼泪丝毫不输给乔依然。

    乔依然哭起来的时候,都是低着头,暗自啜泣,而蔡媛媛是张大嘴扯着嗓子躲在洗手间的浴缸里坐着鬼哭狼嚎。

    偌大的浴室里,蔡媛媛的哭声还有回声,她还不停吩咐着乔依然,“你去看看门,和窗子有没有关好,呜呜,我不要别人看我笑话。”

    乔依然只好不停地在一旁给她递着纸巾,安慰着,“媛媛,这还有机会,还是有赢得可能性的。”

    “我都是为了你才被骂得这么惨的,没想到我还没把那个小贱人给比下去,就被网友骂成了狗,乔依然你对的起我吗,我只是要你去给我当个替手,你都不愿意,呜呜”,蔡媛媛悲切地哭着,乔依然心里也很难受。

    她不想去给蔡媛媛当替手的原因除了她觉得骗人是不对的之外,另一方面是怕害了蔡媛媛被揭发后就骂成狗。

    哪知道现在蔡媛媛没找替手,也被骂成了狗。

    “媛媛,你别急,我慢慢帮你想办法,”乔依然注册了一个账号专门去跟那些骂得最难听的人去解释,效果甚微,连着她一起被骂了。

    “你这个猪脑袋能想个什么出来,你走,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你别打扰我伤心”,蔡媛媛从浴缸里跳出啦,扯着乔依然赶出了她的房间之后。

    乔依然心情复杂地站在门外,她惭愧地说着,“媛媛,对不起。你别伤心了,我们一定能想到好办法解决的。”

    “嘎吱”一声,蔡媛媛抹着泪把门给打开了,“你不许告诉别人我在哭,小心我揍你,我可是跆拳道黑道。”

    “我不会说的”,乔依然在嘴边做了个“封口”的动作,蔡媛媛冷哼了一声才把门又给关上了。

    乔依然贴在蔡媛媛房门上,听着她房间里的响动,没有任何声响,想必又是去洗手间躲着哭去了吧。

    “喂,警察吗,我家里进来一个贼,专门趴在我表妹房门口偷听”,顾澈听到蔡媛媛房门响,就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他看着乔依然恋恋不舍地看着蔡媛媛的房门,后来又趴着偷听。

    乔依然白了他一眼,话到嘴边想说蔡媛媛正哭得委屈死了的时候,她就闭嘴了,毕竟答应蔡媛媛不会跟别人说她在哭,“你表妹心情不好,我尽大嫂的责任关心她。”

    “她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哭就躲起来哭,知道哭出声有人会看她笑话”,顾澈说的很是云淡清风,仿佛蔡媛媛是个外人一样。

    回了房,乔依然就打开了电脑,她看着满屏幕骂人的话,气就不打一处出来。

    “这些人嘴巴吃大便了吗,说的是什么鬼话啊,我要去买水军给媛媛讨回公道。”

    “这些人跟媛媛有仇啊,干嘛要骂得这么难听,难道每天都不刷牙吗?”

    乔依然余光时不时瞟了瞟顾澈,见他压根就不关心蔡媛媛被骂的事,她就火了,“顾澈,你究竟有没有心,那是你亲小姨的女儿,你亲表妹啊。”

    一声“顾澈”叫出来,顾澈蹙了蹙眉,“叫老公,或是阿澈”,这个死女人干嘛又全呼他全名,太生疏了,听得他心里就是很不爽。

    这个不分场合不看时间就瞎矫情的男人真讨厌!

    乔依然把她电脑挪到了顾澈面前,“你赶紧想个法子,要不然媛媛要难过死了,她做错什么了,都这样骂她,凭什么呀。”

    “砰”地一声,顾澈直接把她电脑合起来放在了一旁,“我忙完了,我来给你好好算算你刚才虐待你老公的事。”

    说完,他的脸就在乔依然瞳孔里变大了,乔依然捂着他的嘴,把脑袋撇到了另一边,“你究竟还是不是人,你自己妹妹被人欺负了,你怎么可以不管。啊?”

    她的愤怒让顾澈觉得他就是那些骂蔡媛媛的头了,他揉了揉她怒气冲冲的脸,“管了以后呢,她还是这幅死德性,只要上一次电视,就被骂一次。睡觉去。她要想不被骂,要么改掉那臭德性,要么就不要碰媒体。”

    顾澈强行把乔依然塞进了被子里,她抗拒着他,不让他碰,还只留给他背影,顾澈也没强迫她,那不安分的手,抱着她的细腰,时不时在往上挪点,摸摸那柔软的地方。

    只要她在他怀里就足够了,他就觉得踏实。

    “喂,你真的不管吗?”乔依然一边看着手机里那些骂蔡媛媛的话,都骂出了花,有的人还写成了诗,博得一众好评。

    “不管”,顾澈吻着她耳垂,“我不看那些留言,我也知道人家是为什么骂她?如果换了你去或是别人去,你觉得别人会骂你吗?”

    “不知道”,乔依然的确不知道会怎样,她向来对她自己没信心,“我以后要不要也去报名参加试试。”

    “那我明天让唐浩宇把那破电视台给买下来,”顾澈顺理成章说着,他的薄唇滑过她耳根,故意咬了一口,“专门给我一个人看。”

    他说的话并没有什么露骨的词语和暗示,可是他那双不安分的手不停在她身上上下徘徊着,乔依然觉得到时候真要有那么一天,估计只是多了个给他发情的地方。

    “懒得理你”,乔依然往床空余的地方挪了几步,顾澈就跟着一起挪,他还把她手给塞进被子里,他给她拿着手机,在她耳边低声说着,“顾太太,你的机器人手上市了,想要翻页说一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