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难道不如它好-私人婚-
私人婚

第460章 难道不如它好

    “云姨,阿澈他为什么总对媛媛那么苛刻啊,这事又不是媛媛一个人的错”,乔依然想在楼梯尽头继续看,云姨硬是把她拽回了房。

    “这要说起来话就长了,媛媛这孩子从小就是那种自信满满,别人不欣赏她就是别人错的态度,反正就是这样经常得罪人。”

    云姨语重心长对她说,“上次两兄妹闹得不可开交,阿澈差点就动手打她了,你待在房里,我下去看着点。”

    打人?

    顾澈脾气是真的不好,可是乔依然还没见到他打过人,她心里越挺越玄乎也越来越替蔡媛媛担心了。

    “我也下去帮忙拦着点”,顾澈那要动手了,蔡媛媛一定会吃大亏的。

    “依然,你自己都自身难保,赶紧坐在这里悔过一下,待会跟阿澈好好承认错误,应该就没事了,千万别跟他在气头上对着来啊”,云姨不放心地嘱咐着。

    云姨才下楼,就看到了蔡媛媛满脸是泪看着顾澈,她肩膀不停抖动着,哽咽地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明明就是满脸眼泪,可是她就是不敢哭出声,生怕再被顾澈吼她,“你的眼泪只会让人觉得你活该。”

    “嗯”,顾澈在心里长吁了一口气,蔡媛媛哭,他是不会去看她的脸的,因为她的脸和他妈妈的太像了。

    如果她哭出声,他会陷入深深地自责里,把那年的遗憾和愤怒全部转嫁到蔡媛媛身上。

    上次他发火教训蔡媛媛就是因为她一直缠着他,往死里哭,他不得不看到她那哭到全世界都抛弃她的样子了。

    那种多年沉积的罪恶感、愤怒和愧疚,还有遗憾,全部爆发了出来,他对蔡媛媛发的那次火让他恢复理智后很忏愧。

    那应该也是蔡媛媛长那么大被训得最惨的一次,直接躲在浴缸里哭了一个星期不敢出门。

    蔡媛媛站在楼梯转角暗自抹泪看了顾澈许久,才上楼,他一个人坐在那里沉思着,是不是又难过地想起了姨妈。

    她不敢当顾澈面哭除了想争一口气之外,也不想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让顾澈看到她哭的样子,她和她姨妈年轻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她哭,一定会让他想起当年那么多伤心的回忆,她不怪他。

    “阿澈,我给你把汤端出来喝喝,早点回去休息吧”,云姨坐在顾澈身边拍着他肩膀说。

    又要到十一月了,云姨一看见顾澈独自坐着想事情,她就担心他,担心他还在耿耿于怀他妈妈去世的事情,担心他还没悲伤中走出来。

    “是喝了可以生女儿的汤吗?”顾澈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着云姨。

    “你这孩子,尽瞎胡闹,喝了有用就行”,云姨拍了拍顾澈的腿,能开玩笑就好,他面部的线条看起来很是放松,

    顾澈有点难为情地整理着衣袖,这个乔依然小白眼狼惹了祸,还得他来收拾场面,“云姨,依然跟倩倩说的话,那是气话,您别当真。”

    “阿澈,你别走啊,你跟云姨说说你俩每次多久,怎么就还没怀上孩子”,云姨权当顾澈是自己亲儿子,没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

    耳根子都红了的男人小声说着,“到她受不了的时候。”

    看着迈着大步子逃掉的顾澈,云姨捂着嘴偷笑,又对着顾澈背影笑着骂,“臭小子,你悠着点,你媳妇太瘦了,经不住折腾。”

    这话被正打算出来喝水顺便偷听的柳正荣听见了,她眼角都是透着兴奋的笑,“阿澈这么快就恢复了?”

    “压根就没那回事,听阿澈那口气就是小两口闹别扭,依然故意那样说给倩倩听的,”云姨双手对着柳正荣做着恭喜的姿势,“依然妈妈,就要升级当外婆咯。”

    “这死丫头,回头我得好好训训她,有些话是能瞎说的吗?”柳正荣嘴角都是开心的笑容,宝贝外孙有了,她的金银珠宝还会远吗。

    “视频那事怎么解决了?”高兴之余柳正荣才想起正事。

    云姨眯着眼笑出了声,“小两口睡一晚,还能有什么事。老话说的好,夫妻就是床头打架床位和。”

    此刻,乔依然正在房间里纠结地检讨着她自己,还拿着本子写起了检讨书。

    “嘎吱”一声,顾澈直接扭开卧室的门就进来了,乔依然“噌”地一下就站起来了,她手上握着的笔也掉在了地上。

    “你,你回来了啊”,乔依然望着她那才写五行的检讨书,心里赶紧编织着检讨的话语。

    他俩今天不能再闹别扭了,她做错事,她老实认错就好了,“我,对”

    糟了,乔依然感觉顾澈一步步朝她走过来的气势就很不对劲,她懊悔地揉了揉脸,“我是不会跟你说对不起的。”

    哎呦,真是越急越烦躁啊,又说错话了。

    他不让她跟他说对不起,她可以换个方式来道歉的呀!

    “乔依然,你怎么这么笨!”她低着头嘀咕着,不悦的捶了锤了她自己的腿。

    “还挺有自知之明”,顾澈蹲下身,把乔依然的笔给捡了起来,又顺势从乔依然的腿把她给抱了起来。

    “老公,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你别打我屁股啊”,乔依然鬼叫着,“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口——啊?”顾澈故意拉长了语调,他直接把乔依然从扛着她的姿势变成了正面抱着她,直接咬了她红润的唇一口。

    被咬得很疼的乔依然不敢反抗,就那么带着委屈的小眼神看着他,“老公,我真的只是想顺便给美幕商场做个广告而已,我没想到会引起这么糟糕的效果。”

    “做的好”,顾澈把她放在了地上,推开阳台的门,站在阳台上看着海面,他从口袋里拿出了烟和火机。

    又在说反话。

    他这肯定是很生气了,连骂她的想法都省了,乔依然无语地拍了拍她的嘴,都是它惹是生非。

    只见他划了两下火机,没点燃,直接就把火机丢在了阳台扶手上。

    跟在他身后的乔依然,她在心里认定了顾澈是生气到连打火机也打不燃了。

    她轻手轻脚地摸着那打火机,又给他点燃了烟。

    一直看着远方出神的顾澈,闻到了一股烟味,他垂眸就看到了乔依然正拿着火机对着他别扭地笑着。

    “就那么喜欢怡乐商场,难道美幕商场不比那个又旧又破的商场好?”

    面对他的质问,乔依然忏愧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