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心理损失费-私人婚-
私人婚

第464章 心理损失费

    乔依然利落地给方胜男把椅子桌子擦干净了,又指着露台上的酒柜问,“要不要喝点酒?馨茹家里的酒柜可是有不少好货的哦!”

    “不用了”,方胜男对着这个还没蒙面的赵馨茹没有一点好感,“工作时间我不会喝酒的。”

    “顾澈把你们管那么严格吗?你喝点他也不知道啊?”乔依然开着玩笑说着,可方胜男全然没跟她开玩笑的样子,她便讪讪地离开了露台,又给方胜男拿了一瓶刚买的饮料,立马就给赵馨茹收拾起屋子了。

    一般赵馨茹家里这样,就能说明一个问题,她要么是在家里跟男朋友闹分手了,要么就是把男朋友给赶走了。

    一般她单纯忙,压根就没有这么强大的破坏力,最多是家里乱而已,不会在客厅里有那么多啤酒罐子,也不会连她心爱的红酒杯也不收,那个红酒杯可是她在欧洲旅行的时候被一个英国绅士搭讪送的。

    乔依然站在赵馨茹满是狼藉的客厅里,判断这是赵馨茹在工作忙到焦头烂额的时候,男朋友跟她闹分手了。

    “这个馨茹,工作起来也是拼了命的冲,连她最沉醉的恋爱也没心思谈了”,乔依然未免有些心疼赵馨茹了,她决定先去厨房给赵馨茹把乌鸡汤给炖上。

    她这个好闺蜜表面是为了爱情可是走天涯,赵馨茹更是可以为了工作是到了那种不要命的程度。

    一连三五天没日没夜地不睡觉也是赵馨茹,在工作面前,爱情是要让边的。

    乔依然一边在厨房处理着乌鸡,细细一想,她上次见赵馨茹的那次,赵馨茹还帮她挡住了郑彦的表白了。

    想起郑彦,乔依然心里有点疙瘩,也有点舍不得,毕竟小时候有过那么多美好的时光。

    可是她真的对郑彦只是一般兄妹的感情,她也不想让顾澈心里不踏实,像这样互不相见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不知道郑彦最近好吗?有女朋友了吗?

    “呕,呕”,乔依然一边清洗着乌鸡,她觉着那味好难受,害她一直犯恶心,等她吐完之后,那撑在水池上的手试探性地覆上了她自己的腹部。

    怀孕了吗?

    她偶然发现她最近像这种闻到有味道的东西,总想吐的频率有点高。

    乔依然激动地联想了一大堆,就偷偷摸摸地躲着方胜男的视线,拿了三根验孕棒进了洗手间。

    她颤抖着双手拆开了验孕棒的包装,仔细按照上面的步骤测着,一会她就看到了那验孕棒上清晰的两条红线。

    两条红线。

    乔依然读着那说明,两条红线,基本上就可以认为是怀孕了。

    坐在马桶盖上的乔依然欣喜若狂着,她双脚都忍不住在地上跺了起来,这次她是真的怀孕了吧。

    为了保险起见,她又拿着另外两根验孕棒,测试结果都是两条红线。

    这下是真的怀孕了吧!

    “哈哈,哈哈,宝宝,我有宝宝啦”,乔依然兴奋地站起来,她恨不得翩翩起舞了。

    好几声“砰砰”,乔依然看着地上被她撞倒了的瓶瓶罐罐,她蹲下身捡起来的是,指着那洗衣液说着,“你不是宝宝专用的,我家宝宝要用婴儿专用的。”

    “太太,你怎么了,是不是在洗手间摔倒了,我马上就破门而入救你了”,方胜男着急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

    这份怀孕的喜悦,乔依然不想顾澈从别人口中的得知,她对着门外的方胜男喊着,“没事,我就是有点,拉肚子而已。”

    听着乔依然的声音很有活力甚至还有点兴奋,方胜男就放心了,“好,有什么事你大声叫我就好,我还是回去露台了”,

    听着方胜男走远的声音,乔依然松了一口气摸着肚子,小声低头说着,“宝宝,这是你爸爸为我们请的保镖,是个很酷的阿姨哦。你爸爸可是很期待你的到来哦,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告诉他,你的存在呢?”

    望着镜子里闪烁着慈母光环的自己,乔依然惊喜之外还很害羞,她跟顾澈还没领证呢,这可是无证驾驶啊。

    “宝宝,你说要不我们找个特别的日子再让爸爸知道你的存在啊,给他一个超级大惊喜”,乔依然忍不住挺了挺她那仍旧平坦的腹部,她童趣地用着很轻的声音模仿着小孩子说着话,“妈妈,你说好,就好,反正爸爸无论什么时候知道他都会超级爱我们的。”

    “嘻嘻,既然宝宝你也同意,那我们就暂时不让爸爸知道哦”,乔依然一个人自娱自乐着,又一阵恶心涌上了心头,她好好地吐了一场,没力气地坐在马桶上时,发觉赵馨茹的浴室跟他们家的海边别墅比起来就是迷你型的了。

    她的思维逐渐开始扩散了,地方不准氛围更好点,乔依然脑海里浮现了昨晚跟顾澈在浴室里那些旖旎的画面,他昨晚好用力还哄她说,“这样更容易有宝宝。”

    乔依然担忧地摸了摸她肚子,他俩最近每晚都没有节制,会不会对孩子不好。

    才刚刚得知怀孕的乔依然开始慌了,她着急地拿着手机查询着,怀孕期间夫妻生活过量会影响宝宝吗?

    答案也是众说纷纭的,有人说过量严重的会导致流产。

    有人说只要没什么异常就不会有事。

    六神无主的乔依然瞬间就想打电话问问赖柏海会不会影响孩子,可是她在拨通赖柏海手机听到了他不正经的声音后,她就又改变主意了。

    “童养媳,这次又是哪里不舒服啊,该不会是被家暴了吧。”

    “我老公不知道对我多好,怎么可能,”是啊,他对她那么好,现在就咋咋呼呼告诉顾澈他们有了孩子,万一这孩子又保不住,那他得多伤心。

    伤心的事让她一个人承担就好了。

    赖柏海那边是嘈杂的音响声,他一个人在舞池里跳着舞,“那你打电话找我干嘛,是不是帮你老公赔偿我的心理损失费。”

    “哦,上次他用榴莲砸你的事啊,我替他跟你道歉,对不起了,赖医生,你也知道我老公他很爱吃醋,简直就是醋海里长大的,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乔依然边说便在心里忏悔着,老公,我不是故意的。

    赖柏海在舞池里晃动着他妖娆的舞步,“算你有点良心,但是不是这件事,还有别的事。总之,你老公就是欠我很多心理损失费。”

    上次为了给顾澈去套tom的话,他可是委屈地牺牲了色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