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搬过去住-私人婚-
私人婚

第466章 搬过去住

    “好啊,等我忙完这阵,我搬过去住都行”,赵馨茹乐悠悠说着。

    随后,她又试探了一下顾澈,这个大总裁还不知道他当爹了呢。

    看样子乔依然那小姑娘很够意思啊,怀孕都是先跟她这个好闺蜜说。

    “顾总慢走,我们回见”,王侠看着顾澈坐着总裁专用电梯下了楼,又不怀好意问着赵馨茹,“什么时候爬上了顾总的床了?我就知道女人做到这种职位的,就没几个干净的。”

    这个王侠表面为人很正派,一直给赵馨茹的感觉就是不会变通的老顽固,不爱应酬,只会埋头工作,不像赵馨茹以前那个上司,很爱拉帮结派走关系。

    对于王侠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赵馨茹觉得很恼火,她都能感受到她手上的骨头在响了,“我好姐妹顾太太要是听见了,王总你觉得会怎么样?我权当你是嫉妒我不到30岁就成了副总监。”

    对于这种性别歧视,赵馨茹也屡见不鲜了,她懒得计较,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家去跟乔依然见面。

    当赵馨茹打开她家门的时候,大声对着屋子里嚷着,“依然宝宝,你姐姐我回来了。”

    随着门打开了,她家里一股好闻的鸡汤味也涌入她的鼻腔,“真贤惠,顾澈这福气不错啊。”

    听到门口有响动的方胜男也从露台走了出来,她定定地看着手上拎着钥匙的女人,平静地问,“你是赵馨茹?”

    这是谁?

    她什么时候认识了这种不男不女的人了?

    她是不是走错家门了?

    赵馨茹扭头一看看门上,是她家的门牌号码,她便理直气壮地问,“你是不是来给他收拾行李的,赶紧收拾了赶紧滚。”

    她跟这个厨师男朋友在一起两三个月,至少就吵了两个月,早分早解脱好了。

    “我是陪太太来的”,方胜男本就对满屋狼藉的赵馨茹没什么好感,现在又看着风风火火的赵馨茹,就加不喜欢这个人了,她直截了当地说着,“乔依然是我们家太太,我是她保镖,我继续去露台坐着等她了。”

    “哦,好”,一向气场强大的赵馨茹发现她竟然在这个不男不女的人前面,气势弱了好多。

    这明明就是她赵馨茹的家,为什么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却让赵馨茹有着一种她自己是客人,那个不男不女的人才是主人。

    “小依然,你在哪里啊?”赵馨茹现在满心欢喜只想去找乔依然,就没多想那个不男不女的人了。

    最终她是在卧室里找到了正睡的正香的乔依然了,赵馨茹的动静声响有点大,乔依然本身也没睡熟,就迷瞪着睁开眼看见了她,软乎乎叫了一声,“馨茹。”

    赵馨茹扶着乔依然起身,“大肚婆,你现在是国宝得小心点,你不用给我收拾了,待会我找个钟点工过来收拾一下就好了。”

    “那好吧,最近总是好困,有时候跟顾澈晚上聊天都能睡着”,乔依然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她把手轻轻地放在了腹部。

    瞧着乔依然那散发出来的母性,赵馨茹就替她高兴,“总算如你这个小丫头的愿了,这么年轻就当妈了,你老公好像还真不知道你怀孕了呢,我为了奖励你把好消息第一个跟我分享,我送你香吻一个。”

    “不要啦,姐姐我承受不起。”

    “姐姐我的吻可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哦。我看你胸大,我多赏你一个吻。”

    “姐姐,求饶命。”

    嬉闹完毕后,乔依然“嘘”了一声,又指了指露台的位置,“不要让胜男听见了,我准备到时候给顾澈一个大惊喜。”

    “你别把惊喜弄成惊吓了,”赵馨茹边换着家居服一边问着乔依然,“你俩领证没?”

    这个问题是郑彦最关心的,他时不时会打电话问赵馨茹。

    “还没呢?”乔依然又忍不住摸了摸她肚子,在她还没说出想说的话时,就被赵馨茹吼了一句。

    “乔依然,你有脑子没脑子啊,没结婚证你肚子里这孩子就是私生子,你知道吗?万一中间出个什么岔子,或是顾澈而出个轨,他不给你一毛钱,你要怎么养你跟你孩子?”

    想插话解释的乔依然还开腔,又被赵馨茹指着鼻子骂,“你自己也一个人不领证跟他没名没分地过,我就也不说了,男女朋友同居很正常,关键,你是那种能**抚养孩子的女人吗?”

    赵馨茹的气不打一处出来,忍不住她的怒火,又顾忌乔依然现在怀有身孕,就只是用手指指了指乔依然的脑袋。

    “哎呀,馨茹,你别急嘛,不是顾澈不跟我领结婚证,是我自己找了个算命先生看过,他说我跟顾澈要在11月份领结婚证,才能长久,这不还没到11月吗?”

    乔依然发现她真的听不得一句别人说顾澈的不好,她又补充着,“顾澈他比我还急着去领证,我户口本都在他手里捏着,说是防止我随时改变主意提前去领证。”

    “最好是给我这样”,赵馨茹这才把家居服的裤子穿上,又小心翼翼摸着乔依然平坦的肚子,“宝贝别怕,干妈是怕你跟着你这个傻妈妈吃亏。你那个有钱的爹要是敢不对你尽责任,我就让他这辈子都过不好。”

    “嘻嘻,我们宝宝很感谢干妈的爱护”,乔依然很是欣慰握着赵馨茹的手,“谢谢你馨茹,从小就那么护着我。”

    “谁让你是我妹呢”,赵馨茹也很感慨地看着乔依然,她最好一辈子就这么幸福下去,要不然郑彦的牺牲就白费了。

    “对啦,馨茹,你也去验验,如果你也是两条杠,咱俩就可以一起生宝宝啦,”乔依然开心地望了望赵馨茹的肚子,又好奇地望着她问,“你不是一向最注意安全了吗?怎么会这样的?”

    “哎,别提了,那个破小孩,就是为了困住我,在套套上动手脚,还被我抓了个现行,他想让我跟他结婚待在家里给他养,我不是不同意吗?他就一直在套上动手脚。”

    赵馨茹哀怨悲切地说着,又无力地瘫在床上。

    “怎么这么卑鄙啊?”乔依然有些恼火了,“他这是安得什么心啊,再喜欢一个人也不要暗地里做这种事啊。结婚得你情我愿啊。”

    “顾太太,我怎么记得你后来跟我说你结婚的时候可是很不情不愿的啊”,赵馨茹不忘打趣着乔依然,她最近过的是在太苦闷了,难得找个人来说说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