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厨房酣食-私人婚-
私人婚

第47章 厨房酣食

    乔依然那白皙的小脸瞬间就染上了一层红,她警惕地看着鸭子先生,双手环胸,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那樱桃红的小嘴,久久才憋出一句,“你……你……等着。”随后,她就极不情愿地朝厨房走了去。

    “砰”接连两声震耳欲聋的的关门声,乔依然十分不爽地把卧室门关了,厨房门也关上了,厨房里抽油烟机也开始了劳动。

    这个鸭子先生真是她天生的克星,他怎么能如此的欺负她,乔依然清理着刚刚从娘家拿回来的鱼。

    鱼是无辜的,可乔依然内心的愤怒是无限的,她拿着锋利的菜刀一刀刀搁在鱼身上的时候,她一边念叨着,“杀死你这个丧尽天良的鸭子先生,我看你还怎么威胁我,欺负我。”

    随着一条鱼快处理完,乔依然也发泄了不少,期间男人大摇大摆地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节,还嚷着,“乔依然,给我倒杯水。”

    那模样,俨然他是旧社会的地主,她是地主家的小丫鬟,乔依然在厨房翻着白眼,停手之后,她把菜刀直接插在鱼肚上,“该死的鸭子先生,你以后就是这种结局。”

    乔依然望着料理台上翻着白眼的鱼,那鱼身上没了厚厚的麟,还被她深深地擦了一把菜刀,看着那条肥肥的鲈鱼躺在那里无计可施的可怜模样,她仿佛看到了鸭子先生对她跪地求饶的模样。

    “嘿嘿,知道怕了吧。”乔依然一个人兴高采烈站在原地乐乎着,她俨然不知男人是什么时候在她身后站着的,“傻。”

    男人睨了一眼料理台上那一幕,语气冷冰冰不带一丝温度,“水。”

    “渴死了你这个丑鸭子先生算了。”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乔依然还是给男人倒了一杯水。

    喝了水的男人并没有马上出去,而是站在乔依然身边。

    厨房里的玻璃窗上的倒影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身材挺拔的男人,未带领带,衬衣最顶端的两排扣子微敞着,衬衣袖子他肌肉线条匀称的小臂上向上卷着,菱角分明又严峻的五官给这个男人增添了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这个男人怎么看都像个商业精英,并且还是那群商业精英领头人的感觉,他怎么就是鸭子了呢。

    他正垂眸望着他左边穿着围裙准备着食材的女人,他的小妻子还时不时盯着玻璃窗上的他观察着,果真是小女孩一个,看到外貌不俗的男人就会忍不住多看上几眼。

    如果是别的女人这样打量他,他早就转身离开,只留给她们一个他冷漠的背影了,可是她乔依然不同,那是他的合法妻子,也是他最近乐趣的根源。

    男人扯了扯唇,故意转了个身,只把他的背影留给了玻璃窗,这样他正好和乔依然面对面,“我饿起来能吃人。”他这个看起来温柔,实际上又傻又笨的小妻子还是挺有女人味的。

    手忙脚乱的女人,本就是被迫做的这顿饭,现在还被男人催,她瘪了瘪嘴,又揭开锅盖看了看清蒸的鱼,白了鸭子先生一眼,“你早说,你吃人就饱,我也用不着做饭了。”

    明知道这是男人抱怨的话语,可乔依然就是不想让鸭子先生舒坦,今天她再一次因为这个鸭子先生的威胁,差点心脏跳停了。

    “喏,给你吃。”乔依然朝男人扬起她穿着短袖的胳膊,粉粉嫩嫩的。

    “你确定?”男人半眯着眼眸,饶有兴味望着女人那双清澈见底的杏眸,他深邃的眸光染上了一丝笑意。

    女人轻笑两声,“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就应该做到。不吃是吹牛大王,就会像匹诺曹长那么长的鼻子。”

    为了表达撒谎吹牛长得鼻子会有多长,乔依然特意点了点她的鼻尖,又伸出葱白的手指点往了男人的面前,他俩之间大概隔了十几公分,“看见没,就是快二十公分的鼻子。”

    匹诺曹?骗小孩的东西,不过他这个小妻子还真是十足的孩子气,“我可以吃……你?”

    男人故意慢吞吞,用着让乔依然不舒服的低沉语气讲着。

    “前提是你能真的吃人,而不是骗三岁小孩的。”吃人这种谎也撒,真当她乔依然是三岁大的小女孩吗,不过吃不吃倒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局是她乔依然胜出,噎死这个鸭子先生算了。

    女人颇为得意地扬了扬悬在空中的胳膊,“你,你吃给我看啊,别光说不练。鸭子先生,吹牛也不是个好品……”

    “吃”,男人回答干脆,他上下打量着女人,他明知道她小妻子只是邀请他吃她胳膊上的肉,可是对一个成年男人来说,这个“吃”就不单纯了。

    “啊,你干什么……”乔依然纤细的胳膊被男人一下子拉入怀里,男人咬了她的鼻尖一口,“吃你。”

    随之女人便感受到男人那薄唇贴上她的嘴唇了,女人瞪大圆溜溜的双眼,想质问,“吃人怎么就变成亲吻了。”

    男人的吻很有技巧,女人先是反抗不从,手脚并用的挣扎,而后她慢慢地大脑失去了反抗的意识,跟随着男人的指引,垫着脚勾上了男人的脖子。

    两人有着二十公分的身高差,男人几乎是把女人抱在半空中,女人这张柔软的唇像是给他施了魔法一样,让他流连忘返,迟迟不愿结束这个吻。

    既然是他小妻子邀请他吃她,那么他也不再客气了,骨节分明的大掌伸入单薄的衣服里,追寻着那柔软的天生一对,越过那厚厚的海绵直探那最隐秘的地方。

    女人瘫软在男人伟岸的怀抱里,从鼻子里发出的嘤咛喘息声,男人在她脖子周围留下来了密密麻麻的吻。

    “叮,叮……”定时的炊具发出了工作已完成的提示音,乔依然这才从意乱情迷中醒过来。

    她的棉质t恤被男人推倒脖子处了,她躺在大理石的料理台上,身下是男人的外套,而她正抱着男人的头按在胸前。

    “你……你干什么”,乔依然用腿踢着男人,她羞耻地把男人的头推开了。脖子以下全是男人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的红色斑点,而她那对雪白的柔软上的内内,早已被男人解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