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新的合伙伙伴-私人婚-
私人婚

第471章 新的合伙伙伴

    “乔依然,你看,这是怎么回事,一个网上的黑客组织爆出了那个找替手帖子的ip,是来自一个小报社的,他们抨击现在小报社为了抢头条故意瞎做新闻。”

    这条消息让萎靡不振的蔡媛媛振奋不已。

    乔依然也凑过去看了个究竟,她没多想,直接说,“看了没,邪不能胜正,你哭个鬼啊,你阿澈哥不会难么糊涂,不相信你的。”

    哪知道蔡媛媛把笑脸一收,不悦地从浴缸里跨了一步出来说,“你刚才怎么不这样说,所以你也觉得阿澈哥不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相信我,是不是,他就是典型的认定我有嫌疑,就会有错。”

    纳闷的乔依然无奈地看了看蔡媛媛,又扫了一眼她自己肚子,她在心里默默感叹着,“宝宝,妈妈也不知道姑姑为什么跟爸爸有那么大积怨。”

    针对这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尽管黑客的解释还了蔡媛媛一个公道,但是还有很多先入为主的网友还在讨伐着蔡媛媛和美女与厨房节目组,他们一口咬定节目组是收了蔡媛媛的钱才维护她,为了以正视听应该把蔡媛媛给剔除了比赛。

    最后节目组几番讨论找个了折衷的办法,这期节目让四位参赛者同场录节目。

    不想输给高雅澜的蔡媛媛,这次是卯足了劲头,即询问了蛋糕老师的意见,也参考着乔依然的意见,每天都在尝试做出哪种能获得观众青睐的蛋糕。

    这天,在蔡媛媛去蛋糕老师的工作室时,在停车场,她遇见了久未见面的郑子珺。

    她低着头本来不想跟她打招呼的,可是郑子珺直接挡在了她面前,她四处望了望,生怕被熟人看见了。

    “媛媛,咱们姐俩可是好久没见面了,你最近也不怎么去店里了,在忙什么呢?”郑子珺可是很热络地跟蔡媛媛寒暄着。

    自从上次蔡媛媛跟郑子珺合作把禁足在家的乔依然弄出去之后,发生了那么多后续恶劣事件,蔡媛媛虽然短暂避过风头了,可是回来后顾澈还是跟她算账了,她也分析后觉得她被郑子珺当枪使了。

    她现在是一点也不想再跟郑子珺有瓜葛了,这个郑子珺太阴险恶劣了。

    蔡媛媛匆忙说了句,“我约了老师,有空再聊。”

    “哦,我想起来了,你在跟高雅澜一起参加那个什么蛋糕节目是吧,听说你人气挺高的啊,最近又上热搜了”,郑子珺亲昵地拉起了蔡媛媛的胳膊,“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谢谢,我真的要走了”,蔡媛媛卯足劲从郑子珺手里抽掉了她的手。

    凝着蔡媛媛那抗拒她的样子,郑子珺胸有成竹地笑了笑,“那么见外干嘛,我迟早都会是你大嫂。”

    蔡媛媛朝她只是摇了摇头就走了,她真是太天真了,乔依然在阿澈哥心里从来就是无人能替代的。

    曾经她以为可以轻易赶走乔依然,试验失败后,才惊讶发现,顾澈对乔依然不只是她以为的那些,还有他对乔依然的爱。

    为了新的节目,高雅澜也是卯足了劲在跟米其林餐厅的外籍糕点师mark学做蛋糕,她在比赛录制前两天的时候,去跟mark学习的时候遇上了任鹿颂。

    “任叔叔?您也找mark学蛋糕?”高雅澜看着mark的助理像是跟任鹿颂很熟一样。

    任鹿颂的样子像是一时半会还没认出高雅澜,指着她,又拍了拍额头,“你是依然的朋友,是不是?”

    听到乔依然的名字,高雅澜心里自然是不高兴地,但是出于良好的修养,她淡淡地笑了笑,但是决口不提乔依然,“任叔叔,我们还一起合奏过曲子呢?”

    “梁祝!”任鹿颂惊讶地扶了扶眼镜,他感叹着,“这世界可真小啊,mark说他有个学生需要找个助手来帮忙,于是我就来了。”

    “啊哈?任叔叔,您是帮我做婚礼蛋糕的助手?非常感激您!”高雅澜话虽然是这样说的,可是她的心里很不希望任鹿颂帮她。

    第一个原因是,任鹿颂的手艺她信不过;

    第二个原因是,任鹿颂跟乔依然关系好更好点。

    “任,miss高,你们竟然认识?”mark穿着厨师服走了进来,好奇地看着聊着热络的任鹿颂。

    “嗨,mark,”任鹿颂跟mark热络地拥抱握手后,又带着赞赏地语气指着高雅澜说,“高小姐可是我做慈善活动认识的,是一个很会组织慈善活动的人,她很善良。”

    “perfect!”mark雀跃地拍起掌,又兴奋地望着高雅澜说,“miss高,很抱歉,录节目那天我们酒店有重要外宾,所以任是我找来帮你的。”

    一抹疑虑萦绕在高雅澜眸底,mark对着任鹿颂竖起了大拇指,“任,绝对是专业级的。如果我是评委,我会给他满分!”

    “谢谢!”任鹿颂欣然接受了mark的赞赏,又对高雅澜说,“mark跟我说了你这期节目的构思,我也在家琢磨了会,我们现在就开始讨论吧。”

    心底保持观望态度的高雅澜,已经默默打算了再找一个顶尖糕点师帮她去录节目。

    然,任鹿颂像是做了很多功课一样,直接就当着高雅澜的面,把他所修改的直接画出来,还提议着,“高小姐,不如我们现在做一下试试,我们配合一下默契,还可以看出哪里需要改进的。”

    “好吧”,高雅澜碍于面子不好拒绝,她想着大不了到时候再找机会请别人。

    当白雪公主的婚纱翻糖做出来之后,高雅澜倒是很满意,任鹿颂似乎很懂女生的心里,用巧克力在婚纱裙摆下面裹了一圈,让整件圣洁婚纱都笼罩上了一股活泼之气。

    还有其他小细节,比如在头纱上也用细巧克力围成了各式小巧的花,使得原本一板一眼的婚纱翻糖蛋糕笼罩上了一股浪漫的氛围。

    “任叔叔,想不到您是真人不露相啊”,高雅澜赞赏道,她心里渐渐对任鹿颂改观了,可是她另找帮手的心还是没有断掉。

    “能帮带到你就好”,任鹿颂做起蛋糕的是很严谨认真的,他细心问高雅澜,“那些地方是你不理解的,或是不会的,现在学或是改还得及,我听mark说,这次是全程直播呢,可千万别出岔子了。”

    “好,任叔叔,这个腰身的地方我不太会,您能再给我讲讲吗?”高雅澜觉得无论换不换帮手,她要做的这个婚礼蛋糕的初衷是不会改变的。

    只因为,那个乔依然是个婚礼都未曾举办过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