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任鹿颂出没-私人婚-
私人婚

第479章 任鹿颂出没

    就在乔依然绘声绘色跟蔡媛媛讲刚才她是如何识破高雅澜是顾澈前女友的时候。

    助理导演过来了,他客气地跟蔡媛媛说,“蔡小姐,我们导演想亲自给你怕赛前喊话的片段,还麻烦您移驾过去。”

    像是生怕蔡媛媛不肯过去一样,他还委婉地说着,“刚才陈熙熙她们可是我拍的,我们导演现在可是很少亲自掌镜了。”

    听起来像是很不错的样子,蔡媛媛扬了扬下巴,心里想着这个导演还是有点眼力界的呀,知道她肯定会夺冠的,但是她又猛地想起了一些东西,“那个高雅澜是谁拍的?”

    “也是我们导演”,助理导演有些不情愿地说着,他可是听说了这两人可是不对付的两位。

    导演可是千叮呤万嘱咐,一定不能得罪其中之一的谁,可是凡事总有先来后到吧,不是得罪蔡媛媛那就是得罪了高雅澜。

    “那你为什么不先让我去录”,蔡媛媛那尖锐的声音才落下,乔依然就发现了助理导演那为难又后悔忍不住打他自己嘴的样子。

    “一般大牌的都是压轴的”,乔依然解着围。

    眼见着蔡媛媛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助理导演连忙顺着乔依然说的话,“对,这位美女说的对。”

    马上,蔡媛媛神色一顿,画风一转指着助理导演说,“赶紧去拍,少勾搭小女孩,那是我大嫂。”

    “原来是大嫂啊,幸会,幸会”,助理导播朝着乔依然伸出了友好而又感激的手,但是被她巧妙地躲过了,她朝他笑笑,又扶着蔡媛媛的胳膊好生劝导着,“注意态度,态度,还有眼神。”

    犹豫刚才说话太多,乔依然觉得有些累,就没有跟着去,而是一个人坐在化妆室闭着眼休息着,轻轻地抚摸着腹部,在心里跟宝宝说着,“宝宝别怕,爸爸不会不要我们的。就算爸爸不要我们,妈妈也不会让你吃苦的,别怕,宝贝。”

    她有点后怕刚才那么生气,会不会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会不会动胎气。

    这时,方胜男正在走廊上安慰着高雅澜,“雅澜姐,那些难听的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你可千万不要因为别人说的话就来否定你自己,你在我心目中可是很神圣的存在。乔依然说的话太难听了,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一想沉默寡言的方胜男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这让方胜男很是意外与吃惊,她笑着安慰方胜男,“谢谢你相信我,我很满足,我肯定不会为了一些无谓的言论就来否定自己的。”

    “雅澜姐,你难受就跟我说会,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你别什么事情憋在心里,那样很难受的”,方胜男也弄不动这些痴男怨女的感情关系,只知道她认识的姐姐被人说了很难听的话。

    “我真的没事”,高雅澜的声音有些伤感,还有些难过,她闭了闭眼,又按了按眼角,像是有泪滴滑落一般。

    随即,她美眸一睁,又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这些一连串的短暂动作,让方胜男不由得更加同情高雅澜了,“雅澜姐,你想哭就哭吧,我借你肩膀。”

    “哈哈!胜男,你一转眼你也成大姑娘了,这么多年了”说到了这里,高雅澜忍不住低头停顿了一下。

    此情此景,落在满心担忧的方胜男眼里就像是在哽咽一般,“雅澜姐,你别难过了,为了那种人,不值得。”

    在方胜男心里,其实对乔依然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推测,只是她不愿意看见她哥哥心爱的女人被人欺负了。

    “胜男,你别那么说依然,你也知道她年纪还小,可能是我说的话惹她不开心了”,高胜男眸底露出了欣喜的微笑,看样子乔依然也不过如此嘛,连从来都不说是非的方胜男也忍不住说她不好。

    顾澈身边的人不喜欢乔依然,这是高雅澜开心的,而且还是从小就格外崇拜顾澈的方胜男,这是不是足以说明,顾澈并没有那么爱乔依然,或是压根就不爱。

    正高雅澜得意之际,方胜男挑了挑眉,苦涩一笑,“她就是不懂事,不识大体,前几天还一大早上抽了顾总一大嘴巴,害的顾总脸上的手指印几天才消。”

    “那阿澈有没有事?他岂不是很生气,该不会打依然了吧?”高雅澜只是想知道顾澈处罚乔依然没有,这样问才显得她的目的不是那么明显。

    顾澈居然被乔依然打,这个乔依然未免也胆子太大了吧,她难道都不怕顾澈吗?

    对于上次顾澈被乔依然打的事情,现在都成了保镖圈子里的谈笑风生了。

    高胜男可是经常被其他兄弟打趣,“老大,现在你保护的太太才是顾家的老大,顾总挨打了还一声不吭地就走了。”

    眼前的高雅澜眼眸中是那么期盼得到很多关于顾澈的消息。

    “顾总没事。”

    “没事就好”,高雅澜舒心地拍了拍她的胸膛,像是心里头放下了一颗大石头一样,她又蹙了蹙眉头看着方胜男说,“就算阿澈对她的爱足以让她肆无忌惮,她也不能如此放肆啊?”

    如此直白的话语,高雅澜说完,就定定地看着正在思考的方胜男。

    顾澈和乔依然之间是否真的就像是方睿霖那样说的,是她无孔不入的呢?

    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谁?”方胜男感觉有个人逐渐靠近了,那人的脚步声有点鬼鬼祟祟还很陌生,这让她很快就提高了警惕。

    “雅澜,是我”,任鹿颂慈祥地跟她们打着招呼,“我打扰你们一下,雅澜,有点急事。我跟你商量一下,很快,不耽误你俩聊天的。”

    转头,任鹿颂那副慈祥温和完全无心机的脸就朝着方胜男说,“小伙子,你等我们一分钟,马上就好。”

    看到眼前的任鹿颂,专业果断的方胜男第一反应就是乔依然会不会有危险,她急匆匆跟高雅澜倒着别,“雅澜姐,我们以后再聊。”

    刚才阿壮可是在电话那么着急,这要出个什么事,她还真法子跟顾澈交待了,也愧对她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