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不得不已的妥协-私人婚-
私人婚

第481章 不得不已的妥协

    不见了?

    乔依然不见了?

    她怎么会不见了,不是还有方胜男吗?

    那边的安保他可是昨天亲自去电视台,他还亲自跟保镖们安排了所隐藏的地点,还有监控的盲点。

    怎么可能会出事呢?是不是蔡媛媛又在跟乔依然闹别扭了。

    可是蔡媛媛的语气又是那么的紧张与焦灼,他一手按下了方胜男的电话,一边跟蔡媛媛说着,“让他们好好祈祷你大嫂没事,否则,他们通通都要陪葬。”

    他的声音通过电磁波传到手机里的时候,蔡媛媛的手机已经是免提状态了,高雅澜想要争辩些什么,却又听到了顾澈的声音。

    他又用着命令的语气,又像是某种鼓励,讲着电话,“媛媛,我不管你的对手是谁,节目给我继续录,你大嫂要你得到的东西,不许少拿!我不会让你大嫂不会有事的!”

    “调头,马上去新广电中心”,顾澈毫不犹豫地对小黄说完,就挂掉了蔡媛媛的电话。

    当顾澈听到方胜男的声音从另一部电话里传了过来,“顾总,对不起,太太不见了!所有能找的地方我们都找了,而且监控也没有看见太太。”

    “知道了!”顾澈正打算挂掉了方胜男的电话时,那边的方胜男直接犹犹豫豫才慢吞吞说着,“我怀疑是任鹿颂干的,虽然发现太太不见的时候,任鹿颂是在我眼皮子底下。”

    “任鹿颂!”顾澈只觉得心里那根最近松掉的弦又被生生拉紧了。

    他的小妻子被抓走了。

    被陆松仁和任鹿颂抓走了。

    他尽然让她的小妻子落入了虎口。

    陆松仁在不知道乔依然是他亲生女儿的情况下,究竟对怎么对乔依然,他不敢想。

    但是他能肯定的是陆松仁是为了他妹妹陆宝珠,对他做出了反攻。

    “顾总,要不要报警?”方胜男实在是无计可施了。

    “不用,多找点人盯着任鹿颂,还有陆宝珠的公寓”,警察一旦干扰进来,只会让这个陆松仁待在s市的时间更长了,这是顾澈最担心的。

    一直开着车不敢出声的小黄,见顾澈挂掉了电话,他才敢缓缓开口,“顾总,我刚没接唐助理的电话,他说今天的会议很重要,是海边城最后定标的关键时刻了。您不可以不出席的”

    小黄的声音越说越小了,是因为车里的气压已经低到让他快呼吸不过来了。

    这个唐助理,就不会自己联系顾总吗?

    小黄听着这电话,像是太太出了什么事一样。

    一边是太太,一边是事业,这么难为人的活,干嘛指使他去干啊,这不简直是要他逼问顾澈,“你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啊。”

    车里的气压是越来越低了,小黄手足无措地握着方向盘,车速也是越来越慢了,他不知道现在是该调头回去,还是该继续去新广电中心。

    这顾澈不说话的几秒时间里,让小黄怀疑起时间是不是已经禁止了。

    “唐浩宇,作为我的助理,你自己看着办”,顾澈直接把手机给丢在了座椅上,那锐利能看透人的鹰眸又盯着小黄的后脑勺说,“半瘸的腿是不是想变成全瘸。”

    尽管车内气压越来越低,但是小黄发现,只要顾澈开了口,他就轻松了起来,“顾总,您坐稳了,我一定以最快速度飞驰过去新广电中心。”

    乔依然今天手机落在了家里,此刻压根就无法追踪到她的信号路线,顾澈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在心里跟乔依然说着,“老婆,对不起,我不该把陆松仁逼得这么紧,我不该让你出事的。”

    他松了松领带,他发觉他的手都在颤抖,他在怕,怕陆松仁心狠手辣对乔依然不测。

    怕陆松仁如愿之后,仍不肯放掉乔依然。

    不要,他不要乔依然遇见不测。

    他宁愿乔依然恨他一辈子,也不要乔依然有事。

    虽然他怕陆松仁一声不吭就把乔依然带走了,可他更怕乔依然就此丧命了。

    “岳母,如果陆松仁再联系你,你就把依然的身世告诉他”,顾澈按了按太阳穴,又垂眸望了望他胸前的领带,这会不会是乔依然这辈子最后为他带打的领带。

    “阿澈,不可以,我不可以说出去的,说出去,我这个家就散了”,柳正荣压低着声音,但是着急的语气丝毫不减。

    他何尝不怕他的家散了,可是现在已经这样了,他不敢多想,他脑子里全是陆松仁对乔依然施暴的场景。

    “他抓走了依然”,顾澈痛苦地说完,“我现在尽快想办法去救依然。”他要抢在陆松仁联系他们之前就救出乔依然。

    这个女人,还有她以后的人生,他不允许现在这种幸福的状况发生任何的改变。

    随之,他就挂掉了电话,他要赶紧去联系了一些私家侦探,还有某些行家。

    柳正荣恍恍惚惚地听着手机只剩下“嘟嘟”音了,她急忙地给陆松仁打了电话,却无人接听。

    她脑海里顿时就混乱了,那些陆松仁威胁她的话全部在脑海里响了起来,“乔志远睡了我老婆,我就睡她女儿。”

    “畜生,不允许,不可以!”柳正荣依旧拨打着陆松仁的号码,可惜就没被接通过了,她便给陆松仁发了一则长短信,可临到最后的时候,她还是把乔依然是陆松仁女儿的话给删了。

    她在赌,赌顾澈能尽快救出乔依然,也在赌陆松仁对她的感情,乔依然和她年轻时那么像,当年只要她哭,陆松仁就不忍心动她,甚至连话也不敢大声说。

    乔依然那么胆小,一定会哭得更凶的,陆松仁说不准就不会动她了。

    可是她又觉得现在的陆松仁不是当年那个温润如玉的陆松仁了,正当她纠结要不要告诉陆松仁真相的时候,她手机接收到了一则短信。

    屏住呼吸的柳正荣,咽了咽口水,看着那信息,她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老天爷,是不是故意要这么作弄她。

    为什么二十三年前,那么狠心欺负过她一次之后,还不肯放过她,她究竟是做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