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蔷薇花的线索-私人婚-
私人婚

第482章 蔷薇花的线索

    美女与厨房的直播现场上迎来了一个尊贵的客人,顾澈。

    电视台台上跟在他后边,又不停道歉着,“顾总,太太的事,您放心,我们一定给您一个完美的交待,人不会就这么没有的。”

    “不要声张出去。”顾澈的语气冷冰冰的,他整个人的气场让周遭的人都不敢大口呼吸,所有人都看着他,生怕他突然发火问责下来。

    “是,是,顾总说的对,我早已经嘱咐过手下的人了,要他们不要跟外面胡说八道,您放心,自从发现太太不见后,我就让保安仔细检查每辆出去的车辆,应该很快就会找到太太的”,台长只觉得他心脏都快跳停了。

    光天化日之下,就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给劫走了,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人要找不到,这个责任就得他负上了。

    “这节目还有多久结束?”顾澈目不转睛地盯着高雅澜那个料理桌,他口袋里握紧的拳头恨不得马上冲过去狠狠揍一顿任鹿颂。

    可是他不能,他的小妻子还在他们手里。

    “还有一个半小时?”台长冷汗涔涔地摸着汗,“顾总,这节目可是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这要突然停止直播,传出去势必会对蔡小姐不利。而且,上级领导也很关注这个节目。”

    怎么就让这节目遇上了这么个事呢,台长觉得他云起是在是太背了,他也就只有三个月就要退休了啊。

    真是倒霉时候,喝水都塞牙啊!

    顾澈把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我要买广告,下段广告安排进去,马上。”

    “我,我马上安排”,台长指使着身边的副台长赶紧去操作了。

    关乎到以后台里吃粥还是吃肉,各个部门都尽全力配合着。

    当dl的广告插播进来后,顾澈直接朝着录制现场走了去,他丝毫都不顾及现在正在网络直播,或是他知道陆松仁此刻是正在看直播的。

    高雅澜望着顾澈一步步朝他们走过来,她扯掉了领口的麦,又把身边的摄像机统统让他们移走了。

    “阿澈,难道你不相信我吗?依然她是知道了我们以前的关系,她生气了,她躲起来了。”

    那锋利如刀刃的鹰眸的注意力全在任鹿颂身上,他连余光都没看高雅澜,这让她心里很受挫。

    “任先生,这种两败俱伤的事情,希望您劝陆先生少做”,顾澈在气势上一点也没有任何畏惧,他与生俱来的贵气,使得他跟任鹿颂说话的感觉,像是在吩咐任鹿颂一般。

    老狐狸的任鹿颂,好奇地望着高雅澜,又疑惑地问,“雅澜,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顾先生这语气像是在怪我呢?我可什么都没做。”

    狐狸尾巴都露出来,还能这样子装,顾澈眯了眯眸子,他语气带着威胁,“尽情享受你这最后一个半小时,这辈子你可能就这么点时间了。”

    那眸底那毫不掩饰的杀气,让高雅澜不惊打乱了很多工具。

    “阿澈,你”高雅澜想追上去,又被任鹿颂给拉住了,“雅澜,可能是他们使得计谋,千万不要意气用事跑掉,他们是在耽误你比赛。”

    就那么看着顾澈和身后的保镖离开了录制现场。

    台长和网络公司的人,害怕刚才出什么意外,就着急地在刚才顾澈出现的地方全部都避开了。

    这个大头条他们都不敢抢,一旦抢了就意味着得罪了最大的衣食父母了。

    顾澈坐在刚才乔依然坐过的椅子上,他看着那杯子外面沁出来的水,还有那皮座椅上,遗留的鲜红的血印,他心里堵得难受。

    这一切的证据都显示了乔依然是被人给挟持走的,她身上还受了伤,他一定要快速地找到她。

    “依然,你别怕,老公一定会尽快找到你的。”

    那座椅后背上的血迹,只在地上残留了几滴,就追踪不到踪迹了。

    “这栋楼从现在开始不许进出”,顾澈摸了摸那桌上的水滴,又摸了摸那水杯。

    杯身还是热的,外面的水滴已经凉了。

    人还在不在这栋楼也不一定了?

    “一群废物,太太不见的时候,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看到”,顾澈很想砸了眼前的水杯,可那是他小妻子最后留给他的东西了,他双手颤抖着摸了摸那杯子,又放下了下来。

    “顾总,对不起,是我不该离开太太的”,顾澈好像懂了什么一样,“是高雅澜故意缠着你吧,你真是糊涂,她跟任鹿颂勾结在一起了,能是什么好东西。”

    要不是,顾澈此刻极力控制着他的脾气,他不能让愤怒扰乱了他的大脑,影响他的判断。

    纵使方胜男很想解释,可现实压根就不允许她解释什么,她的过错,实在是不愿意连累了别人。

    “我想起来了,阿壮,他说他看见太太打开门的时候有辆道具车路过,太太还帮忙那个老人推了推车,他还打电话问过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看着太太做体力活我也不帮忙,当时我不在现场,我就让小林过来帮我看着太太了,一定是那辆道具车的问题。”

    警察这时候也来了,他们按照阿壮和方胜男的说辞和大致描述,就开始全力去追踪那辆手推的道具车,还有那个老人了。

    最后,警察带走了乔依然最后使用的水杯,因为要比对着水杯上除了乔依然以外的人的手印,顾澈想要留下那个水杯,却又只好眼睁睁看着那个水杯被带走。

    当所有人全力去找那辆道具车的时候,顾澈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他解开了西装外套,双手撑着腰,绕着这个化妆室走了一遍,这个化妆间并没有什么异常,三条化妆间的道子,左边角落里,堆满了各种戏服,还有杂物,那上面堆满了灰尘,也不像是有动过的痕迹。

    警察正在勘测中,他们现在正在检查天花板有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头,有发现”,一个年轻的女警着急地叫了起来,“这个戏服,这里有鲜红的血滴!”

    顾澈连忙赶过去,他望着那血滴的左下方,还有一块破布,那是乔依然今天所穿的那条粉蓝色裤子,那个裤脚的卷边还有她最爱的蔷薇花纹。

    她曾经在日记里写着,“我喜欢这世界上所有的蔷薇花,更想收集各种各样的蔷薇花,每当我看到衣服或是笔记本,还是餐具,只要有蔷薇花纹,我都会买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