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发现工具-私人婚-
私人婚

第483章 发现工具

    “头,天花板这里也有发现,是一双女人的平底鞋”,男警察小心翼翼把鞋子从天花板上拿下来,又递到了顾澈面前,“是顾太太的鞋子吗?”

    这双鞋子是那个陈琳娜专门为乔依然特意打造的适合扁平足穿的时尚功能鞋。

    “是的”,顾澈看了看那左右两个鞋子的字母,一边是写着“dl”,一边写着“yr”。

    “鞋子就算有同款,yr是我太太名字的缩写,也很难有重复的”,他望了望那天花板和地面的高度,那个弱小的女人究竟遭受了什么,鞋子在天花板这里,裤子的碎片又在那堆杂物里。

    负责这次行动的段局长也丝毫不敢马虎,“顾先生,看的出来这是有计划而为之的。”

    随着段局长的话,顾澈看向了他,眼见着段局长和手下把那对杂物给挪走了,那比人还高的杂物后面竟然是一道老旧的门。

    “嫌疑犯故意给我们两个信号,就是想要干扰我们。让我们为难他们劫持顾太太的路线,作案的不止一个人,甚至是好几个人。”

    “我觉得是从天花板走的,因为就只有座椅上有血迹,刚才你们仪器勘测,血迹也只在这附近出现了”,顾澈判断着,他毫不犹豫地就翻上了天花板。

    “追!”段局长带着手下连忙紧跟着顾澈,又让一部分手下穿过那道门跑了过去,现在不能放过任何线索。

    方胜男和阿壮也带着保镖兵分两路跟着警察追了去。

    顺着那黑暗又难闻的天花板的隔层,顾澈仿佛听见了乔依然无止境的哭声,还有她叫“救命”的声音。

    她那么胆小,会不会被吓得昏过去?

    那群人会不会嫌她太吵了,打她?

    他们会不会封住了她的嘴,把她绑起来拖在地上走。

    顾澈感觉他的脑袋都要炸了,他匍匐着身子总算爬到了头,那边有一块砖是松动的,他用力地推开了。

    “砰,砰,砰”,一阵砖头转上水管清脆的声音,让顾澈心里不经胆颤了一下,他手心里尽是汗了,他甚至不敢往下看,生怕看到熟悉的她。

    这瞬间,他竟然希望陆松仁的人最好身手是最敏捷的,这样乔依然就不会摔下去了。

    三秒之后,顾澈总算探着头往下看了去,“还好她不在,还好不在。”

    跟在他身后的段警官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安慰着,“请相信我们能很快找到顾太太的。”

    顾澈茫然地点了点头,他发现他此刻心里竟然希望干脆就不要找乔依然好了,直接告诉任鹿颂,乔依然是陆松仁的亲生女儿好了,让陆松仁带她去泰国好了。

    这样就能保证乔依然的安全了。

    他只想要她还活着。

    当他顺着那沾满铁锈的大水管滑下楼的时候,他的思绪渐渐回笼了。

    若是让她跟着陆松仁回泰国了,那一定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她那么尊敬爱戴乔志远,那么抗拒那么恨她亲生父亲。

    若是乔依然知道了那年的事情,她一定会胡思乱想来否定他们的感情。

    他仿佛看到了日后乔依然每天生活在炎热的泰国哭着思念着s市的亲人,哭着恨着他。

    那样的生活,她不会开心,她只会郁结在心。

    “不可以,不可以让依然伤心,不可以让她难过,更不可以让她哭,也不可以让她离开我,答应过要护她一辈子,只要活着就一天都不能少。”顾澈站在原地看着那深深浅浅的脚步印子,还有那细细的车轱辘印子。

    “这应该是三轮垃圾车的印记”,顾澈俯下身瞟了两眼,他和警察一起在四周正在找寻着印子消失的痕迹。

    看着警察兵分几步去找嫌疑目标的车辆了,顾澈心里有个强烈的声音在呐喊着,“顾澈,你不可以认输,不可以懦弱,更加不可以放弃依然,你们约定好了要在十一月份去正式登记的,男子汉大丈夫,不能食言。”

    “我们锁定了目标,再去调监控出来对比一下,会有新线索,顾总,你要跟我一起去看监控吗?还是留在现场跟我手下一起寻找那辆垃圾车。”段局长觉得越不会如此就轻易找到人的,若果这么容易,别人就不会花费如此心力来劫持人了。

    顾澈站在原地,什么话也没有说,从乔依然小时到现在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如果要转移早就转移了,不会停留这么久。

    他就是不死心,“我再找找”,他跟着警察一辆辆各个角落的垃圾车找了个遍,可惜没什么发现。

    在录影大楼外的监控里,同样很巧合,能拍摄墙外那个大水管的摄像头统统是坏的。

    这个陆松仁,早就布置了这次绑架事件,而他明明让人做了那么多安保,竟然还是让陆松仁钻了空子。

    一股子无力感让他很是难受,这个陆松仁,除了在亲情上让他无法小觑,就连陆松仁的实力也是让他琢磨不透。

    蓦地,顾澈看到了天上一架直升飞机正在航怕着什么,他眯了眯眸子,这或许会有收获。

    ————

    在一个环境清幽又远离人群的海边村庄里,乔依然慢慢苏醒了。

    “呃,呃,呃”,这是她苏醒后第一个反应,她身上有一股嗖嗖的味道,让她难受到恨不得把昨天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同时,她又觉得肚子很空,很饿,手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

    “宝宝,别怕,爸爸会来救我们回家的”,乔依然蜷缩在角落里,她抱着腿,紧紧护着她腹部,她恐惧地望着这个房间,脑海里翻腾着昏迷前的景象。

    当时,她很累,也很渴,就起身去饮水机倒水喝,她听到了外面“霹雳啪啦”的响动,还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喊着,“哎呦,摔死我这把老骨头了。”

    放下水杯的乔依然,打开门,就看点了一个推着满是道具的老人,正艰难地佝偻着背在地上捡着那些塑料花。

    “大爷,我帮你吧”,乔依然也没多想,只是单纯看到老人家弯腰很吃力想好心帮忙而已。

    老大爷没做声,继续捡着地上的塑料花,乔依然蹲在地上帮他捡着,当他们捡完了那几朵塑料花,老人家缓缓地开口,“姑娘,你帮我把这个小桌子给拿下来一下,行吗?里面有些戏服,我要拿进去化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