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侏儒小女孩-私人婚-
私人婚

第484章 侏儒小女孩

    “好,是这个小的四方桌吗?这是拍古装片的桌子吗?”乔依然好奇地问着,当她把桌子给拿下,就看到了那些旧旧的沾满了灰尘的衣服。

    “是啊,这是拍清装宫斗戏”,说话的声音是一个声音清脆的女人。

    乔依然害怕地往后退了两步,疑惑不解地指了指车里,“有人?”

    “有人”,老人家点了点头,那皱巴巴瘦的脸上没有一点肉了,让人看见就觉得很可怜,他打开了那个车子正对着乔依然的一个门。

    从那个门里看过去,那堆衣服还是由一个个子小小的,看起来像是有侏儒症的女人抱着,“你好,漂亮姐姐。”

    “你好”,乔依然心里虽有一些惶恐,但还是微笑着回答着,她还候着腰轻声问,“需要我帮忙吗?”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这么袖珍的人,以前她也在电视上见过这样子的人,心里总归是觉得特别很可怜,同时也很佩服他们坚强不息的生活态度。

    “请借过一下,我腿短,又抱着这么多东西,我需要跳下去”,侏儒女孩声音很小,很轻。

    乔依然立马就给她让了道,她吃惊地看着那个侏儒女孩从那个道具车里抱着一堆灰尘为极重的戏服像玩杂技一样地跳下来了。

    那弱小的身子,伸手很是灵敏便捷,她从道具车上下来的时候,就是抱着头,像是早就打算好了要扮作一个圆球状跳下来一样。

    她滚动的时候没有声音,而且进了化妆室的时候,乔依然发觉她很灵活地就单腿站了起来,就抱着戏服去放置了。

    “这是我孙女,小童,也是一个特技演员”,老人家一边关着那两扇小童出来的门,一边跟乔依然解释着。

    正是那两扇门,阻挡了不远处的保镖视线。

    “很棒,很厉害,爷爷,你是不是好自豪您孙女这么有本事”,乔依然是发自肺腑地感叹着。

    老人家腼腆地点了点头,“我先走了,希望小童没有打扰你。”

    “怎么会呢,爷爷再见”,随手关上了门之后,乔依然就看见了小童正勤快地扫着地上的灰尘和破碎的玻璃杯。

    还没等乔依然说完话,小童就开口了,她声音虽然是成年化,但是说话的语气和语调就跟小孩子一样,童稚极了,“谢谢姐姐,我给你倒杯水喝,好不好呀!”

    “谢谢”,可能是太久没见过幼儿园的小孩,也可能是肚子里面有个小宝宝,乔依然看小童的时候都留露出了母性的光辉。

    很快,小童就给乔依然倒了一杯水,还请她坐在椅子上,要给她按摩。

    方才跟高雅澜的那番争辩已经让乔依然有些筋疲力尽了,她就欣然接受了小童的建议了。

    才喝了一口水,乔依然就觉得眼睛迷迷糊糊了,也感受到身后的力道越来越重了,那个小童面目狰狞地出现在了镜子上。

    “你们是什么人?这水有问题”,乔依然的眼睛已经睁不开,趴在了桌子上,她的手也已经丝毫没有力气了,但还是极力地在四周摸着能够反抗或是袭击小童的东西。

    “救命”,乔依然只觉得喉咙发出来的声音,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嘶”,一股钻心的疼,让乔依然都发不出声音了,她在空气中闻到了血腥味。

    迷迷糊糊之际,她的手花尽全身力气在四处摸着,希望能够给顾澈留下什么讯号。

    “走,赶紧,要不然人就回来了,我们只有三分钟的时间。”

    “我把这里的血迹和灰尘擦干净,你们先走。”

    这是乔依然听到的两个人对话,她就被人给拎走了,她耗尽全身力气地用那破口的手在抓着什么,她摸到了一个厚实的东西,就狠狠地捏了捏,尽量使她的血残留在上面。

    之后的事情,她就想不起来了,一觉之后,她就在现在这个地方了。

    这个房间外的环境很优美,窗外都是撑天大树,窗子没有防护栏,但是外面有三个皮肤黝黑的人守着她。

    其中一个就是那天她开车撞到的黄帽子,“你们干嘛要抓我,放我出去。”

    “她醒了”,黄帽子的声音对着对讲机说着。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是不是想威胁顾澈?我压根就不是他太太,你们别想着他会做出妥协的,做生意就各凭本事,没本事就别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乔依然现在只想尽快出去,肚子里的孩子她一定不能让它有事。

    黄帽子直接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从那打开的窗子对着乔依然砸了进去,“死三八,上次的事情还没跟你算账。”

    “啊”,乔依然忍不住尖叫了出来,她躲着那石头。

    可那黄帽子的手法实在是太准了,尽管乔依然看着石头过来的时候,她在躲,可是那石头还是砸中了她的胳膊,隔着几层衣服,她都能感受到那块被手头砸中的地方此刻是红肿了一片。

    那种疼到心尖上的感觉,使得乔依然害怕极了,她飞快地躲在了窗台下,又迅速地起身把窗子给锁起来了。

    在她锁窗子的时候,那个黄帽子手里拿出了一把亮晃晃的匕首,像是在警告她什么一样。

    “哗,哗”,几声,乔依然把窗帘又给锁上了,正当她警觉地想去锁房门的时候,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端着吃的东西进来了。

    “我不吃,我要回家”,乔依然想从门口跑出去,可那个面色狰狞的黄帽子又出现了。

    “你吃还是不吃?”黄帽子拿出了亮堂堂的匕首,在手里把玩着,“不吃,就来给我这把匕首练练,买回来还一次没用过呢,哈哈!”

    黄帽子的胡子乱糟糟的,看到他,乔依然只觉得很恶心,很恐怖,这个黄帽子简直跟电视上那些变态人一样。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乔依然知道他们想要要挟顾澈,应该不会危及她生命的。

    黄帽子的脾气很差劲,直接拿起中年妇女手上的面包塞进了乔依然的嘴里,也不管她吃完没有,就又把一整杯牛奶倒进她口里了。

    然后,他就把牛奶被子给摔在地上了,“不如,我切你一根小拇指送给顾澈,给他报个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