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死亡讯号-私人婚-
私人婚

第485章 死亡讯号

    在广电中心上空盘旋的那架飞机是一架专门散发广告的广告机。

    那架飞机是受一个新开火锅城的邀请在整个s市范围内散发广告,并还现场拍摄了广告散落的高空环境。

    在那火锅城的摄像机里,警察和顾澈都看见了,一辆垃圾车在那水管下方接应着,那垃圾车突然就消失在镜头里了,几秒之后,就有一辆黑色的货车在新广电中心后门突然飞驰了起来,而那后门口就挺着那辆垃圾车。

    “顾总,我现在马上回去局里,好好追查这辆车的下落”,段局长着急地跟顾澈说着,又犹豫着一会才说,“待会我的人给整栋人录完口供后,就得放他们走了。”

    这弦外之音就是不能长时间扣押别人,那不符合规矩,顾澈慵懒地抬了抬眼皮,“我只是会会故人而已。”

    “行”,段局长率先就回警局去了。

    现在距离乔依然失踪已经五个小时了,顾澈觉得他自己很没有用,才找到了一条线索,而且这条线索能有多少用,他也不知道。

    这种无能为力,有力没处使的感觉让他很难受,他的小妻子至今还下落不明。

    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陆松仁找人绑走了她。

    美女与厨房早已结束了,最后结果是以蔡媛媛独自参赛获得了冠军而结束的,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从始至终都仇视着高雅澜。

    网上的舆论现在是一边倒向了蔡媛媛,都说她是**自强又聪慧的新女性,靠一人之力就打败了其他都有帮手的人。

    很难得,她才得到了她梦寐已久的赞赏,她凭着乔依然纠正她的态度,赢了她们讨厌的高雅澜,可是她心里很不踏实,甚至很害怕。

    他们现在的所有人不得离开现场,因为乔依然还没有找到,就连他们去洗手间,也有黑衣保镖跟着。

    等了许久,顾澈才来,外人看他,并看不出他有哪里不同,但是蔡媛媛能看到顾澈不曾摆在面上的恐惧。

    “乔依然,你一定要好好给我活着回来”,蔡媛媛在心里骂着乔依然,她不能再看着他阿澈哥又沉浸在悲伤中十几年。

    上个十五年,乔依然你治愈了他的悲伤,如果你出事了,让他下半辈子怎么活。

    “高雅澜你这个贱女人,给我老实交待,你跟这个老头子,把我大嫂弄哪里去了”,这是蔡媛媛自从节目结束后,第五次打骂高雅澜了。

    前面四次,高雅澜没有太过明显的反击,但是都能很轻而易举地躲到了别人身后。

    可是现在,她却不再让别人挡着她了,她就任由蔡媛媛对着她砸鸡蛋,砸容器。

    那玻璃做的鸡蛋缸,硬生生砸到了高雅澜的脚边,那溅起的玻璃屑子,都划伤她的小腿。

    “血,雅澜你流血了,蔡媛媛你够了,你是不是想闹出人命”,mary是一点也不嫌事情被闹大,今天这场比赛高雅澜输了,这让她心里很不痛快,就希望找机会让高雅澜能再次成为舆论宠儿。

    “人命!”顾澈重复了这两个字,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就朝着任鹿颂踢了一脚。

    “啊!”

    “啊!”

    “血!”

    现场的人纷纷捂住了眼睛,他们眼睁睁看着身材魁梧的任鹿颂被顾澈踹倒在那玻璃碎屑上了。

    “任先生,你的人命也挺矜贵的”,顾澈冷嗤着,“依然,她现在在哪里,想必你也不会说。”

    任鹿颂脸上的眼镜都摔在了地上,他手掌和身上全被玻璃碎片沾满了,他依旧是那般从容地笑着,“顾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也很担心依然的下落,毕竟我们也是相识一场。”

    “你心里比谁都清楚”,顾澈对身边的阿壮使了一个颜色,阿壮便架起了任鹿颂,“任先生,我送你去医院。”

    “顾先生,你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你总是这么暴力,依然她不见了,很可能是她害怕了,她跑了,她曾经可是不止一次跟我哭诉过你的暴行”,任鹿颂笑并没有太大的不一样,“她最近就跟我哭诉,说你不让她见我。”

    可他眸底那一闪而过的诡谲,让顾澈更加的愤怒了,也让顾澈一下子冷笑了起来,“任先生,看样子你需要去看精神病。”

    那些误会解除了的现在,顾澈倒是很有信心乔依然绝对不是为了这个原因,她答应过他,要跟他领证,举行婚礼,生属于他们的孩子。

    “这是不是任先生和你表哥对你们自己没信心的表现呢?”顾澈把任鹿颂插进玻璃碎片的手,给他紧紧合成了一团。

    身旁的人看着任鹿颂的手里不断流着鲜血,他们心里害怕出事,也不敢上前去劝住,警察也早已经录完口供走了。

    明明是疼得钻心,而任鹿颂只是皱了皱眉头,冒出了一丝冷汗,他紧咬着唇看着顾澈,“顾先生,还是误会了。”

    “嘿嘿,任先生,下个项目,我们一起投资一部戏吧,如果到时候你还活着”,顾澈旋即又扭了一把任鹿颂的胳膊。

    那骨骼分离的声音回响在整个摄影棚里,嘴里忍不住发出害怕声的人也捂上了嘴,生怕下个顾澈会对付的人就是他们了。

    害怕惹祸上身的人们,低着头,一副他们都没看见,他们什么也不知道,千万不要追究他们责任的样子。

    顾澈扯过胸前口袋里的手帕把手给擦干净之后,就仍在了任鹿颂脸上,“白色的布似乎跟任先生的脸更配。”

    言毕,他快步地路过高雅澜,一丝停留都没有,就牵着蔡媛媛的手大步走了。

    白色的布?

    旁人随便一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人脸白布一遮,那不就是停尸间的尸体了。

    这种威胁,让人毛骨悚然,坐立不安。

    “阿澈”,蔡媛媛小腿上还鲜血淋漓的,她跟在顾澈身后,却被顾澈的保镖毫不客气地挡住了。

    被顾澈把手捏的生疼的蔡媛媛不敢吭声,她知道他在担心她,也害怕她再出事,“阿澈哥,大嫂会没事的。我最近都待在家里哪里也不会去的,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