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和她断了吧-私人婚-
私人婚

第486章 和她断了吧

    “长大了!”顾澈停下脚步,细细观察起了蔡媛媛。

    她长得越来越像他妈妈了,如果他妈妈活着,现在是不是也会好着急儿媳妇不见了,是不是也会这样安慰他。

    “阿澈哥,你不要难过,乔依然她那么讨厌,她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的”,蔡媛媛憋不住眼泪,直接抱着顾澈哭了起来。

    她一定会回来的!

    一定会回来的,她那么讲诚信的人。

    她可是说过会给他养老送终,会给他生很多孩子,她答应过会带孩子们去怡乐商场的游乐场去玩的。

    顾澈拍了拍蔡媛媛的背,又扶着她的肩膀继续往前走着,“你回家去陪陪云姨和依然的爸妈,老人家一定会胡思乱想的,我先去警局看看。”

    “好,阿澈哥,你也要小心点,乔依然还等你照顾她呢,她那么笨,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让她怎么办?”蔡媛媛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那个高雅澜,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蔡媛媛回到家的时候,整个家里都死气沉沉的,当他们看到门口进来蔡媛媛后,就没有其他人进来的时候,别墅里的气压又低了好多。。

    接连几天顾澈都在外奔波着,寻找着一切陆松仁可能藏身的地方,可他始终找不到她。

    犹豫一会之后,他回了顾家老宅。

    一如往常一样,浩浩见到顾澈回来,就毫不犹豫地冲向了他,跟他撒着娇,还不停地舔着他冰冷的手。

    “浩浩,哥哥这次又食言了,下次一定带依然来看你好不好?”顾澈闭着眼,紧紧抱着浩浩,他眼睛涩涩的。

    “嗷嗷”,浩浩也伸出爪子拍了拍顾澈的肩膀,像是在安慰他一样,又舔了舔他下巴上的胡茬。

    顾思楷看着顾澈的车子进来后,就进了书房。

    自从上次因为乔依然的事他们闹得不欢而散后,顾澈就再也没回过老宅了。

    人上了年纪,就是格外希望儿孙经常回来看看,虽然顾谦那个开心果每个周末都会过来看望他,可这压根就替代不了顾澈不来看他的遗憾。

    书房里,顾澈直接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来意,“陆松仁还活着,您自己注意点。”

    这几天顾澈满心扑在寻找乔依然的身上,他差点忘记了陆松仁的目标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整个顾家、乔志远。

    而且陆松仁已经接连报复了乔志远,还有他,他担忧着年迈的爷爷会遭遇不测。

    毕竟,当年的事情,他爷爷才是主导人。

    书房里沉默许久,只听得见窗外树叶被吹动的声音。

    “你见过他?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阿澈,你和依然搬回来住吧”,顾思楷犹豫良久,闭上了眼,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欠了人家的,总要还的。”

    居然还活着?

    那么急的海水也没淹死他?

    那天下着那么大的雨,警察也没能打捞起他全尸,只打捞起他的衣服和鞋子了。

    顾思楷那布满皱纹的眼睛,看着顾澈那布满血丝的眼睛,还有他嘴角几天没刮的胡子,他心里觉得不妙,“阿澈,他是不是为难你了?你让他有事冲着爷爷来,当年你还只是小孩子,这不关你的事,爷爷会赔偿他的。”

    “他压根不要,他就是回来报仇的,蓄谋已久,现在他已经抓走了依然”,顾澈一口气说完,他每个人说一次乔依然被抓走了,他心里就像是在被刀割一样。

    “难道他不知道那是他亲生女儿?”顾思楷疑惑重重,“这会不会是陷阱呢?会不会是他们两父女合谋来一举打垮我们顾家。”

    “您自己小心,我先走了”,顾澈丝毫都不怀疑乔依然,他现在也没空跟他爷爷去解释什么了,“依然,她不会。”

    凝着眼前这个小伙子的肩膀越来越厚重了,顾思楷心里除了担忧还老怀安慰了不少,他在顾澈就快走出书房的时候,主动问及,“我也会要人去找依然的,阿澈,这段感情你断不了,我帮你。”

    “爷爷,您还是管好您自己吧”,顾澈只感觉现在又多了一个新的敌人,他一定要在他爷爷前面找到乔依然,要不然就算她从陆松仁手里活着出来了,也会被他爷爷给藏起来的。

    “如果还想我回海乾,您就不要那么做”,为了乔依然,他什么讨厌的事情也不能排斥了。

    ——

    这天,蔡媛媛睡醒后,一下楼就看见了乔依然的父母对着一个礼品盒子不停抹着泪,哭着,他们已经哭到了泣不成声,云姨也双眼红红地安慰着乔氏夫妻。

    乔志远想伸手去抱那个盒子,可是他又很怕的样子,最终就那么面如死灰,捂着心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是什么?”蔡媛媛心里有着很不好的预感,她抬头看着看着云姨泣不成声,想说些什么,可云姨哭哑的嗓子却发不出声了,就不停对着蔡媛媛比划着“不要打开的”的手势。

    只可惜,蔡媛媛手快的打开了那礼物盒。

    “啊”,一声惨叫以后,蔡媛媛就撞到了身边的椅子,直接摔到在了地上,她脸色惨白地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有眼泪不停地往下流着眼泪。

    过了许久,蔡媛媛忍着心里的害怕与恐惧,家里现在只有她一个年轻人了,纵使外面有成群的保镖,可他们终究是外人,最多只能保证他们的人生安全,却保障不了他们内心里的恐惧。

    “畜生”,柳正荣才看了一眼那盒子,她心里满是悔恨,她后悔怎么就没有早告诉陆松仁,乔依然是他亲生女儿,他怎么可以这么毫无人性。

    手机自从短信发出去之后,她正犹豫着要不要赌一把的时候,就收到了短信发不出去的提示了。

    “喂,阿澈哥,你现在可不可以回来,有人送东西来了,还给你带了一封信来了”,蔡媛媛佯装镇定地把那礼物的盒子给盖起来了。

    她颤抖的声音,让顾澈心都揪成了一块,他着急地问,“信里说什么了?”

    “呜呜”蔡媛媛看着那沾满了血迹的信,实在憋不住眼泪了,信上说,“你,知道,知道该怎么做的。那信上”

    蓦地,隔着手机,蔡媛媛就听到了撞车的声音了,“阿澈哥,阿澈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