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誓死护宝宝-私人婚-
私人婚

第487章 誓死护宝宝

    第487章冒险护宝宝

    乔依然不敢吃他们准备的东西,她怕有毒,怕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宝宝,你别怕,再忍忍好不好?再忍一忍爸爸就会来啦”,乔依然躺在床上,用那只缠着纱布的手轻轻摸了摸腹部。

    她可以再忍上几天,可是宝宝呢,它还那么小。

    不愿意这个孩子在顾澈还不知道的时候就保不住了,那他日后知道了一定会活在愧疚中的。

    不要,她不要他不开心,更不希望他难过。

    这事压根就不能怪他。

    都是那群不走正途的人尽做些歪门邪道的事。

    乔依然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撑在身上勉强坐了起来。

    她现在很虚弱,饥肠辘辘的她,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肚子很饿,不敢吃他们给的东西,她这几天都是靠着喝自来水维持生命的。

    已经三天了,顾澈还没找她和他们的宝宝,她心急开始急了,但也相信顾澈最后一定会找到他们的,她不可以失望,更不可以难过。

    可是无力的她还是忍不住流下了害怕与想念的眼泪。

    明明一切是那么美好,她总算可以赢了顾澈的前女友,可为什么会遭遇这种事情,为什么,她想不通。

    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乔依然没给门外的人回应,不到两秒,就有人推门而入了。

    “吃饭了”,又是那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女佣人。

    又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这几天,乔依然不肯吃,那个黄帽子便会硬塞食物灌水给她喝,但都被她统统吐出来了。

    她绝对不允许肚子里的孩子出事。

    乔依然喝了两口水,体力有了一点点的恢复,她踉踉跄跄地扶着洗手间的门,朝外走着。

    她的步伐很轻,轻到那个保姆以为她不在这个房间了。

    那个着急的女佣人大声嚷着,“不好了,不好了,顾太太跑了,跑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一个让乔依然既熟悉又反感极了的粗狂声音,很快就出现在这个房间了。

    这是黄帽子的声音。

    现在的乔依然对这个声音有着本能的反感与害怕,她往后躲了躲,还尽力地想关上洗手间的门。

    “臭娘们,你想跑”,乔依然的头发被这个黄帽子给拽着了,他一点也不客气地就把乔依然甩在了地上。

    吓得乔依然赶紧用手捂着肚子,生怕着地的时候伤到了这个跟着她吃苦的小家伙。

    “呼,呼”,乔依然的后背撞到了沙发的边,后背很疼,疼到她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她两只手一直护着肚子,索性肚子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你想干什么”,乔依然才回过神来,就发现了一个穿着白色大褂带着口罩的男人,他手上还拿着打点滴的工具,“来人啊,救命啊,要杀人啦,救命啊。”

    “救命啊,有没有来救命啊!求求你们赶紧来救救我。”

    她的哭声很大,也很无力,此时正在别墅二楼房间的陆松仁阖上了眼。

    当年他跟柳正荣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就浮现在他脑海了。

    那年,一个冬日的夜晚,柳正荣骑着自行车在一个没有路灯的地方,掉入了一个没有井盖的下水道。

    当时,柳正荣也是这样无力地大声哭着。

    这两母女竟然声音也这么像,陆松仁在房间里踱着步子,眸底那狠戾的凶光一直没有消失。

    “哼”,黄帽子一步步朝她靠近,又单手把她的胳膊拎起来,直接又丢到了床上,看也没她,就对他身边的说,“保证她不死就行。”

    保证她不死?

    那肚子里的孩子呢?

    会不会有事?

    他们难道想弄死肚子里的孩子吗?

    可是她压根就没有让他们知道她怀孕了啊?

    趁着那个白大褂跟黄帽子交流的时候,乔依然慌乱想坐起身伺机而跑的时候,又被黄帽子给按下了。

    “死三八,你就死了这条乱跑的心”,黄帽子按着她的手,又敦促着白大褂,“赶紧给她打点滴。”

    “是”,带着口罩的白大褂像一具机器人一样。

    乔依然可怜兮兮向他求救着,“医生,我不打针,我求求你千万不要给我打针,我不要打针,这针是不是有问题?他们是坏人,他们非法抓了我,你千万不要跟他们同流合污了。”

    只可惜,医生并没有给她任何回应,就连他们四目相接的时候,乔依然也看不出来他眼中有一丝情感,也就更看不出来他对她会有的那一丝恻隐之心了。

    眼见那针已经被医生撕掉了保护层,乔依然手背上也被涂上了碘酒消毒。

    她仿佛听见了死亡的钟声,也听见了一个婴儿的哭声。

    当她感觉到冰凉的液体通过那尖锐的针流进她体内的时候,她绝望地盯着天花板看了一眼,就立马拼尽全力反抗着。

    纵使她的手被禁锢着,她也是咬着牙,尽量使她的手背撞上什么,最好是把那枕头给撞出来。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黄帽子的声音有些着急了,又厉声对医生说,“赶紧给我处理好,留活口。”

    活口?

    他们不是想她死?

    可谁知道这药究竟有没有问题,乔依然不敢赌,她怕这药要不了她的命,但是能让她肚子里的宝宝丧命。

    “休想,不放了我,我就死给你们看,我看你们怎么勒索顾澈”,乔依然说完,就开始耗尽全力咬着她的舌头。

    很快,她嘴角就开始有血水往外流了,那血腥味,让乔依然心里有些踏实。

    她只能搏一搏了,这一搏,说不准能保住这个可怜宝宝的命。

    这是她跟顾澈的第一个孩子,她一定会好好守护住得。

    “你这烂命,也就顾澈稀罕”,话虽然是这样说的,可是黄帽子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把乔依然的嘴巴给撬开了,又让医生赶紧给乔依然看了看她的舌头。

    房间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陆松仁站在门口说,“让她活着,随便她吃些什么,打针就算了。”

    接收到这个信号的黄帽子,让医生给乔依然处理好伤口后,就把乔依然给拉起来了,“你也听见了,你这条命还有点价值,想吃什么,说!”

    在心里总算轻松舒了一口气的乔依然,她厌恶地瞪了一眼黄帽子,“你很恶心,别碰我。”

    门外的那个人很显然就是他们的头,虽然他说的话暂时帮了她,可她还是觉得反感。

    黄帽子想发火的时候,乔依然又开腔了,“我想吃院子里的柚子,柿子。”

    她的声音突然就洪亮了起来,但仔细听,还是能听到她的无力感。

    正打算上楼的陆松仁,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口味都跟柳正荣一样,只是可惜这是乔志远的种。

    院子里,乔依然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掂了几个柚子的重量,又吃力地摘了一个满意的下来。

    她看着她那个包裹着纱布的手,手依旧很疼,她把那个硕大的柚子放到了黄帽子的面前,“给我剥。”

    “再给我掰个玉米”,乔依然看着一辆车从这个别墅开出来了,她感觉有道目光一直在盯着她看。

    与此同时,一直想发火的黄帽子,看了那辆车也不敢发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