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她的小拇指-私人婚-
私人婚

第488章 她的小拇指

    陆松仁一个人开着车,他把车窗全部打开了,他不知不觉地就把车子开到了当年他跳海的地方。

    那年,不会水性的他,被逼无奈的他,从一栋烂尾楼纵身一跃。

    带着黑色礼帽的陆松仁,站在那海边给柳正荣打了一通电话。

    正担忧地坐在餐桌上等着顾澈回来的柳正荣看着那串陌生号码,她第一个反应就是陆松仁,她神色紧张地把手机铃声按掉了,只留下一句,“我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了,我出去接个电话。”

    “正荣,你女儿比你年轻时还要漂亮,她在我这里过

    得很好”,听到柳正荣声音悲怆极了,也听见了乔志远带着哭腔的声音,陆松仁心里有些痛快。

    这两个狗男女,竟然早就勾搭在一起了,亏他以前待柳正荣那么好,又把乔志远当亲弟弟看。

    “你个禽兽,赶紧放了我女儿”,柳正荣发现无论她走到哪里去,都有保镖紧紧跟着她,以至于她说话的声音不得不压到最低。

    “我寄给你女婿的礼物,他看到没,如果明天还没有我满意的结果,就会有下一个礼物了”,陆松仁还记得当年这里还荒芜一片,压根就没有什么高楼大厦,也没有这种柏油马路。

    一晃眼,就23年了,什么都变了。

    那封血淋淋的信,还有那半截手指头,柳正荣想起来,就觉得老天爷不开眼,“陆松仁,你迟早都会遭到报应的。”

    “难道我还没遭到报应吗?我老婆跟人跑了,生了那么一个可爱漂亮的女儿”,陆松仁笑得轻蔑恶心极了,“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不是说说而已,我年纪也大了,再晚几年,我怕我生不出来了。你女儿生出的女儿一定更可爱更漂亮。”

    “陆松仁,你知不知道”正当柳正荣打算说出乔依然身世的时候,顾澈的车子已经开到了别墅的门口了,她咬牙对着电话低吼着,“你做梦,我女儿很快就能回来了。”

    “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天真,我还没这么快打算放你女儿走”,陆松仁直言不讳后,就挂断了电话。

    “喂”,柳正荣只听到那“嘟嘟”声了,她看了看手机,又大声喊着“阿澈,你等等”,顾澈看她晃了晃手机,便先朝她走了过去。

    “陆松仁打电话给您了,依然怎么样了?您有跟他说依然是他女儿吗?”生怕被人听到他们的谈话,顾澈朝保镖们挥了挥手,不让他们跟在身后。

    柳正荣悲切地流着泪,摇了摇头,“还来不及说,他就挂断了电话,阿澈,你还是没有依然的音讯吗?”

    只见顾澈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根据线索找了几个地方,但还是没找到人。”

    这个陆松仁也是狠心到家了,他表弟任鹿颂被顾澈扣在手里,他竟然能纹丝不动。

    “岳母,我们进去吧”,顾澈原本还打算嘱咐柳正荣几句,可是家里人全都跑出来了,他便不方便再说些什么了。

    进了别墅的客厅,顾澈望着其他人预言又止的样子,他咽了咽口水。

    “阿澈哥,你就看这封信好了,这个盒子没什么好看的”,那血淋淋的手指头还萦绕在蔡媛媛的脑海中,让她觉得既后怕又恶心。

    她抢在顾澈前面把那个礼物盒子给抢走了。

    顾澈本来没多想,可是听着那盒子轻轻的晃动声,他耳朵动了动。

    那封沾着不少血迹的信被蔡媛媛用一个牛皮信封包了起来,当她递给顾澈的时候,他接过,却并没有打开看,而是转而从蔡媛媛手里用力地夺过了那个礼物盒。

    他那锐利如x射线的鹰眸,带着不容拒绝的眼神瞟了一眼蔡媛媛。

    那种不容蔡媛媛说不的劲头,比以往每次都强烈不少,甚至蔡媛媛还感受到了一股彻骨的寒意。

    “阿澈哥,你不要看,不要!大嫂她一定会没事的!”蔡媛媛阻止的同时,早已泪流满面了。

    会没事吗?

    顾澈只感觉胸口堵得慌,陆宝珠都还在他手上呢,陆松仁又怎么敢轻举妄动。

    若是没事,这礼物盒子里的小东西又是什么东西呢?陆松仁不会这么好到给他送礼物吧。

    他只觉得喉咙发紧,一种无以名状的感觉包围着他,他毫不犹豫地揭开了那个礼物盒子。

    随着礼物盒打开的同时,一股阴森寒凉的感觉也跟着向外扩散了。

    蓦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就随着那礼物盒子的打开而向外散开了。

    一个血淋淋的小拇指就那么赤一果一果地呈现在所有人包括顾澈的眼里了。

    顾澈只觉得眼角有一股暖流划过,心里突然就被砸出了无数个窟窿。

    这个小拇指是依然的吗?

    依然,她还活着吗?

    “不要,阿澈,不要看”,云姨吃力地踮起脚,想捂住顾澈的眼睛,却被他推开了。

    云姨呜咽了起来,她脑海里还记得十五年前那个单薄的少年目睹他妈妈那种残忍离去的方式,她不愿意看到十五年后的顾澈又再次受到打击。

    老天爷,能不能开开眼。

    “阿澈,依然一定会吉人天相的,你不要太担心了,她那么善良”,云姨已经泣不成声了,她哭到已经不能自已了,蔡媛媛也低着头呜咽着安慰着云姨。

    这十五年来,顾澈是怎么在痛苦中渡过的,云姨比任何人都清楚,好不容易守到了小太阳一般的乔依然,却又遭遇了这档子事。

    云姨的阻拦和蔡媛媛的拉扯,并没有让顾澈放弃继续看礼物盒子的小拇指。

    只见顾澈面色铁青地凝了那根小拇指好一会,才抽出了胸前的手帕,可惜那血迹时间太长了,已经擦不掉了。

    他的手已经从微微发抖变成颤抖不止了,“拿酒精来。”

    依然,对不起,守护不了你。

    妈妈,对不起,你的儿子实在太没用了。

    一抹杀机在顾澈的眸低停留下来了。

    他接过蔡媛媛递过来的棉签与酒精,仔细擦拭着这个小拇指,那白嫩的肌肤越看越让他心里的狠戾加深了一次。

    陆松仁,这次,是你自己宣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