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第一次正面交锋-私人婚-
私人婚

第489章 第一次正面交锋

    顾澈从一开始手心里的颤抖到把这个占满血迹的小拇指清洗干净后,他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不是依然的”,他顿时觉得这个小拇指恶心无比了,他连忙盖上了盖子。

    他额头还残有薄汗,他还来不及擦干净,就摊开了他的左手,带着高兴与欣喜的眼神看着乔志远,“岳父,您看,这个小拇指是左手是不是?”

    这时候,顾澈忍着恶心,又把那个礼物盒子给打开了。

    老泪纵横的乔志远,抹了抹眼泪,看着顾澈把那小拇指朝内的部分朝上。

    “是,是小拇指,我们依然的手,依然”很快,乔志远就泣不成声了。

    他的哭声回响在空旷的别墅大厅里,一直憋着泪的其他人在听到哭声后也忍不住哭出了声。

    顿时,别墅的一楼客厅里就有着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不同程度的哭声了。

    “岳父,难道您不记得依然左手小拇指有个月牙的凹痕吗?这不是我依然的小拇指,不是她的”,顾澈的声音还带着点兴奋。

    “我看看”,乔志远这时候也顾不上恶心不恶心了,他仔细看了看那小拇指,肤色虽然是和乔依然一样的,可是真的没有凹痕。

    没有凹痕,没有凹痕,没有凹痕。

    “我们依然还活着,她还活着”,乔志远又哭了,这次是喜极而泣,他把那桌上沾有血迹的信递给顾澈,“阿澈,他们想干嘛,你赶快按照他们说的做,我只要我女儿活着回来。”

    这刻,乔志远才切身体验到了一斤豪门深似海的苦楚了,他大女儿差点就连命都没有了。

    自从乔依然出事后,他就在心里责怪着他自己,如果不是他那么没用欠了那么多钱,他也不会忍心看着乔依然嫁入顾家,更不会有这次绑架了。

    “信上说的,我会照做,那是在保证依然安然无恙回来的基础上,要不然他们谁也不想活着离开s市”,顾澈冰冷的言语里,毫不掩饰着他的杀气。

    根据柳正荣接收到陆松仁的电话信号,可惜探测到的地方是一个公用电话厅。

    狡猾的陆松仁!

    为了尽快拯救乔依然,顾澈已经拖了很多人很多路子去找寻陆松仁的下落了,可情况不理想。

    他一边还在积极寻找乔依然,一边让沈博文撤销了对陆宝珠的蓄意谋杀指控。

    任鹿颂在赖柏海的私人医院里养着病,他依旧是那副不懂顾澈在说什么的样子,他还忧心重重问着赖柏海关于乔依然的下落。

    赖柏海虽然不清楚整件事,但是能被顾澈要求他“特殊照顾”的人,他觉得这个任鹿颂势必是还有那么一点用。

    对于乔依然被绑架的事情,赖柏海在心里祈祷着乔依然千万不要出事,也不敢让顾澈知道乔依然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好兄弟要当爸爸了,可是他赖柏海不能说,万一乔依然回不来,他不愿意顾澈这辈子都沉浸在悲伤与悔恨中。

    年少保护不了自己妈妈,成年后又保护不了自己老婆和孩子,这种打击会让这个看似无坚不摧的男人崩溃的。

    他作为好兄弟,鼓励着顾澈,“阿澈,你放心,童养媳会完好无损的回来的,我也拜托我舅舅帮忙了,你也知道他有不少做偏门的朋友。”

    “谢谢”,这两个词是顾澈最近最常讲的,无论是有用还是没用的信息,他都会机械地跟人致谢。

    陆宝珠谋杀罪被撤销的罪名并没有让陆松仁满意,他在二楼踱着步子思考了很多。

    即使这个官司打下去,陆宝珠也会要坐好几年的牢,她会不会再次神经衰弱。

    毕竟现在的陆宝珠不再是20多岁的年轻人了,她的身体还受得了吗?

    律师说陆宝珠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很差,嘴里只会说着,“我要给哥哥报仇。”

    “宝珠,你放心,哥哥不会让你坐一天牢的”,陆松仁目光很坚定。

    最后,他凝着在别墅后院里地里正扯着柚子的乔依然,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顾澈。

    此刻的顾澈正在交通局和段局长一一比照着嫌疑人。

    因为有着乔依然上次撞车留的资料,还有顾澈对黄帽子长相的拼图。

    所以,黄帽子那一行人的资料到时很快就查到了,现在他们正在一一排查他们会出现在什么区域。

    那群人中,黄帽子是最活跃的了,可是自从乔依然被绑后,他就不曾开车出街了。

    他们正在判断着黄帽子最近藏身的地点会是哪里,他们已经有个几个可疑的地点了。

    段局长正部署着让手下的人去一一搜查。

    顾澈以为是其他人查到了什么有用的消息,他赶紧去看信息的时候,就看到了乔依然那天消失的时候那件白色外套,还有裤脚镶着蔷薇花边的牛仔裤。

    照片上的她虽然只有背影,但很明显她已经瘦了一大圈,那消瘦的背影就像一击皮鞭甩到了顾澈脸上。

    在他正准备回电话过去的时候,他手机进来了一个电话,是一连串的陌生乱码号码。

    “是陆松仁”,顾澈等着身边的警察做好监听的准备工作,他才接通了电话。

    “顾澈,你何必把简简单单的事情弄的这么复杂,你放了我妹妹,我放了你老婆,有些事我会一件件再慢慢跟你算”,陆松仁对着乔依然的背影比划了一个枪的手势。

    “我说不准一个不高兴,就会‘蹦’地一下,哈哈!”陆松仁又拿着望远镜看了看远处,最后又看了看天空中翱翔的小鸟。

    “你不敢,因为你妹妹的命还在我手里,我能让控罪消失,就能让控罪再出现”,顾澈在脑海里思考着要如何跟他周旋,“何况,我们现在是2:1,暂时还是我领先。”

    “哈哈!果真是顾思楷的孙子,跟他一样奸诈,不讲人情味,我看你也是老婆可以千千万的人啦,这个老婆不要就不要算了,反正你们还没正式领证”,陆松仁故意在激怒顾澈,“我这是在帮你扫清障碍,赶紧去物色新的顾太太吧。”

    如果顾澈不在乎乔依然,又怎么会在外面弄那么打阵仗呢,这个顾澈是个情种,至少是非乔依然不可的那种。

    他要是没有十足把握,又怎么会绑架乔依然来要挟顾澈呢。

    “我先放了任鹿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