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猜中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490章 猜中了

    明明顾澈的心里就急的要死,可他说的话并没有流露出一丝担忧,甚至连诚意也不是很足。

    他是在尽力扭转着局面,他必须要占着上风,才能保证乔依然能尽快完好无损地回来。

    另一方面,他也在拖延时间,只要说话时间够长,就能利于检测出陆松仁的具体位置。

    “我会让你有诚意的”,陆松仁直接拿起手边的一个小盆的仙人掌直接对着楼下的乔依然砸了过去。

    “啊,唔。”一声凄惨的叫声回响在上空中。

    “要杀人吗?是谁在偷袭我?”正在啃着柚子的乔依然,嘴里还塞着一瓣柚子,她说话让人听起来口词不清。

    而电话这端的顾澈,就只听得清楚乔依然的害怕的尖叫声还有花盆落在了地上的声音。

    根据那花盆落在地上的间隔时间,顾澈能推断出,陆松仁是站在高处砸着乔依然。

    “但凡我太太只要是伤了一根手指,我都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顾澈丝毫都不掩饰他对乔依然的紧张程度。

    听完这句话,陆松仁直接把手机朝着乔依然的脚边扔了下去了,“顾澈的电话,你跟他说说,你每天在这里是怎么过的,你每天被迫吃的些什么,你让他好好心心疼你。”

    这是乔依然第一次看清楚这个绑架她的主谋,她不禁打了个寒战,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唐装,整张脸也是黑呼呼的,比黄帽子的肤色还要深上几个号。

    她惶恐不安地看了看楼上那个像恶魔一样的花白头发的男人,又看了看身边的黄帽子,她担心他们说话不算数,就抢在他们反悔之前就捡起了电话。

    听着顾澈在电话里着急唤着她,“依然,依然,你还好吗?”

    乔依然的心里的委屈与难过全部都无法控制了,她想好好跟他诉诉苦,她脑海闪过理智的想法,她现在一定要尽快跟顾澈说清楚她在哪。

    她一定要把这个宝宝给好好保护好,一定要好好地生下来。

    乔依然一步步远离着黄帽子,她加快了语速,“老公,我这边三面环山,一面环海,是个小村庄,我住的这个房子里”

    不等乔依然把电话讲完,那个黄帽子就一把夺过了电话,乔依然看着他愤怒的脸,不停地往后退着。

    她还不停嚷着,希望顾澈能听清楚,“院子里有柚子树,还有柿子树,还有”

    黄帽子感觉手上的电话还没完全挂掉,电话里还有着顾澈正大声喊着,“依然,你别怕,我一定会尽快救你出去的。”

    “做梦吧”,黄帽子吼完后,就把手机关机了。

    乔依然恐惧地看了看黄帽子,又跟着黄帽子的视线看着楼上的陆松仁。

    楼上的中年男人看她的眼神是多种复杂的愤怒,像是要用眼光杀死她一样。

    这个中年男人,严肃着一张脸,又加上他肌肤格外的黝黑,为这个人的阎罗王气质增添了不少气质。

    “走!”陆松仁朝着黄帽子挥了挥手,乔依然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大脑的血顿时就倒流了。

    “你放我下来”,乔依然扯着她手能够到的树枝,“我才不要走。”她刚刚跟顾澈描述了这里,顾澈一定能找到她的。

    这要一走,又不知道要何时何地找到她了。

    黄帽子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回答她,在半路上又把手机扔进了海里。

    一直对着手机叫着“依然,依然”的顾澈,他无力地合上了只剩“嘟嘟”的手机。

    “他们具体的地方在哪里”,顾澈心里很着急,但强大不让人拒绝不了的气势还是在的。

    “杨树湾”,段局长在地图上给顾澈指着那地方。

    “走”,顾澈丝毫没犹豫,就转身阔步跑去了停车场,在他上车的时候,冷静了片刻,“段局,这个地点他们像是故意暴露的,看样子他们马上会转移位置了。”

    “那我们现在直接去其他可疑的位置,杨树湾就让我在外面的手下去跑,其他几个可疑的位置,我们也让人去蹲守着”,段局长直接上了顾澈的车。

    “榆树湾”,顾澈直接脱口而出了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相对于杨树湾,距离不近不远,而且还要更偏僻更隐蔽。

    顾澈不等段局长把安全带扣好,就启动了车子,磕得段局长忍不住想飚脏话,但为了维持形象,他皱着眉头说,“顾太太回来还需要你的照顾,注意安全。”

    在这种有了乔依然音讯的现在,顾澈又怎么会听进心里呢,他现在就想早点见到乔依然。

    他一路上都是把油门踩到最底了,段局长发现他竟然生平第一次晕车了,他咽了咽口水,把那股恶心给吞进去了。

    半小时后,警察和顾澈都到了杨树湾,他们保持着低调,开始了一家家搜索。

    而此时不远处的一个半山腰停着一辆普通商务车,陆松仁正拿着一个望眼镜带着笑意看着那那些穿着便装的警察,两个一组不停进出着那些房子。

    搜寻了整个村子,依旧没有乔依然的身影,甚至村子的各个出口都看不出来有车子驶过的痕迹。

    已经抵达了杨树湾的警察跟段局长反馈了信息,他转述给了顾澈,“杨树湾那边有村民证实,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些陌生皮肤黝黑的人出没过,但是他们不与村民来往。”

    “在那个顾太太所描述的别墅里,我们发现了一个还冒着热气的水杯。”

    “看样子就在这附近”,顾澈松了松领带,他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他们没找错地方。

    乔依然应该就是在这附近。

    此时正在半山腰用望远镜看着顾澈的任鹿颂,拽着乔依然,又用望眼镜放在她眼睛前,他声音带着戏虐,“看着你老公像个屋头苍蝇,是不是很担心,哈哈!”

    乔依然咬牙,她的手被绑着,但是她手已经握成了拳,她嘴上的胶布被扯开后,就开始了坡口大骂,“趁现在投降还来得及,要不然待会,你们就会死得很惨。”

    这时候再求饶,显然不会管用,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望远镜里的顾澈,不停地看着图纸,又不停地扯了扯领带,这是乔依然从来都没见过他如此烦躁不安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