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小心计-私人婚-
私人婚

第49章 小心计

    “鸭子先生,你在外面忙了一整天,手机应该也没多少电了吧,不如我帮你充充电。”乔依然笑的是那么纯真无害。

    她那双清澈见底的杏眸此刻闪烁着一丝胸有成竹的得意,男人尽收眼底,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手机。

    女人迫不及待地朝男人伸出手,“鸭子先生,我家里有好几个充电器,你就放心把你两部手机都交给我吧。”

    眼见着男人把两步手机拿出来,朝乔依然的手上递过去,她激动地伸出手想要把手机接到手,却见男人一手拿着一个手机,把屏幕点亮,“一个还有90%25的电,一个还有80%25。”

    这是什么人,这是什么手机,居然大半夜的还有这么多的电。

    他不是不分男女客人?

    业务应该很繁忙才对啊,他们都不给他打电话吗?

    看着女人的小算盘落空,男人心里神气着:小东西,跟你老公玩心计,你还嫩了点。

    把两部手机收进口袋后,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在桌上有节奏地敲击了几秒后,就站起身朝着大门的方向走着。

    “不要走。”他要是走了,她还要怎么删除视频。

    乔依然可不愿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她在心里告诉着她自己:今晚一定要把视频删掉。

    “想光顾我?”男人醇厚如大提琴般动听的声音响起。

    这个死不正经的鸭子先生,真讨厌,如果不是为了拿他手机里的视频,恨不得他脚上抹了油有多远就滚多远去。

    “不是。”乔依然假笑着否认,“鸭子先生,你能不能帮我去抓抓老鼠,我怀疑我厨房里有老鼠。”

    “老鼠?”这栋公寓的环境卫生,他刚刚可是在外面仔细观察过的,几乎不可能有老鼠,况且他们还住在18层这么高,这个笨女人就不能扯个正常点的理由吗。

    如了女人的愿,男人答应了,女人神色紧张地跟在男人身后,指着镶在墙上的橱柜说:“就在这个橱柜最上面那层,鸭子先生你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拿着,免得把你外套弄脏了。”

    “我衬衣更贵。”男人的回答让女人失望之极,“不如找物业过来。”

    “不……不用了。”她可不想让物业工作人员看到有个不是她老公的人在她家,到时候就有口难辩了,尤其是今天她跟鸭子还在厨房那样了。

    鸭子先生真是个祸害,真要早点跟他划清界限才行,要不然一定会出事的,女人抬头撞上了男人那如海洋般深邃的眸子,让她很想一探究竟。

    这女人傻是傻了点,至少眼睛没事,男人很是享受自己的小妻子望向他那种爱慕的眼神,“那我走了。”

    “不要走。”乔依然伸手拉住男人的手臂,他的手臂线条很是优美,肌肉匀称。

    大半夜,一个独居女人对一个男人说“不要走”,99%25的男人应该都会趁机留下,然后跟独居女人度过美好的一晚。

    可他却要走。

    “你还有钱光顾我?”男人清冷的声音冷嗤着,如果她小妻子让他不要走的目的是想跟他共度良宵,他倒是不会反对,只是这个女人的目的只是他的手机而已。

    “不是,你不要误会。”乔依然解释着,又担心男人不相信,“我结婚了,我就只会跟我老公睡。”

    这个答案男人很是满意,女人细细的手指捏着他的手臂,像是在按摩一样,很是舒服。

    倏地,眼见男人抽回了他的手,乔依然开始慌了,她瞅着厨房四周,想要借助一些什么来把鸭子先生给留下来,直到她看见了垃圾桶里的东西。

    “鸭子先生,你能不能帮我把垃圾带出去倒掉。”她扯过垃圾桶里的黑色垃圾袋,对着男人那宽阔的后背扔去,“不好意思,我手滑。”

    男人那质地极佳的黑色手工西装,整个后背都沾上了鱼鳞和鱼的内脏,这让一向有洁癖的男人受不了,把外套直接摔在地上了。

    他身上的鱼腥味让他也很难忍受,睨了乔依然一眼,语气憎怒,“给我那条新毛巾”,就径直朝着主卧的浴室去了。

    “对……对……不起,鸭子先生。”望着男人那笔直修长的腿匆匆离去,乔依然捡起那沾满鱼鳞的外套,摸出了两个手机,跟去了主卧,递了毛巾给男人。

    她紧张兮兮又开心地拨弄着那部她没检查的手机,还不忘用忏愧的语气对地浴室说着:“鸭子先生,真的对不起,衣服我会给你洗干净烫好的。”

    浴室里男人无奈地对着莲蓬头冲洗着身上那股难闻的鱼腥味,这个蠢女人总能出乎他的意料干出越来越蠢的事情,耍这种不入流的小把戏实在是太蠢了。

    浴室外的乔依然,脸色阴郁了,因为这部手机有密码,她压根就不知道密码,只好毫无头绪地在手机屏幕上按来按去,反复几次后,手机开启了验证功能,这让乔依然傻眼了。

    “真是到嘴的肉都给他跑了。”她烦躁地瞅着浴室的门,又焦急等着手机解除当下这次防护,她再试试别的密码。

    还没等她再试,浴室的门便开了,男人不着寸缕,从浴室走了出来,一步步朝着乔依然走进。

    他头发上还挂着水珠,蜜色的肌肤上全是晶莹剔透的水珠,在房间的灯光照射下格外的显眼,那健硕又匀称的肌肉看着便让人挪不开眼了。

    还有那如超大号版巧克力的六块腹肌,顺着那六块腹肌下面就是那性感的人鱼线,只是人鱼线下面黑乎乎的一团,还有那个好丑的怪物,吓得乔依然“啊”了一声,便马上转身去了。

    “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女人满脸通红,她的头像个拨浪鼓一样摇着头,否认着,“哐当”一声,她手里的手机也吓得掉在地上了。

    感受到男人越来越近的呼吸声,乔依然的心悬到嗓子眼了,他该不会又要对她动手动脚吧,她真的不能跟男人在她与顾澈的婚房里做出任何亲密的事情,那是对顾澈的不尊重。

    “让开。”男人让女人往一旁拉了去,他自顾自打开了衣橱,最后套上了一身黑色的休闲装。

    傻愣在原地的女人,依旧紧紧闭着眼,她如蒲扇般的睫毛在颤抖,脑海里却挥之不去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成年男人不着衣物的画面,那里真的好难看,她白皙的脸颊涨得更红了,她像是懊恼又像是后悔地不断啃咬着她的下嘴唇。

    男人饶有兴致看着他的小妻子那害羞又懊恼的样子,尤其是女人被咬得更加诱人的红唇,让他身体很是燥热,那个刚刚吓到女人的某个丑部位,正渴望着女人的安抚。

    “今天没机会了,她来大姨妈了。”男人在心里又像是对他自己说的,又像是对他某个部位说的,他在洗手间看到了她丢弃的姨妈巾了。

    忽地,乔依然只觉得她的下巴好疼,在她头顶响起了那股醇厚的声音,“想知道手机密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