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终于还是说出了真相-私人婚-
私人婚

第491章 终于还是说出了真相

    “老公”,乔依然隔着玻璃窗大声喊叫着。

    车子的隔音性,加上那距离又怎么能让顾澈听见呢。

    乔依然拿着望远镜满脸泪水地望着那那个伫立在一块大石头上的顾澈。

    “救我,救我”乔依然的嘴巴被人捂上了,马上就被人封住了口,又被一块大布给遮住了。

    几秒钟后,就连续有几辆车疾驰而过,那几辆车速度很快,乔依然感觉到她所在的车都被那疾驰而过的车快要震到山谷里了。

    她由于被人突如其来地按了下去,肚子折得很难受,她一直在心里安慰为着肚子里的宝宝,“宝宝,你看到了吗?那是爸爸,他正在找我们,你再忍一下好不好,乖孩子,爸爸以后肯定不会再让你吃苦的。”

    那几辆车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后,陆松仁直接把乔依然刚给拽下了车,他给顾澈打着电话,“往后转,看你九点钟的方向,这就是我的诚意,你的诚意呢?”

    又是一个新的号码,顾澈毫不犹豫地接了电话起来,他看到了那九点钟的方向,有两个人,站在山崖边的那个人已经有一只脚是踏空的了。

    “你别胡来,胡来你一定会后悔!”顾澈心里隐隐觉得那个悬空的脚是乔依然的。

    “后悔的人一定是你”,陆松仁雄厚的声音很不友好地说,“给你半个小时,要不然我手一松,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嘴巴仍被封着的乔依然,那泪汪汪的大眼睛,一直死死盯着陆松仁,她那双好看的杏眸里已经通红了。

    “呜呜”地呜咽声从陆松仁的手机里传到了顾澈的手机里了。

    “阿黄,我年纪大了,你来帮我拎着这个女人,我记得你的手今年好像动过手术是吧,听说经常没有劲?”陆松仁那猖狂的笑声,透过电话让顾澈心里发寒。

    段局长手里拿着望远镜,他又给顾澈递了一个,他已经开始了紧急部署解救人质的方法了。

    那望远镜里的乔依然,脸色已经惨白如纸了,这是她被绑架后,顾澈第一次看到她的脸,完全瘦到只有一双眼睛了。

    一向刚强的顾澈突然就被水雾模糊了双眼,他最爱的女人,现在已经命悬一线了,他却无能为力。

    救援再专业再天衣无缝,也有万一的可能,他不要乔依然有危险的可能。

    望远镜里,陆松仁依靠在那旧旧的别克车上,正似笑非笑地看着顾澈。

    顾澈咬牙直接说出了,“好,我答应你,马上要人把陆宝珠给放了,你不要伤害依然,你们赶紧离开s市,我保证从此以后都不追究你的责任,也不会让警察再继续。”

    顾澈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九点钟的方向的人,陆松仁的人他们是都看见了,可视他们都带着贴身的面具。

    “哈哈,顾澈你就不怕我接上我妹妹,带着你老婆一块回泰国,让你这辈子都见不上她,你老婆这么年轻死了是怪可惜的,给我生个一男半女我看挺好。”

    陆松仁死劲捏了捏乔依然白嫩的脸颊,这张脸他越看越恨不得杀死她。

    乔依然是他陆松仁最爱的女人跟他当做弟弟的男人私通生下的孽种,这个孽种就不该存在在这个社会上。

    在顾澈身边不停跟他小声转述着计划的段局长,感受到顾澈整个人要爆炸了。

    段局长看着顾澈握着手机的手都已经把手机捏的“咔咔”响了,那质量上乘的手机,仿佛下一秒就要破裂了。

    身边的其他人都朝着陆松仁他们所在的地方去了,原地现在就只有顾澈和段局长。

    “那是你跟柳正荣的亲生女儿,你个老畜生!”顾澈恨不得长一对翅膀飞过去拯救乔依然。

    “哼哼,你当我是傻子吗?我能没查过?”陆松仁还是忍不住看了看眼前的乔依然。

    她如果真是他女儿,那就说明老天爷还没丧尽天良,可是乔依然她不是,那些出生证明就足以说明这些问题了。

    把压抑在心里的秘密说出来后,顾澈无力地往后退了两步,他佯装镇定地跟陆松仁继续周旋着,他这次选择了激将法,“死人也可以验dna,只要你不怕后悔!”

    心里依旧一万个不相信的陆松仁,直接把手机摔下了山崖,又狠狠推了乔依然一把。

    “依然”,顾澈看着乔依然那件外套正在往下飘落着,他脑海里像放电影一般,那年他妈妈惨死的状况。

    他双眼顿时被泪水模糊了。

    他大脑像是短路了一样,他又再次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在他面前死去了。

    “依然”,顾澈无力地跪在了地上,他把头埋进了膝盖里。

    乔依然,你个小骗子,你说过要给他生很多孩子的,你还一个都没生,怎么就可以死。

    “不允许,不要“,顾澈抬起头的时候,发现了那件外套挂在了一个大树上。

    等了几秒,他并没有听到落地的声音,“段局,你有听到人落地的声音吗?我太太她是不是压根就没有被推下来?她还活着是不是?”

    见了很多人质被绑架的案例,段局长刚才在乔依然被推的那瞬间,眼睁睁观察着。

    “陆松仁又把人带走了”,段局长还没从刚才惊悚的那幕回过神来,他咽了咽口水,“那个陆松仁把顾太太往外推了之后,又伸手拉住了她的腿。”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顾澈像是灵魂被抽走了一般,他勉强地笑了笑,“虎毒不食子,依然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只是他们这辈子的缘分就要到此结束了,顾澈在心里反复问着,“依然,你还相信我是真的爱你吗?”

    段局长跟顾澈反馈着他下属的最近进展,说到了有下属堵住了那辆别克车,这些顾澈统统听不进去。

    他一个人开着车走了,段局长也松了一口气。

    被段局长堵住的那辆车里,只有一个本地司机,一问三不知。

    “又让他跑了”,段局长把最新情况打电话告诉顾澈的时候,顾澈正开着车,他点燃了一根烟,就朝着他妈妈的墓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