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她苏醒-私人婚-
私人婚

第492章 她苏醒

    第492章

    陆松仁把乔依然带到了s市的一处私密性极高的别墅区去了。

    山崖腿乔依然下山的那幕,把她直接给吓得昏迷过去了。

    趁着她睡着,陆松仁让医生给她抽血去做dna的检查去了。

    这二十几年都依靠着仇恨支撑下来的陆松仁坐在昏迷乔依然的床边,他心里竞一时不知道该有什么感觉了。

    在泰国逃亡的这些年,他耗尽全力,一天也不曾懈怠地往上爬,为的就是早日回来报仇。

    如果乔依然是他亲生女儿,那他以前对她做了那么多混账事,又是报复了谁?

    “陆先生,这个小姐需要换药了”,说话的是这个医生是s市的高级私人医院的柴医生。

    “好”,陆松仁站起身,把位置让给了柴医生,他往后退了两步。

    虚弱的乔依然打了一瓶药水之后,还没醒,dna结果也还没出来,陆松仁看着熟睡中一直紧皱着眉头的乔依然,他那冰封许久的心,有了一种无以名状的感觉。

    现在还不知道她究竟是不是他亲生女儿,他还没办法去相信顾澈说的那番话,毕竟当时情况特殊。

    私人医院来了两批医生,一批给乔依然抽了血之后就回球医院化验了,最后才留下了柴医生招呼乔依然。

    乔依然一直昏迷了大半天还没醒过来,期间陆松仁每隔一两个小时就会进来看看,问问情况。

    对于私人医院的医生来说,经常会有上门服务的客人,但是这位陆松仁,听说是大有来头的,据说是泰国最有钱的华商之一,最近泰国皇室还给他授爵了。

    这个陆先生无疑可以成为柴医生日后吹嘘的资本了,他也是格外的尽心尽责,“陆先生,这位小姐身上的伤势经过了简单处理后,只能说暂时得到了治疗,我建议有空的时候去我们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以免伤到了骨头。”

    伤到了骨头?

    陆松仁挽了挽袖子,他不由得想起了那山崖那惊悚的一幕,在他看到乔依然被阿黄推下的当下,他就害怕了。

    他心里明明就知道阿黄只是按照他的命令吓唬一下顾澈而已,并不会真的让乔依然死,可是他就是怕,怕这个乔依然万一真的是她的女儿呢。

    那时候,为了保证她不出意外摔下去,他直接冒险扛着她的腿就上了车。

    不知道她的腿有没有伤到。

    这么多年都是在男人堆中打滚的陆松仁,用手摸着乔依然腿上骨头的时候手也故意轻轻地摸着她的腿。

    刚才医生早已经给乔依然粗略地用手摸了一遍全身的骨骼,手上摸不出来骨头有伤,陆松仁有点不放心,现在非得亲自再摸摸。

    “她什么时候会醒?”陆松仁捏着她的右腿,他感觉她的小腿还没有他的胳膊粗。

    这个乔志远抢了他老婆女儿,竟然都不好好抚养她的女儿,他愤怒地捏了捏乔依然那细如竹竿的小腿。

    “嘶,嘶,疼,”,闭着眼睛的乔依然,嘴里小声喊着疼,她双手一直拽着被子,用力嚷着,“老公,救我,救我。”

    “她醒了?”陆松仁都没发觉他的步子已经迈得是那么急切。

    自从听顾澈说乔依然是他亲生女儿后,他发觉他心里对乔依然就没有那种痛入心扉的恨了。

    “还没有”,柴医生摸了摸鼻子才说,“可能是做噩梦了。”虽然他很清楚是陆松仁的力气用的太大,把乔依然给捏疼了。

    伫立在乔依然床边许久,也还是没见她醒过来,陆松仁摸了摸她瘦到骨头都要凸出来的下巴,“好好照顾她,她醒了再通知我。”

    “放心吧,陆先生”,柴医生有些不明白这个病人究竟是陆松仁的谁?

    如果是他老婆,他又看不出陆松仁对这个年轻女人那种来自于男女之间的爱意。

    如果是他女儿,他又觉察不到那种父亲对女儿的疼爱和宠溺。

    陆松仁走后,柴医生仔细观察了乔依然一番,她身上穿的睡衣倒是质地不错,看得出不是便宜货,而最让柴医生疑惑也是最让他眼前一亮的就是乔依然手上的四叶草形状的戒指。

    这个款式本来就是杂志款,需要去定做,而乔依然手上戴着的这款,又比以前在杂志上见过的要精致,钻似乎也看起来也质地好不少。

    一整夜,陆松仁都没有睡,dna结果也已经送到了家里,但是他还没有打开看。

    对于一个常年杀戮果断的沧桑男人来说,第一次听到了他有了女儿,他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涟漪,但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这是他女儿,他的人生到了现在,钱财和地位都有了,就是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也没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孩子。

    当他触碰到乔依然腿和她下巴的时候,他心里突然就软了下来,那种生怕弄痛她的感觉,一点点抽搐着他那颗毫无温度的心。

    “陆先生,小姐醒了,她把针头全给拔了,威胁着不放她,她就跳楼”,柴医生身边的小护士冷汗涔涔地跑到了陆松仁的书房,着急地说着。

    柴医生看着乔依然醒了,第一反应就是要来找陆松仁报喜,可他万万没料到乔依然醒了,直接就把针头拔了,还闹起了要跳楼。

    难道这个年轻的女人是被迫成为压寨夫人的?

    这有钱又有权的人还真是套路深,柴医生生怕好处没捞到还惹事上身。

    “小姐,你有事下来好好商量,好好说好不好?你刚才粗鲁扯针头的地方现在全是血了”,柴医生听到了那沉稳又厚重的脚步声,就开始故意撇清着责任。

    “被你们抓着也是死,还不如我自己跳下去来的实在”,乔依然心里很害怕,她的手紧紧握着那阳台的铁栏杆,她的腿已经有一只都放在空中了。

    这些人究竟是要怎么回事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他们全都不是好人,她不知道这次的药水会不会对腹中的宝宝不好,会不会要了那个小家伙的命?

    也不知道宝宝是男还是女呢?

    它爸爸也还不知道它的存在呢。

    乔依然越想心里越发委屈,她昏迷之前,隔着远远,她仿佛看到了顾澈无力地跪在了地上。

    他一定是忏愧救不了她。

    要不是这群坏人,顾澈也不会那么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