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亲情的奇妙-私人婚-
私人婚

第493章 亲情的奇妙

    小护士见陆松仁并没有马上跟她走,就又小声试探着,“陆先生,这要怎么办?那个小姐威胁着想跳楼。”

    “你先去”,陆松仁头也没抬,乔依然闹跳楼的这个举动倒是让他什么也没想,就打开了那份dna报告。

    “阿黄,你赶紧让人到楼下候着,乔依然要是伤到了哪里,你们都给我去死”,陆松仁一边朝着二楼跑着,一边吼着跟在他身边的阿黄。

    “是,我马上去”,阿黄看着陆松仁丝毫都不犹豫,他手上还拽着那鉴定书,他就在心里哀嚎了起来。

    阿黄忍不住摇了摇头,心里默念着,“糟了,这是老大的女儿啊,我之前还甩她好几个耳光了,这下子真要给自己准备棺材了。”

    手段极端残忍的陆松仁,阿黄只要一想就觉得毛骨悚然,他为了不酿成更大的悲剧,就敦促着手下们,“你们赶紧去给乔依然当人肉垫子,她要想跳,你们要么就接住她,要么就躺在地上当垫子。”

    “阿黄哥,我们明白了”,手下们虽然都面面相觑着,白天的时候他们中可是有人看着阿黄要推乔依然下山的。

    这变化太快了,让他们一下子很难接受啊。

    到了二楼,陆松仁并没有马上冲进乔依然所在的房间,他走进了乔依然隔壁的房间,他轻手轻脚地爬到了她那边的栏杆上。

    楼下的阿黄和其他的手下,惊讶地发出了声音,被陆松仁一个能活剐他们的眼神给吓住了。

    柴医生只讶异了一秒,就开始引导着乔依然故意看他,“小姐,你有什么难处,你告诉我,我帮你。”

    “我都说了我要离开这里,你听不懂吗?你去把你们这里说话能算数的人喊来,我要回家,要不然我就跳”乔依然的话没说完,就感觉到她的腰被一个强有力又冰冷的手给抱住了。

    “依然,你没事吧”,又是那个穿着一身唐装,头发花白的皮肤黑黑的中年男人。

    尽管这个男人的年纪看起来比她爸爸还大,按年纪算得上是她的长辈了,可是乔依然还很暴躁地嚷着,又不停拍着陆松仁抱着她腰的手,“老流氓,你给我滚开!”

    这个老坏人,可是在电话里威胁着顾澈,要让她给他生孩子。

    “呸,你放不放”,乔依然心里很没有底,她这么一个又笨又弱的女人硬碰硬是肯定不会有胜算的。

    可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实在是想不出来有什么好理由才能摆脱不被侵犯的命运,“我不怕告诉你,我有艾滋病。”

    陆松仁把乔依然抱起来之后,他只觉得他冰冷了多年的心此刻有一种被赤道的阳光照耀的感觉,“依然,以后不许再胡闹跳楼了。”

    这个女儿的暴脾气,倒是跟他有那么一点像。

    一把年纪才发现了有个这么大的女儿,这种感觉就像是获得了人世间最大的恩赐,他把乔依然那流着血的手给抬了起来,“医生,赶紧来处理好这个伤口。”

    “是”,柴医生总算舒了一口气,人只要不在他手里出事,其他的事,他也没法子去管了,可是他刚才分明就听到乔依然说她有艾滋病的。

    柴医生可不想有钱又没命,他慌忙间,又戴上了好几层医用手套。

    “哼哼,我可是告诉你们了,我有很严重的艾滋病,你休想轻举妄动”说这话的时候,乔依然的脖子可是梗的直直地,她就是在告诉陆松仁,想碰她可是会付出生命的代价的。

    “医生,你就不怕传染上艾滋吗?我劝你赶紧走掉好了,就让我死在这里好了”,她又忍不住在赌了。

    这次她一点胜算也没有,就算免不了一死,她也不要对不起顾澈。

    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是不是还在一边自责一边找寻着她。

    “宝宝,如果我们这辈子不能跟爸爸在一起生活了,你可不可以不要怪他,他一定是尽力了,我们不能怪他,只能怪坏人太恶劣了”,乔依然免不了在心里对着腹中的宝宝说着。

    经久沙场的陆松仁,很快就明白了乔依然的意思,他眯了眯眼,这个女儿倒是比柳正荣年轻时要聪明不少嘛?

    “是不是要等她血流干了,你才包扎好,废物!”陆松仁把柴医生手上的纱布给抢了过来,亲自给乔依然包扎着伤口。

    以前在甘蔗地里干活的时候,陆松仁也没少受伤,他对这个又经验。

    “我宁愿我血流干,我也不要你包,谁知道你会不会在纱布里放毒药”,乔依然心里其实很怕这个跟恶魔一样的男人,可是她就是不想跟他低头。

    不想跟这个威胁顾澈的坏人低头,仿佛只要她低头了,就是顾澈低头了一半。

    陆松仁的力气很大,他只用了几根手指头就把乔依然那只没受伤却不停造次的手给打走了,乔依然觉得被他打过的手麻麻的。

    “去吃饭”,陆松仁怒视着乔依然,这么大的人,身上尽是骨头,乔志远还真是够没有用的,把他的亲生女儿养的跟个猴子一样。

    “我不去,我不会吃的,要你一个人去吃个够”,乔依然的肚子其实已经很饿了,那不争气的肚子还忍不住“咕咕”叫了起来。

    “跟我来”,陆松仁直接把她领到了一个房间阳台有防护栏的房间,他不惊在心里冷笑着,这个女儿把他当仇人看,指不定还会表演跳楼给他看。

    几分钟后,佣人推来了一个仓餐车,陆松仁坐在乔依然对面,夹着那上面的饭菜,“你看我吃了死不死。”

    “你死不死关我什么事,能不能在你死之前放我出去”,乔依然舔了舔唇,看着那丰盛的菜肴,她咬了咬牙,瞥开了眼看着窗外。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这么快就一夜了,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老公,我们这辈子还能再见面吗?”乔依然望着窗外,眼眸忍不住泛着晶莹的泪光。

    一样的和煦阳光晒落在顾澈身上,他一整夜都在他妈妈的墓地,墓地周围全是喝光了的啤酒瓶。

    “妈妈,我好后悔认识依然,我不能想象她以后会有多伤心,如果她不认识我,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