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不舍-私人婚-
私人婚

第494章 不舍

    他手机里不停有着信息和电话进来,他统统没管它们,任由着手机响了又响,直到没电。

    “妈,我好爱依然,我真的很后悔昨天说出来她的身世,可是我不说出来,陆松仁就会推她下山崖了,我不想她死,我不要她死,”顾澈双眼红得像兔子的眼睛。

    “妈,您可不可以保佑儿子,让她原谅我,原谅我好不好?”顾澈抱着他妈妈的墓,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

    他现在好后悔那么鲁莽地逼着陆松仁现身,如果不是他的自以为是,也不会弄成现在这种收拾不回来的局面了。

    “妈,我为什么会这么没用,为什么会如此没用,我保护不了您,又保护不了依然,我不配做您的儿子”,顾澈的头硬生生磕着那墓碑,那回声一直在墓地回响着。

    ——

    陆松仁看着乔依然对着阳光也能哭出来,他心里很不满,“你就当他死了不就好了。这世界上的男人千千万,有钱又帅的男人也多,干嘛非得顾澈。”

    “因为他是最帅的人中最有钱的,是有钱人中最帅的,因为他是我老公,因为他是我”乔依然注意到了对面的陆松仁正放下了筷子认真地看着她。

    他对她的注视,不像是那种要对她不轨的样子。

    可是她仍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坏人不会在脑门上刻“我是坏人”。

    “你怎么可以爱他”,陆松仁生气地拍了拍那木桌。

    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可以爱上仇人的儿子,他不允许,他这么处心积虑就是为了整垮顾澈,整垮整个顾家。

    “哼,别以为你拍桌子我就怕你了”,乔依然心里渐渐也开始明了了,她可能活不到见到顾澈了。

    或许是觉得她自己时日无多了,她也解放了那个胆小怕事的乔依然,“啪啪啪”,她不仅对着拍了桌子,还不高兴地踢了板凳站起来了。

    那杏目圆瞪又无所畏惧的样子,让陆松仁忍不住在心里笑了起来,他女儿原来不是想表面上那么忍气吞声。

    他不再说话了,而是心情很好的拿起筷子夹起了菜,又给乔依然夹着菜。

    “我要吃我自己会夹,我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乔依然把陆松仁给她夹得菜全部倒了,为了防止他再夹菜,她就自己用夹菜把碗给堆起来了。

    “哼,”乔依然一边夹着菜,一边紧盯着陆松仁,碗里放不下那么多菜了,她条件反射地吃到了嘴里。

    看到她总算吃东西了,陆松仁欣慰地笑了笑,他发觉这种关心自己孩子的紧张心情和护犊子的想法,压根就不需要人教。

    “呸呸呸,我怎么能吃你给的东西,有毒的”,乔依然恍然大悟了起来,虽然这些菜真的很好吃,她的肚子又很饿。

    陆松仁一边夹着菜一边慢吞云说着,“你要出个什么事,你觉得顾澈还会答应我的条件吗?”

    他是不会再让他自己的女儿回到顾澈身边的,可是这小丫头想要她吃饭,还得想着办法哄着她。

    陆松仁权当这是他这个当爸爸的,没在她小时候没能尽到责任的弥补。

    “不会”,乔依然将信将疑地低着头看了看腹部,又迷惑地问,“你这种人倒不像那么守规则的人。”

    “想不到顾澈的老婆也不过如此,胆小鬼一个罢了”,陆松仁说完就站起身离开了这里。

    他的女儿好不容易回到了他身边,慢慢来就好,不用心急。

    乔依然在门缝里看着他彻底离开后,又坐在那餐桌前,犹豫好久要不要吃,最终实在抵不过那炸鸡的魅力,她打算只是舔了舔那味道,就不再吃了。

    可久违吃过菜和米饭的她,沾了那炸鸡就像是小狗见了肉骨头一般,她一口气吃完了一碗饭,还觉得很饿,可她又恍然大悟了起来,就不再敢吃了。

    坐在书房里的陆松仁,听着佣人报告着,“顾太太吃了一碗米饭和一些菜。”

    “嗯?”陆松仁蹙了蹙眉头,他的女儿,不能是顾太太,“以后叫她小姐。”

    “是,先生”,佣人不明就里地答应着就退出了。

    ——

    警察这边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找到了陆松仁的新居,可是他们苦于没有证据证明陆松仁就是当时挟持乔依然的人。

    毕竟当时陆松仁可是和手下但是都是带着面具。

    锁定了范围,又碍于陆松仁现在是泰国知名人士,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段局长又一时半会联系不上顾澈。

    他只好心急如焚地派人盯着陆松仁的新居,以保证有了乔依然在这里的证据就好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陆松仁的新居是由四栋别墅围绕而成的一个群居别墅,私密性很好,好到警察埋伏在附近的山上也看不清楚里面究竟哪个房间里关着乔依然。

    而正在陆松仁新居想着要怎么逃跑的乔依然,总是动不动就肚子饿。

    她隔着衣服摸着她的肚子,低着头轻声地说,“宝宝,你再忍忍好不好,我们尽量少吃东西比较好,万一那吃的有毒,我们又吃这么多,以后会很难解毒的,你现在老老实实待在妈妈肚子里,我们想办法跑出去,去见爸爸好不好?”

    为了抵抗饥饿,她又喝了一大口水。

    她发现最近那个黄帽子也不再来灌她吃饭了,她有时候看到黄帽子陪陆松仁过来的时候,也觉得黄帽子看她没有以前那么凶狠了,甚至他都不敢看她眼睛,像是在逃避着什么一般。

    陆松仁是每天雷打不动地跟她一起吃三顿饭,明明她就告诫她自己不要吃,不要吃,可是陆松仁就是有办法说的她赌气就吃了起来,而且她还一天吃的比一天多。

    要不是陆松仁是个卑鄙到使阴招抓她的人,她都要觉得这个陆松仁是个仁慈的老人了。

    这晚,陆松仁吃着晚饭,看着狼吞虎咽的乔依然,他忍不住问了问,“你在家都是吃这么快吗?你要赶着去干嘛。”

    “我要赶在我爸爸吃完之前吃完帮他洗碗啊,我爸爸工作好辛苦的,我从小就是吃晚餐很快”,乔依然想起了她爸爸,心里忍不住委屈了起来,她不见了这么久,她爸爸该有多担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