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我要他出现-私人婚-
私人婚

第500章 我要他出现

    “呜呜”,乔依然捂着肚子直接趴在小店里哭起来了。

    邻座的阿壮劝着,“太太,我们回医院吧。”

    “我不回去,我不”,乔依然又红着眼对着那个老板娘说,“老板娘,我没有带钱出来,这是我老公的电话号码,你给他打电话,你让他来付钱。”

    糖水店的老板娘一头雾水,又看着桌上放着几张红票子,“美女,这有人付钱了,不需要找你老公来的。”

    “不要你付,我不要你付,我不花别的男人钱”,乔依然把阿壮的钱直接塞回了阿壮胸前的口袋里。

    转头,她又呜咽地找老板娘接了电话,“老板娘,能把你电话借给我吗,我要他来付钱,领我走。”

    “美女,我看你也有点面熟,又跟小悦认识,不如你下次再过来付钱,好了,你今天先回去,我们也要打烊了”,老板娘是个实在人,一眼就看出了小两口在闹别扭。

    而坐在邻座的几个男人,看样子是这个哭得伤心欲绝的女人的朋友。

    “老板娘,我没有钱给您,我把戒指押给您,等他给你送钱过来,您再还给他,他要是不来,这个戒指,我送给您了”,说完,乔依然就把她手上的那颗别致的四叶草形状的钻石戒指留在了那桌上,她一个人朝着店外走了。

    “您给我好了,这是今天的糖水钱”,阿壮起身拿起桌上的钻戒,就跟着乔依然跑出去了。

    于是在半夜的女子高中后门,一个伤心欲绝的女人,身后跟着好几个黑衣保镖。

    阿壮躲在一颗大树下跟顾澈通风报信,“太太刚才把戒指摘了”

    顾澈直接挂掉了电话,他把车窗全部给打开了。

    终于,她还是恨上他了。

    她都把戒指都摘了,是不是意味着,她压根就不想承认他们的婚姻与感情了。

    “依然,就算你恨我,我也只能这样做,我不能让你在我视线范围外生活”,顾澈紧紧握着方向盘,他觉着夜晚的天空,为什么这么刺眼。

    阿壮望着被挂掉的电话,觉得很奇怪,他很快就被一阵洪亮的哭声震住了。

    “呜呜呜,你们让顾澈过来,他要是不来,我今天就不回去了”,乔依然一边哭,一边抱着一颗大树,“你们赶紧让他来。”

    “让他来,让他来”,乔依然的哭声很大,阿壮也赶了过去,“太太,顾总他有点事先回公司了,我们回医院等他好不好?”

    “他很忙!”乔依然像是找到了什么有力的借口一样,直接坐在了地上,“我就坐在这里了等他,一个晚上忙不完,我就不信他两个晚上也忙不完。”

    他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躲着她。

    是真的像段局长和赖柏海说的那样吗?

    她一开始一点也不相信,可是她都在医院呆了快一星期了,他还不出现。

    她真的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压根就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样,为了事业所以就放弃拯救她。

    她觉得顾澈一定有他的难言之隐,她起初真的很生气很怪她,可是她逐渐想通了,他肯定当时也是经过很艰难的挣扎过,她不恨他,甚至很想告诉他,她不介意。

    可是他呢,却一直都不现身。

    “太太,外面地上凉,不如您去车上等顾总,我再联系联系他。”阿壮一个头三个大了,他不是当保镖的吗,怎么就有种当保姆和调解员的感觉了。

    乔依然摇头,还死死地抱着那颗大树树干,“顾澈他不许别的男人碰我,你们要是敢碰我,他一定会剁掉你们的手的。”

    现在的他,还会吗?

    糖水店的老板和老板娘也听到她的哭声,他俩心里被揪得生疼,那好不容易的狠心想不去管闲事早点回家的想法也动摇了。

    糖水店老板娘走到大树下扶起了乔依然,“美女,你去我店子里坐会吧,反正你老公还没给我送钱来呢。”

    生怕这个谎言被戳穿,糖水店老板娘对着阿壮使了使眼色,阿壮点头表示明白。

    “行,我又饿了,我可不可以再吃点东西“,乔依然摸了摸肚子,这个宝宝实在太贪吃了。

    糖水店老板娘把瘦弱的乔依然给扶起来了,她觉得这个年轻女人瘦的压根就不成形了,怎么会这么大饭量的,就小声问了句,“有喜了?”

    “嗯”,乔依然委屈得点了点头,“总是饿。”

    “这都什么事啊,跟阿姨回去好好吃,我让我老公给你再熬个汤,我们好好吃吃夜宵,鸡汤能喝吗?”糖水店的老板娘也是个热心肠,她觉得每个怀孕的女人都该被温柔对待。

    乔依然舔了舔唇,“能喝”,她又瞪了一眼身后的保镖,见他们离得远一点了,她才继续小声说,“最近不吐了。可以喝的,待会我老公来了,我让他付您误工费,还有鸡汤费,总之就是让他给很多钱。”

    “哈哈,对对,就是这个理,这男人不修理就会上天了,得好好治治他。”

    顾澈的车子越开越快了,快到他都要看不清楚前面的路了。

    蓦地,他看了看他自己手上的婚戒,那是乔依然给她买的特价婚戒,凭什么两个人的感情,由她一个人说了算。

    那一直在叫嚣的手机他总算接通了。

    “顾总,太太她不肯回去,刚才一个人在树下坐着,又不肯接受我们的外套,就那么吹着冷风,她说你今天不来,她就等到你来,现在又跟糖水店的老板娘进去吃东西了。”

    “嗯”,他飞快地调转了头,脑海里尽是她从前在他身边时候的一撇一笑,他受不了她对他的恨。

    很想要一切回到最初的样子。

    当一阵急速刹车的声在糖水店外停下的时候,正在喝糖水的乔依然,咬了咬勺子,就打算出去了,结果被糖水店老板娘给捉住了手,“你现在不拿点态度,以后有苦给你吃的。”

    正在炖鸡汤的老板,瞅着在车里的顾澈,小跑到她俩面前,“老婆,是那个”

    “管他是那个,非得等他进来”,老板娘压根就没有去门外看车里的男人究竟是谁。

    顾澈来都来了,他冷静了片刻,才走进去糖水店。

    狭小又低矮的糖水店使得身材高大的顾澈走进去的时候,不得不低着头进门。

    “咦,”老板娘对顾澈有着很好的印象,这个年轻人可是上次给了不少小费呢,虽然她要小悦还回去了。

    “小姑娘啊,这两口子过日子磕磕巴巴是常有的事,不能太任性了。”

    这老板娘突然的画风一转,乔依然不禁瞪大眼睛看着老板娘,刚才不是还站在她这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