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有转机-私人婚-
私人婚

第5章 有转机

    电话那端的乔依然依旧忿忿不平表达着她的愤怒。

    隔着电话唐浩宇也能听到电话那端某个女人的声音正在宣泄她的不满,他伸长脖子想听清楚,不料顾澈恰好回头给了他一道凛冽的眸光。

    虽然顾澈没说话,但是唐浩宇也懂他的意思就是“你说的我都听见了,赶紧滚!”

    或许是累了,乔依然甜美的嗓音开始出现倦音了,柔柔的,像是夏夜晚风吹在身上的舒适感。

    “鸭……鸭……鸭子先生,小心你以后的孩子长得像‘嘎嘎’叫的鸭子。”

    这是女人是在间接承认她是母鸭子吗?

    但很快,女人又像是到某种刺激,血脉喷张地呵斥,“鸭子先生,你会遭到报应的,小心你以后接客,全拿不到钱。你是我见过这个世界上最可恶的人。”

    接客?

    顾澈如墨的眸子在夜色下更加深沉了,这个女人可真得好好调教才行。

    不仅质疑他的某种能力,而且公然在婚礼前一晚去找男人。

    最让他忍无可忍的就是,这个女人还眼瞎,他是哪里像鸭子,鸭子能有他这种浑然天成的贵气吗。

    虽然反感被叫鸭子,但顾澈还是忍住心底的排斥感,他掏出一根烟放在鼻子上嗅了嗅,压低声音想要吓唬一下那端眼瞎的女人,“顾太太,以后接不到客,有你就行了。”

    这该死的鸭子先生,是要赖上她的节奏吗?

    乔依然听到客厅里有开关被打开的声音,立马客厅里的灯光透过门缝就挤进了乔依然的房间。

    乔依然担忧地看了看房门,又钻进被子里压低了声音,“我要去报警,让警察叔叔去抓你这个坏人。”可是她的怒火却更强烈了,似有一种马上要手撕鸭子先生的势头。

    随着房门被拍的“砰砰”地急促响起,乔依然吓得手足无措,却还是第一反应按掉手机。

    万一鸭子先生胡说个什么被她妈妈听见了,那她小命真的不保了。

    “死丫头,你磨蹭什么了,叫你半天还不出来”,乔母嘶哑的声音透露着兴奋。

    下一秒,乔母扭开了乔依然的房门,一改白日里的丧气模样,面色红润地在乔依然衣柜里倒腾着。

    “明天打扮漂亮一点,顾家管家打电话说了让你明天跟顾澈先去领证,婚礼以后再补上”,乔母两只手拿满了衣服在乔依然身上比划着。

    “什么?顾澈要跟我领结婚证?”乔依然木木地站在衣柜旁,随着乔母在她身上比划着衣服。

    拿结婚证,那就是愿意娶她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就不用担心高利贷来追债了,“妈妈,你确定吗?”

    乔母用肥肥的手指戳着乔依然的额头,一副你干嘛这样大惊小怪的模样。

    “太好了,妈妈,你快让爸爸回来啊”现在不用卖房子,也不用再去受气借钱还债了,这感觉竟让乔依然觉得有点不真实,她以为婚礼取消了,他们家就彻底完蛋了。

    难道不是因为鸭子先生根顾澈胡说八道才取消婚礼的?

    乔依然心中生出一丝愧疚,她都把鸭子先生的十八代甚至还未出生的孩子都问候了一边,居然现在告诉她,她错怪了鸭子先生。

    好奇怪的鸭子先生,如果他没说,为什么不否认呢。

    乔母兴致勃勃给乔依然选定了明天要穿的衣服,露出了少见的温柔,“乖女儿,早点睡!”

    “晚安,妈妈”,乔依然面露难色盯着手机,她是不是错怪了鸭子先生。

    她想找鸭子先生确认他有没有告诉顾澈他们之间的事,电话打过去,可电话却已经关机了。

    这一整天所发生的事情太过波澜,对一向生活在平静氛围中的乔依然来说一下子难以接受。

    一整夜都睡得不踏实,第二天清晨,乔依然起了个大早就去了民政局。

    她到民政局的时候,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还在做准备工作,乔依然望了望时间,还早,不过才八点半,距离正式办证还有半小时。

    虽然整个领证大厅除了她之外就没有任何一个来办理业务的人了,等候区的座位全空着,但她没有选择坐,而是站着等候。

    她的心很乱,过了九点,她就要真的与传说中那个恶魔顾澈正式登记结婚了。她未来的丈夫,那方面有缺陷,她是不是真的能一辈子忠于他呢?

    但是现实压根就不允许她有第二个选择了,昨天顾家暂时取消婚礼,她们家就炸锅了。

    沉默寡言的乔父,在婚礼被取消后,什么都没说,就开始着手卖房子了。乔依然觉得她爸爸举手投足间都是颓败,仿佛一下子生出了大片的白发,笔直的背看起来也佝偻了不少……

    那么多债务,她自身的能力又有限,她妹妹又还在上学,她妈妈又只会打麻将逛街,如果她不嫁,就会逼死她爸爸了。

    乔依然永远都忘不掉,她爸爸跪在地上哭着求她嫁给顾澈的为难模样,若是有更好的办法,爸爸也是舍不得她嫁给顾澈的吧。

    顾家的管家说了,只要一领到结婚证,顾家就会帮她们家解除一切债务,还会让他们家从此都不再为生活发愁。

    只要牺牲她一个人,就可以换回整个家,就可以让爸爸不再为债务苦恼了,想到这里乔依然苦涩地一笑,心里安慰着自己:“妈妈都说了嫁去顾家不愁吃喝,是去享福的。”

    无论是不是去享福的,既然嫁给顾澈了,就得一心一意好好对待他,只是他会对她好吗?

    他那方面有缺陷,万一被他知道她婚前找过鸭子,他会不会要离婚,再把她们家打回原形。

    不要。

    一定不要,乔依然身上不自觉冒出了一丝冷汗,手心里都被汗湿了。

    一定不能被打回原型,那些高利贷压根不是人,他们不止一次威胁她家了,如果还不出来钱,就要抓乔依然和她妹妹去陪酒。

    “不,不要”,乔依然双肩微微发抖,嘴里碎碎念着,黑如葡萄般的大眼睛装满了某种恐惧。

    沉浸在恐惧回忆里的乔依然,压根就没注意到身边站了个人,“姑娘,你是不是不舒服”,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阿姨热心地问着乔依然。

    中年阿姨仔细观察着脸色乔依然,拍了拍乔依然的胳膊,她是怎么了,她身上怎么这么凉?现在明明是夏天,而且大厅里的空调还没打开。

    这种失魂落魄的样子,中年阿姨判断八成是乔依然是来离婚的,只是可惜了,这姑娘还这么年轻。

    因为礼貌,乔依然挤出礼貌地笑容,“阿姨,我没……没有不舒服。”

    今天的乔依然穿得很优雅得体,落落大方的白色及膝连衣裙,尤其搭配她娴静的气质,让她看起来很是清新脱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