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轮不到他发表意见-私人婚-
私人婚

第501章 轮不到他发表意见

    “尤其是你现在,你说你老公这么好,你怎么就不肯回家呢?”画风突变的老板娘,赶紧把位置擦干净让给了顾澈。

    顾澈朝老板娘点头致谢后,就看着双眼红红的乔依然,他的手很想握住她的那双小手。

    可是他又怕她会生气,会抗拒,终究只是放在了桌上。

    乔依然扭着头看着那突然性情大变的老板娘,小声嘀咕着,“长得帅就是有优势啊,阿姨居然就这么快改变了立场。”

    盼着他来的时候,明明就有很多话想问他,可是他坐在对面的时候,乔依然又不知道话从什么地方开始说了。

    两人都没有直视对方,却又将对方的一举一动尽收在眼底了。

    乔依然一直低着头在喝着糖水,吃着汤里的东西,她注意到顾澈突然就起身了,她握着勺子的手就越发用力了,他就这么不想看见她吗?

    如果她说她怀孕了,他会不会就不会走了。

    为什么他们之间会变成这样。

    “天凉了”,顾澈走到他身后,把他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给搭在了乔依然身上。

    她假装没反应,可是鼻子忍不住嗅了嗅那熟悉的薄荷味,那西装上还有着他身上的余温,突然,她就觉得鼻子好酸。

    “你钱包在哪?”乔依然只觉得眼眶里有泪水在流动着,她把头低得很低,“为什么口袋里没有,我刚才在这里吃东西了,没给钱。”

    “这里”,顾澈从裤子口袋里把钱包放在了乔依然面前,又把她的婚戒也放在了她面前。

    他在等她的反应。

    如果她不真的不想要戒指了,那么就足以证明她是真的要放弃他了。

    如果她只是因为没带钱而把戒指给抵押了,那么他们之间就还有戏。

    他屏住呼吸看着乔依然率先拿起了钱包,她看也没看他,就起身然后转身走掉了。

    那刻,顾澈抬了抬头看着那黄黄的天花板,这些不是早就能预料到了吗?

    为什么当那幻想出的事情真实发生的时候,却又是这么难受。

    他的眸光始终忍不住追随着乔依然,她对着糖水店的两夫妻笑得那么开心,给完钱,他们还愉快地聊了会天,她才回来。

    原本笑意怏然的女人,在回到桌子上的时候,脸上就变得很难看了。

    顾澈心里苦笑着,这种生活还只是开头,为什么他就这么受不了了,往后还有几十年也都是要这样渡过的。

    “啪”地一声,顾澈只感觉有个东西砸到了他怀里,撞得他心里越发钻心地疼了。

    “你把我戒指弄哪里去了”,乔依然明明就在付钱之前在桌上看见她戒指了,这一转眼功夫看不见了,她就气得直接把顾澈的钱包对着他砸了过去。

    那白皙纤长的手,手心朝向向他索要着戒指,顾澈抬眸,有些看不懂她了。

    她似乎比刚住院的时候要胖了一些,可是还是好瘦,看到就让觉得心疼。

    “问你话呢,你是不是哑巴了”,乔依然用脚在桌下踢了踢他,“看不出来顾大总裁这么小气,送出去的东西还能偷偷收回去的。”

    “你确定你想要?”顾澈深邃的眸子锁着乔依然,他有些弄不懂她了。

    难道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还是愿意当他的顾太太吗?

    她是压根还不知道吗?

    “你不给是吧”,乔依然那恨不得吃人的眼神,像是要咆哮着什么了,她咬着牙在心里咆哮着,老娘都怀上你孩子了,能不是确定想要你的婚戒吗?

    这个顾澈怎么给她一种傻掉了的感觉。

    她直接起身,一步步走到了顾澈身边,又拖了一张椅子直接坐在他身边,顾澈一直望着他,但并没有把戒指给她。

    “送给我就是我的了,你休想拿回去”,她弯腰就把手伸进了他裤子口袋里了,左边没有她搜右边,结果又没有。

    她那么紧张他送的婚戒,是不是足以说明她的态度了,顾澈把捏在手心里的戒指摊在她面前了,然后坚定地看着她。

    这次,他很想什么都不说,就直接把戒指给她套上去了。

    “哼,”乔依然冷哼了一声,就起身坐回了她自己的凳子了。

    她慢悠悠说着,“还有十五分钟就十一月份了,你要是不想要名分,你大可不必把戒指还我。”

    很快,她就感觉到了无名指被一个冰凉的东西给箍住了。

    得意的乔依然忍住了那上翘的嘴角,她抬眸就对上了顾澈深情又意外的眼神,“想要,很想要。”

    只是短短的五个字,乔依然就觉得心里有一股电流穿过了,他给她戴上戒指后,就没有再松开她的手了。

    想要,很想要,他的声音是那么低沉又蛊惑人,尤其是现在的他胡子没刮,那股子不羁浪子的形象越发让她心跳不止。

    “流氓!”乔依然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这个男人真的很不纯洁。

    想起以前故意在生理期惹火他的时候,就会很淘气地问他,“老公,你想不想要我”,他就会用着这种蛊惑人的口气吻着她脖子说,“想要,很想要。”

    有次她差点就被她蛊惑地忘记了生理期,差点跟他擦枪走火了。

    一个简短又娇憨的责怪,使得顾澈的心回暖了不少,他轻声说,“天亮我们就去领证。”

    他这种人就算说的是很一般的话,可言语中说话的那种语气,就是命令人似得,让人无法去拒绝。

    “不行,还没有到我的好日子,是我给你名分,你就得听我的”,乔依然忍不住朝他吐了吐舌头。

    只要他靠近,她就可以不去计较那些不愉快了。

    “好,都听你的”,他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他觉得连日来的阴霾也消散了。

    “这还差不多”,乔依然神气地拍了拍肚子,“肚子好饿哦,阿姨,叔叔,鸡汤里面可不可以放点粉丝啊。”这个孩子怎么就这么能吃啊,会不会把她的胃给撑破啊。

    “好勒!稍微等会啊,小伙子,你想吃什么配菜啊,蘑菇吃吗?”

    乔依然觉得这个老板娘跟顾澈说话的声音也柔和了很多,她斜了顾澈一眼,对糖水店老板娘说,“轮不到他发表意见。”

    “你能不能守点夫道,你是有老婆的人,你还对着这些阿姨乱放什么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