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不想调教他-私人婚-
私人婚

第502章 不想调教他

    她的声音很小,却丝毫也挡不住她的不满。

    嗯,还是那个爱吃醋的乔依然。

    好像一切都没变的样子,真的挺好的。

    顾澈缓缓地把视线挪到了乔依然脸上,那气色红润的脸上,此刻正气呼呼地,那双好看的杏眸恨不得生吞了他。

    “依然”,他轻轻地唤了她一声,那声音是格外的柔情。

    听在乔依然耳朵里,她就越发不爽了,他的柔情就不能好好在家里给她一个人吗?干嘛要拿出来让人看见了或是听见,真不是个省油的男人。

    她把他想说的话给打断了,“把你车钥匙给我。”

    他什么也没问,就照做了。

    随即,乔依然看也没看他,直接拿着车钥匙,走到了门口处,轻声对糖水店的老板和老板娘说,“叔叔,阿姨,鸡汤帮我打包一碗就好了,给他拿着。”

    “一碗够吗?这整锅都是给你们喝的呢?”糖水店的老板娘,这下子总算可以光明正大看着顾澈,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用余光瞄这个俊朗不凡的年轻人了。

    乔依然挽着老板娘的手,把胖胖的她给转了个方向,不让她看顾澈,“阿姨,你跟叔叔陪了我这么久,你俩也很辛苦啦,喝点鸡汤补补身体。”

    “你可是给钱了的,我怎么能好意思要你的汤呢。我看小伙子认错态度不错,就原谅他好了”,老板娘又忍不住往后看了看顾澈。

    那么笔挺身材的男人,坐着就比她所见过的男人们都要有气势多了。如果她是乔依然,她一定什么都不会说,只要这个男人来就好了,她就会无条件地投降无条件地跟他走。

    人的原则很奇怪,看到赏心悦目的人或是物的时候,就会改变了很多。

    尤其是面对着这种千年难得一见的极品男人,这要每天尽是接触小女生的老板娘如何抑制住她心里的澎湃呢。

    “阿姨,我觉得嫁给叔叔这种会做的一手好饭菜的男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这种男人才更可靠,阿姨您说是不是,您看您的幸福都能淹没我了。”

    面对这个毫无立场的老板娘,乔依然采取了吹捧style。

    “这孩子的嘴可真甜”,老板娘又偷瞄了顾澈两眼,才看向乔依然,又看了看她自己的老公,“自己的男人要靠自己调教的,你希望他是什么样子的,就朝着那样子去调教好了。”

    调教?

    乔依然施施然地用余光瞟了顾澈一眼,他俩之间,有她调教他的余地吗?

    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

    她不是很赞同调教一说,毕竟都是成年人了,那有那么容易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改变呢。

    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真实的那个他,而不是想象中的他,如果随意改变,改变之后的那个人还会是她喜欢的吗。

    就好比霸道又动不动爱生气吃醋还经常不讲理的顾澈,变成了乖乖兔一样的男人,乔依然觉得她是不会喜欢的。

    毕竟他的霸道,总在事后让她觉得有着一种被保护被呵护的感觉。

    “我没有那个精力,我先走啦”,如果要调教,还是调教她肚子里的小宝宝好了,一张白纸的小孩子比较好调教。

    言毕,乔依然就大摇大摆走了。

    把乔依然和老板娘对话全部听进去的顾澈,在心里翻滚着,她是嫌弃他不会做饭,跟他在一起她觉得不幸福吗?

    当顾澈起身想跟上乔依然的时候又被老板娘给叫住了,“小伙子,你老婆的鸡汤还没好,你等会,她现在不容易,得吃好点,知道了吗?”

    “好”,顾澈压根就没有细细想老板娘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的眸光一直注视着在门外的乔依然。

    只见她拿着他的车钥匙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了一会,又吃惊地按了按车钥匙,当她看到顾澈今天开的那辆车是她从没有见过车的时候,立刻就转身瞪了顾澈一眼。

    她上车的时候,还故意把车门关得震耳欲聋。

    那“砰砰”声,震得正在搅拌鸡汤的老板,意味深长地说了句,“这种时候,男人就该让让女人的。”这个小丫头嘴巴很乖,眼光也好,是应该被温柔对待的。

    “好”,顾澈点了点头。

    这种时候,只要乔依然肯在他身边,他就该兴奋,该感恩了,可是他却是那么患得患失的,这样的他简直就像个花季少男一样。

    总算等到汤好了,顾澈拎着鸡汤上车的时候,乔依然依靠在座椅上睡熟了。

    她像是做了什么美梦一样,还忍不住笑得很开心,嘴巴还在吐着泡泡玩,看起来十分有趣又调皮。

    担心她睡得不舒服,顾澈把她的座椅往后调了不少,使得她能睡得更舒适。

    给她绑安全带的时候,顾澈忍不住摸了摸她红扑扑的脸蛋。

    这个熟悉得不得了的温柔模样,真正进入他心里的时间不长,可又是那么刻骨铭心。

    爱,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顾澈想起以前乔依然录的那个表白视频,“顾澈,我要你以后也像我追你一样,我要你因为追我不到,躲在被子里哭。”

    “依然,只要你能原谅我,待在我身边一辈子,我宁愿每天都躲在被子里哭”,他俯身在她额头留下了浅浅一个吻。

    那正在熟睡的女人,哼唧了两声就睁开眼了,顾澈条件反射地就想起身。

    “这车是什么时候买的,顾澈,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啦,叫你别乱花钱,你是不是聋了听不进去,家里车库那么多车,你干嘛又买?你究竟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乔依然揪着他耳朵,气就不打一处出来。

    这个男人压根就不懂得细水长流过日子,他就算再有钱,随着性子瞎买东西,多少钱都不够败的。

    这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小祖宗,从小养到大,指不定还得花多少钱。

    别人揪耳朵,顾澈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他本能地就想把乔依然的手给扯开,可是当他的手才碰到她柔软肌肤的时候,他就把她手握的更紧了,“顾太太要经常念叨,我才能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