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他俩不能在一起-私人婚-
私人婚

第505章 他俩不能在一起

    柳正荣那气息不稳的声音完全就出卖了她心里的不安。

    这些对陆松仁来说,都是意料中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笑了笑,“我女儿好就好。”

    “那不是你女儿,你是不想要孩子想疯了,你想要女儿,自己去找个女人去生。你这个畜生干嘛要绑架我女儿,你这种人会不得好死的”,柳正荣心里毛毛的。

    这个陆松仁现在完全就是个疯子,完全就枉顾法律与道德了。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谢谢你生下了依然,我很喜欢我们的女儿,”陆松仁只要一想起乔依然对他耍的那些小性子,他就觉得开心。

    人活了半辈子,突然就有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了,这让他一想起来就倍感兴奋。

    就算是被亲生女儿挤兑,讨厌,或是臭骂,对他而言都是幸福的。

    “你有妄想症就去看医生吧,不要再对我女儿做出什么奇怪的事了”,柳正荣脸色已经苍白了,这个陆松仁肯定已经知道了乔依然是他亲生女儿了。

    正坐在别墅里乔依然曾经住的房间里,陆松仁慵懒地依靠在沙发上,他眯了眯眸子,用着命令人的口吻说,“我的女儿,我是不允许跟顾家的人在一起,你赶紧想办法让依然跟顾澈分开。”

    “神经病!”柳正荣不想再跟他说话了,自从乔依然回来后,顾澈又加强了家里所有人的安保了。

    “我记得你跟乔志远的女儿叫乔惜梦,”陆松仁站起身,看着窗外的那条小溪,那是乔依然跳窗跑掉的那条小溪。

    他苦命的女儿,他是不会让她再过一天苦日子的,等他好好报复顾家之后,他就要带她回泰国,让她像公主一样生活。

    电话里陆松仁的声音很冷淡也很薄情,甚至还有一种索命的冷怵感,柳正荣只觉得后背发凉,“你又想怎么样,关我惜梦什么事?”

    “哼”,陆松仁冷嗤着,他握着手机的手也更用力了,他恨不得那力道穿透无线电去把柳正荣和乔志远给捏死,“你和乔志远欺负我的依然把她嫁给顾家还债,怎么就不把你们俩的亲生女儿送过去还债。”

    想起这些,陆松仁就恨不得马上找人杀死顾澈算了,可是他不能这么便宜顾家的人。

    让他们一下子结束了生命那是对他们的仁慈,对顾家的人就该一点点让他们活着受苦,受折磨。

    对于这个问题,柳正荣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就顺理成章地说,“那是依然自己强烈要求嫁给顾澈的。”

    强烈要求?

    他不信,那雄厚的男中音直接厉声吼着,“欠了顾家多少钱,我给你,你要不尽快想办法,让依然跟顾澈分开,你的乔惜梦可就不会那么轻易能享受人生了,她那个年纪正式那是事业有成的老板们喜欢的呢,哈哈!”

    那笑声夹杂着很多不入流的戏虐,柳正荣心里害怕极了,但是她反驳着,“你敢,顾澈的能力你也看见了,他不会那么轻易让惜梦出事的。”

    “女人还是蠢点好,要不然你那小女儿出事了,我可不负责了”,陆松仁阴狠的眸光,看着远处,他是绝对不允许他的女儿跟顾家有牵扯。

    经过乔依然这次被绑架的事,虽然她最终是安全回来了,可是柳正荣永远也忘不了那几天所受的煎熬。

    乔依然是陆松仁的亲生女儿,所以乔依然活着回来了,可是乔惜梦除了不是陆松仁的亲生女儿,还是他所憎恨的乔志远的亲生女儿,她不敢赌。

    “他俩感情很好,我怎么拆散,你自己可以观察观察”,柳正荣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办了,她不想小女儿再出事。

    “他们俩现在压根就连结婚证就没领,你给我拦着不要让依然做傻事跟顾澈领证了,你把你该做的全部给我做到位就行,首先你赶快跟乔志远搬出来,慢慢地其他事我会想法子。”陆松仁在脑海里已经有了初步的规划了。

    ——

    乔依然出院的当天,段局长的鼻梁上贴着一个大纱布过来庆祝她出院。

    “谢谢,”乔依然是一点也不想看见他,这个故意给她和顾澈使坏的男人。

    看好戏的赖柏海,故意使劲戳了戳段局长的鼻梁,“以后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如果继续胡说八道,我可以带你去国外整整容,反正你那酒糟鼻也不好看。”

    冤屈极了的段局长小声嘀咕着,“你这个臭小子,瞎话说的不比我少。”他又没有说瞎话,只是选择了有些话没说而已。

    顾澈扶着乔依然,懒得看他俩,只是淡淡说了句,“赖柏海,改天我们再去壁球馆玩玩。”

    “老大,我错了!你家童养媳,其实已经”赖柏海直接躲到了乔依然身后。

    其实已经怀孕了吗?

    被顾澈当太后伺候的乔依然,立刻就抓狂了,转身瞟着赖柏海,“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是不是瞎话说了没挨揍,嘴巴就又痒了,你要再胡说八道,我就专门让我老公给开个婚介所,专门给你介绍相亲的女人,请你妈妈去当首席执行官。”

    “这个投资,阿姨一定会买单的,依然,你倒是很会赚钱嘛。”顾澈松开了牵着乔依然的手。

    最近住在私人医院里,乔依然的乐趣之一就是跟赖柏海斗嘴,而且非得斗赢才开心,这样晚饭都会多吃几碗。

    “我想说的是你其实已经很早就”说到这里的时候,赖柏海直接顿了顿,看着乔依然跃跃欲试脱鞋子要抽他的样子,他对顾澈抛了个眉眼,“honey,你真的不要我了吗,我可是被人袭击哦。段局长,我要报案。”

    段局长假装接电话的样子,“私人时间结束了,我要回去上班了,弟妹以后有机会再见面。”这次鼻子上的伤也算值了,跟顾澈相识这么多年,总算借乔依然的力量出了气。

    看着顾澈不敢进去看他自己老婆,只好可怜兮兮半夜睡休息椅的时候,段局长承认他很得意地笑出了声。

    “拜拜”,最好再也不要再见面了,乔依然实在是不愿意见这个段局长了,她就搞不懂一个大男人干嘛要拿她这个小女人寻开心,好像看她跟顾澈闹得不开心,他能得到什么好处一样。

    当外人只剩下赖柏海一人的时候,他往后跑的路又被顾澈堵住了,他不得不笑脸嘻嘻看着乔依然。

    “你这人太没信用了,答应我的事情,你居然还想反悔!今天乔老师来给你上一堂课。”

    “阿澈,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乔依然的秘密吗?你知道一定会开心地抱起我,叫我一声honey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