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坦白情史-私人婚-
私人婚

第506章 坦白情史

    “赖柏海!”乔依然气得踮起脚拎起了赖柏海的衣领。

    那小女人爆发起来的凶悍,着实吓坏了赖柏海,可他就是想继续逗逗这个最近总斗嘴斗赢他的女人。

    “阿澈,你容我深呼吸一口气再跟你说”,赖柏海转身朝顾澈风情万种地眨了眨眼。

    他这一系列动作让顾澈觉得很反胃,顾澈朝乔依然伸出了手,“依然,我们回家,人妖秀我们不看这种业余表演的。”

    “哈哈,老公你别这么坏嘛,好歹赖医生也是高财生,还是我们的私人医生,我们要尊敬他”,乔依然看着赖柏海的时候笑得那是一个奸诈,“老公,我好想去拜访一下赖医生的妈妈啊,住院的时候还专门来看过我呢,顺便我们可以商讨一下婚介公司的事。”

    “哼,乔依然,你想跟我玩鱼死网破吗?你敢吗?”赖柏海实在受不了成天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欺压了,“阿澈,你都要当”

    紧张的乔依然恶狠狠瞪了赖柏海一眼,又抱着顾澈的胳膊说,“他应该是想说你都要当新郎啦,我已经选好了领证的日子啦。不小心被赖医生偷看到我的吉日了,他就嘴巴痒喽。”

    “多事!”顾澈勾了勾唇角,又鄙视了一眼赖柏海,就揽着乔依然的肩膀说,“风大,我们回家去。”

    “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赖柏海失望地对着顾澈的车后座挥了挥手,又追着跑上了几步,可是顾澈压根就没有停车的打算。

    他很想告诉顾澈,他今天早上给乔依然检查孩子的时候,感受到他孩子的心跳声了,那种无以名状的“扑通扑通”声犹如天籁一样好听。

    曾经他们这群朋友都以为顾澈会孤独终老的,没想到他是他们这群朋友中最早结婚也是最早当爸爸的人,赖柏海从心里为顾澈开心,于是忍不住想跟他分享那新生命的心跳声,也希望今年的十一月顾澈不再那么难受了。

    出院后的乔依然,就越发地黏顾澈,他在书房工作的时候,她是一定找理由待在书房不出去的,偶尔趁他不忙的时候,就又问问关于蛋糕店的运营问题。

    “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再忙活蛋糕店”,顾澈给乔依然在纸上细细罗列着经验的注意事项后,忍不住心疼起她了。

    坐在他怀里的女人,简直就没有什么重量。

    “嗯,不要,我最近耽误了这么久,我要成为一个能匹配得上你的女人”,乔依然十分认真地声明着,又不忘酸了起来,“省的有些人的前女友看到我就一副优越感爆棚的气势。”

    嗯哈,吃醋啊,这很乔依然嘛。

    顾澈拍了拍乔依然气呼呼的脸,“她算不上是我前女友。”

    “什么叫算不上?”乔依然好奇地抬头,她心里有点高兴,又有点不爽。

    他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好了。

    某种程度上又太不的负责任了。

    “我承认我很小气,但是你也不至于要否定你们十年的感情,还有你保险箱里那个藏起来的相册不就是高雅澜吗。”

    觉得很有意思的顾澈,直接扯了张抽纸给乔依然,“哭会,我再给你讲。”

    “我不哭”,乔依然把那抽纸塞进顾澈手里,“现在就给我讲,你敢撒谎就家法伺候。”

    对于这个家法,顾澈还是忍不住好奇地望了望乔依然,“我们家什么时候有的。”

    “有的时候有的,你别逃避话题,你给我讲你跟高雅澜吧”,乔依然手里极不自然地拽着顾澈的家居服。

    对于这个话题与高雅澜这个人,顾澈早就想跟她交底了,只是很多时候,又被其他事情给打断了。

    “你觉不觉得她长得和媛媛有点像?”顾澈指了指乔依然的眼睛和眉毛。

    对于这个问题乔依然发现她从来没有认真对比过,顾澈这一说起来,她不惊感叹着,“她俩好像都是素颜的时候左边眉毛很淡,她俩的眼睛都是那种象眼,就是那种细长清秀,上下多纹,几乎看不到瞳仁的。我记得我第一次看见高雅澜,我就盯着她眼睛看好久,总觉得有点熟,原来是她的眼睛和媛媛像的原因啊。”

    “难怪了,难怪我以前总觉得她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子。”

    “观察力不错”,顾澈握着她带着婚戒的手说,“当年妈妈去世之后,我一直都沉浸在悲伤中,有天放学遇上了她被人欺负,我当时坐在车里,看到了她那双眼睛,我心里那种”

    他故意停下来看了看乔依然说,生怕她误会了什么,“男人心里那种英雄情结,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太思念妈妈了。我对她就只有这种感情,无关乎爱情,我跟她明确说过我不可能会喜欢她,可她就那么跟在我身边,也不去交男朋友,久而久之,大家就以为我们在一起了。”

    就知道他妈妈去世的时候,给当年的他造成了很大的冲击,“老公,你当年是不是很难受,对抱歉,我又害你想起伤心事了。”

    “傻,都过去这么久了”,可是他并没有完全放下失去妈妈的难过遗憾还有自责,“我只是不想你再胡思乱想,后来媛媛长大了,跟我妈妈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她一开始总欺负你的时候,我并没有狠狠教训她的原因,我受不了她哭。看见她哭,我就会想起妈妈去世前的那年,总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

    “我明白了,难怪媛媛上次哭非得要躲在浴缸里哭,还不让我告诉你,原来是这样”,乔依然看着顾澈眼神很灰暗,她虽然很想知道顾澈妈妈的去世事情,可她更不想提起顾澈的伤心事。

    虽然她能猜出他妈妈的去世跟他爸爸脱不了干系,可是她觉得里面还有着很多隐情似的。

    “同理,以前为什么跟高雅澜一直被人误以为是男女朋友,我没拿很坚决的态度,这是原因。我压根就不爱她。”顾澈送给乔依然一个安心之吻。

    这个情敌算是没什么值得好介怀的了,乔依然又想起另一个,“那你保险箱里照片上的女人是谁,那个初恋是谁?”

    作者题外话:最近太忙了,所以更新就拖到了很晚,在此跟各位说声抱歉。最近状态不好,写的也不是很满意,所以从明天起,我可能不会五更了,我需要好好沉淀一下,写出让自己满意和大家满意的东西。你们会不会觉得最近并没有以前好看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