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邀请她参加酒会-私人婚-
私人婚

第508章 邀请她参加酒会

    “顾澈,你什么意思”,乔依然很不高兴地咬着他后背。

    把人衣服全脱光了,还摸了那么久,居然不跟她做点什么,这样撩拨一个孕妇很好玩吗?

    难道他不知道孕妇对这种事需求很大吗?

    她发现她今晚不能再忍受顾澈不碰她了,她也纳闷着他这种饿狼怎么会突然放过她。

    难道他已经知道她有了宝宝吗?

    这个该死的赖柏海,嘴巴怎么难么欠,完全破坏她的计划了啊,气死她了。

    她不高兴地把手放到他那已经有了反应的某处,“老公,轻点做没事的,赖医生都说了,我们注意点没事的。”

    “乖,睡吧”,顾澈捏住她不断下滑的手,又蹙了蹙眉,“以后不许跟别的男人说这种事。”

    “难道他告诉你的时候,没有说吗?”乔依然很生气地说着,大嘴巴赖柏海既然连怀孕都告诉顾澈了,不可能没说这事吧。

    那个嘴巴贱的赖柏海,可是有她那么丢人的询问史啊。

    想起当时她才发现怀孕时候,生怕亲密生活太频繁对肚子里孩子不同,她直肠子连晚上几次都一股脑子告诉了赖柏海。

    “你太瘦了,需要食补,他怎么就跟你扯到夫妻生活上了”,顾澈心里闷闷的,虽然知道赖柏海不会对乔依然有歪念,可为什么他一个医生跟他们两口子说的嘱咐都不同了。

    咦,难道大嘴巴没说吗?

    乔依然好奇问着,“他还跟你说我身体有别的事没?”

    “恢复得很好啊,别担心”,他拍了拍她的手,又把她放在唇边吻了吻,“就是瘦的我不忍心碰你。”

    “可是你不碰我,我会难过”,乔依然像个跟大人讨要糖果的小孩。

    黑夜里,顾澈翻过身来的时候,乔依然心里还是忍不住“扑扑”跳了起来,那昏暗的床头灯落在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上,使得他五官看起来更深邃也更加有男人味了。

    不由分说地,她就趴上了他的怀里,扯掉了他才刚刚穿上的睡裤。

    一个非要不可,一个处在挣扎边缘,最后受不了自己小妻子可怜巴巴的索要,某个男人小心翼翼地配合地完成了久违的夫妻生活。

    今晚他动作很轻,却发现她比以往每次都放得开。

    醉人的夜也格外的连绵漫长。

    当相爱的两人之间的距离为负数的时候,乔依然心里那股子患得患失,对他小小初恋女友也没有那么生气了,毕竟他们压根就不可能发生过这样亲密的行为。

    可她又忍不住想问他,你跟高雅澜做过没?

    毕竟男人不爱也可以做这种事的,就想她跟他一样,但是发生关系的时候,他就不爱她啊。

    想起他初初碰她的时候,每晚那么强势又霸道,每次都要弄到她差不多昏过去才罢休。

    他需求那么大,高雅澜在他身边十年的时候,正式他荷尔蒙爆炸的时候,她能不碰高雅澜吗?

    “宝贝,专心点”,她的分心使得他忍不住加快了速度与力道。

    乔依然那哽在喉咙的疑问全数变成了哼哼唧唧的猫叫声。

    这夜,她是在身体的满足和心里的疑惑中睡着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顾澈早已不再身边了,房间里还有着昨晚他们纠缠过的味道。

    “他人都是你的了,不要再纠结以前的事啦”,乔依然安慰着她自己,又抱着沾着顾澈味道的枕头睡着了。

    一直到下午三点,她才起床。

    家里人权当她是在养身体,没说什么,云姨在厨房里给她热着汤,她父母正在看着电视,看着乔依然面色红润也放心了不少。

    蔡媛媛看着乔依然下来了,也不跟着看电视了,而是跑到餐桌上,不怀好意地看着乔依然说,“我阿澈哥还真辛苦,白天工作那么累,晚上回家还得继续伺候老婆,回头要云姨好好给他熬汤补补。”

    “可能是前段时间为了找我,落下了很多工作,最近需要补回来吧”,乔依然微笑着说。

    这时,云姨给乔依然端上来了一道汤,蔡媛媛立马给接了过去,她闻了闻,又撒娇地责怪云姨,“怎么都不给我喝这个双耳牡蛎汤。”

    云姨权当她是小孩子讨糖吃,笑了笑就回了厨房,继续给乔依然炒菜去了。

    “我去拿个碗分一半给你”,乔依然觉得她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肚子里的这个宝宝今天好像没有那么贪吃了,可以匀一点给宝宝的姑姑。

    “我不要,这种是专门给你们这种备孕人士准备的,据说会增加那个想法哦”,蔡媛媛不怀好意地动了动眉毛,又唉声叹气起来,“你说我阿澈哥干嘛要娶个这么年轻的女人,迟早得被榨干。你本来就年轻,又不停喝这种汤,我心疼我哥。”

    话都说的这么露骨了,乔依然把这汤直接挪到了一边,她咬了咬唇,她现在可是肚子里有宝宝了,不能总像昨晚缠着顾澈索爱了。

    “你喝呀,晚上再可劲地造人吧,全家人都盼望着你怀孕呢”,蔡媛媛看着乔依然害羞地耳根子都红了,也不敢抬头,她就觉得好玩。

    这个傻乎乎的乔依然,是真的单纯,她发现她也能动阿澈哥为什么会那么在乎乔依然了。

    “我留着肚子吃点菜和饭”,乔依然尴尬地不敢抬头,她睡到这个点起来,家里人肯定都会像蔡媛媛一样以为她昨晚跟顾澈那个不停了。

    真是丢人丢大发了,明天一定要好好上个正常的闹钟,她觉得她没法子面对家里人了。

    “哈哈,乔依然,你吃饭啊,那么低着头就不怕把米吃到鼻子里吗?”云姨把饭菜和米饭全都端上桌之后,蔡媛媛是格外地殷勤对她,就差喂给乔依然吃了。

    “低着头,能多吃点”,乔依然对她自己这种编瞎话的能力感叹不已了。

    蔡媛媛一直细细观察着乔依然,这个比她年纪小几岁的大嫂,并没有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那么讨厌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她觉得乔依然完全就不会是那种会利用顾澈的人,她对以前认定乔依然不安好心待在顾澈身边的想法觉得羞愧。

    瞅着乔依然饭吃到了底,蔡媛媛一脸正经地说,“是这样的,我不是参加美女与厨房夺冠了吗,我们公司给我准备了一场酒会,我想邀请你跟阿澈哥一起去,但是会遇见高雅澜,你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