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不争气的女儿-私人婚-
私人婚

第509章 不争气的女儿

    “去,我干嘛不去,我可是你家属”,乔依然把口中的饭吞进去了。

    这个高雅澜还真是脸皮厚极了,那盛气凌人以顾澈前女友身份自居的时候,她可是记得很清楚呢。

    以前她不知道高雅澜跟顾澈那段过往,心里还挺难受的,现在她就要看高雅澜如何作死。

    蔡媛媛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递给乔依然一张图纸,“你能不能再帮我做些小甜点,再帮我做个八成高的蛋糕,到时候送给全场的来宾。”这次可得把高雅澜的锐气全都给挫挫。

    “没问题!”乔依然都已经拿着图纸研究起蔡媛媛所画的图形了。

    只要跟她谈到做蛋糕,什么事都可以靠边站了。

    这个宴会,顾澈是一点也不希望乔依然去参加的,可他看着乔依然非去不可的样子,也只好同意了。

    鉴于乔依然上次被绑架过,他心里对陆松仁的抵触和防备也很深,在他还没搞清楚陆松仁下一个目标是什么的时候,他实在不愿意乔依然出门。

    于是,这次他这次做好打算寸步不离乔依然。

    让他放心的是,当天陆松仁以海外华商的身份也参加了这次的宴会。

    既然他都敢明面上出现了,想必今天不会再次绑架乔依然了。

    当乔依然看到一身唐装的陆松仁出现的时候,她不由得往顾澈怀里躲了躲,她惊恐万分地看着顾澈说,“为什么警察不抓他,他可是绑架我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别怕,”顾澈眸底警惕地看着远处的陆松仁,又安慰着乔依然,“这其中有些原因,也有证据不足这点,他跟我们示威的时候是带着面具,你是自己从他家出来的,所以不能抓他。”

    让欺负她的坏人还在逍遥法外,乔依然心里着实很难受,她瘪了瘪嘴,“怎么我就这么倒霉。”

    “也有我部分原因在里面,所以我选择放弃追究他的责任了”,顾澈又怎么能去追究陆松仁的责任呢,毕竟是他们顾家先负了人,“让你受委屈了,很抱歉。”

    “原来是这样啊,我理解你,商业上毕竟没有永远的敌人嘛”,乔依然嘴上说着明白理解,心里却还是气的很,终究她还是比不上他的事业啊。

    算了,她都是安全的了,就不要再去执着那些了。

    见她闷闷不乐,顾澈心里也很难受,如果是别人绑架乔依然,他能毫不犹豫地把那人给碎尸万段,可这个对象是乔依然的亲生父亲,他不能,也不可以。

    对上他晦暗不明的眼神,乔依然突然觉得心里没那么难受了,他身居高位,也有着他不得不低头的选择与事情吧,“我们是夫妻呀,能为你做点什么事,我觉得很幸福。”

    “太懂事了。”懂事到都让他心疼不已了,他蹙了蹙眉头看着她,“以后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了,只要我有一口气在,都不会允许发生上次的事了。”

    他说的是那么坚定,让她一点也不怀疑他的果决。

    “嘻嘻!太严肃就不帅啦!”乔依然活跃着气氛,她踮着脚给顾澈整理着领带,他的面容虽然还是那般清冷,可是他给她一种来自他灵魂深处的保证。

    想必是他还在自责吧,尽管他在她心目中是无所不能的。

    可顾澈终究是人,他也有他短板和不得不顾忌的地方。

    “笑一笑嘛!”乔依然双手扶着他肩膀,朝他咧着嘴笑着,“今天我们是主人家嘛,是我们的妹妹蔡媛媛设计师的庆功宴啊!笑一笑嘛,顾大总裁,可不可以给小女子一个笑。”

    他垂眸看着她憨态可掬的撒娇模样,嘴角忍不住勾了勾。

    这个女人,这辈子都只能待在他身边这样笑,这样可爱,顾澈的余光扫到了正虎视眈眈看着他们的陆松仁。

    管他陆松仁是乔依然的谁,都不可以也不能够带走属于他顾澈的女人。

    他低头看了看她的脚,忍不住又蹙了蹙眉,怒道,“是不是又不想要脚了,这才好了几天又开始瞎折腾了。”

    本来就是个扁平足,还踮着脚踮这么久。

    “哈!嘿嘿,知道啦,谁让你长那么高的呢?”乔依然恋恋不舍地把脚放平了,又满意地拍了拍顾澈的胸膛,“这么帅的男人,谁拥有了,谁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对于她这种毫不谦虚的表白,早已有了抵抗力的男人,朝她冷笑两声,又问,“累不累,要不要去房间里休息休息。”

    “嗯,不去,我不累”,乔依然瞅了瞅四周,发现她视线范围内压根就没有高雅澜的身影,她纳闷了,高雅澜难道不来了吗?

    “再找谁?”顾澈顺着她视线,却什么也没看到。

    乔依然装着愁云满志的面容,带着遗憾的口气说,“我的情敌,我可是答应她了,不干涉她追你,我倒要看看她的本事有多大?我还答应她了,我给她时间追你,也不故意犯规怀孕要挟你,你可以自由选择的。”

    言毕,乔依然用手指点了点他心脏,“这里痒不痒?心动吗?旧情人哦!重温旧梦哦!”

    她说的是很轻飘飘满不在乎,可是她心里却紧张地要死。

    “我看你屁股痒!”顾澈毫不留情面地瞪着她,这个死女人跟她交过底了,还故意这样阴阳怪气的。

    “略略略”,乔依然嬉皮笑脸地抱了抱他腰,“不要生气啦,生气会变丑的哦。”

    把这两人互动看在眼里的陆松仁,气不打一处出来,他烦躁地跟身边的任颂鹿说,“这个死丫头,世界上的男人是死光了吗?顾澈那臭小子一直对她臭脸,她还哄着他,我现在是越看顾澈越不顺眼,我怎么早几年没弄死他。”

    “表哥,这依然对顾澈的感情很深的,你别轻举妄动,你这么难得才知道有这么大一个女儿,得珍惜”,任鹿颂真实也是中年丧女了,他这点并没有骗乔依然,只是他妻子女儿在十年前就因为车祸去世了。

    为了超度年幼的女儿和爱他的妻子,他就听从大师的话,不再沉醉于杀戮的生活,开始吃斋念佛为死去的老婆女儿集福。

    哼,死丫头真是不争气“,陆松仁拿着两杯酒就朝着乔依然和顾澈走了去。

    正在逗着顾澈玩的乔依然,发现顾澈的眸光不是在看她,而是看着她身后的时候,她不悦地往后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