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婚礼在什么时候-私人婚-
私人婚

第512章 婚礼在什么时候

    “我老公的身材是不是很棒”,乔依然把顾澈被jimmy抱住的左手狠狠往后扯了扯,可那个jimmy就偏偏又大力地拽着顾澈的胳膊。

    她不悦地瞪着jimmy的手,笑容逐渐散开了,顾澈轻而易举地就抽出了他自己的手,淡淡地跟jimmy寒暄着,“你好。”

    “看到顾总,我这辈子都会更加好的,我们家媛媛最近猛地就有了事业心,我这高兴地不要不要的,顾总,改天我们吃饭再慢慢谈谈媛媛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好了?”jimmy忍不住又朝顾澈走近了点。

    乔依然“噌”地一下子就跑到了顾澈前面,挡着她自己的老公,还哀怨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他长太高了,这张祸害人的脸,她遮不住啊。

    “跟我说就好了,长嫂如母啊,我也能算媛媛的家长”,乔依然笑得是那么纯真无邪,jimmy讪讪地笑了笑,又忍不住盯着顾澈看了看。

    在一旁的蔡媛媛看到jimmy吃瘪,她心里也算是畅快了,谁让这个jimmy一直偏心高雅澜的,“对啊,我们家是我大嫂说了算。”

    眼见着两姑嫂又开始唱双簧了,顾澈抿了抿唇,把挡在她身前的女人带到了怀里,“左席呢?”

    “那个死鬼呀!”jimmy捏着兰花指在半空中挥了挥,又用着遗憾的目光看着顾澈,“贵宾室等着您呢?真是可惜了,年纪轻轻就”

    呃,这种语调,乔依然以为是那个叫左席的人要命不久矣了,她不惊在心里感叹着生命的脆弱。

    “我们上楼去”,顾澈眸底隐藏着不让人发觉的喜悦,蔡媛媛一脸艳羡地看着乔依然。

    她感叹着,她要什么时候能够被一个男人这样宠爱啊,她多想告诉乔依然,阿澈哥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为了做了多少事情。

    “好”,乔依然眸底是化不开的阴郁,她还安慰地拍了拍顾澈的后背,他朋友就要死掉了,他心里应该也很难受吧,“老公,你别太伤心了。”

    有个什么好伤心的?

    顾澈若无其事地看了看通往楼上的方向,他上去后就只有高兴了,怎么会伤心。

    这个小女人的想法真是太天马行空了到了极致了。

    “待会别哭昏了”,他的小妻子眼里可是住着一个瀑布,那眼泪只要一开闸,就止不住了。

    见到它,顾澈已经能想象出来,乔依然会哭到泣不成声又笑得开怀的样子了。

    乔依然若有所思地看着顾澈,想着他这个朋友身体状况应该是很糟糕了,要不然顾澈也不会给她打预防针吧。

    那个叫做左席的人,是不是病到很可怜了。

    “放心,不会的,我不会让你丢脸的,”她在心里给她自己打着预防针,万一到时候看到一个病入膏肓,瘦到只有皮包骨的人,她一定不能失态了。

    上了二楼,在进那个富丽堂皇的贵宾室之前,乔依然深呼吸了一大口气,她紧张又勉强地朝着顾澈笑了笑,“可以啦,我们进去吧。”

    “你知道左席是谁了?”顾澈自以为他保密工作做到很到位的,这个小女人不该知道他要干嘛啊。

    可她这紧张担心的模样,分明就像是知道了什么。

    乔依然摇头,“虽然我不认识他,但是他是你朋友,就是我朋友。我明白的。”

    朋友?

    他跟左席压根就算不上什么朋友。

    如果非要车上关系,大概就是因为他曾经在美国赞助过左席的时装秀吧。

    顾澈挑了挑眉,他也没多想,反正她不知道左席是谁就好了。

    娶个只会沉醉在蛋糕世界里的小傻子当老婆挺省事的。

    挽着乔依然,顾澈推开了那扇门。

    入目,乔依然只看见了一盏微弱的灯光在房间中央照着,那光源下,有个一人高的东西,那东西被一块质地很好的白色绒布给遮住了,她好奇地望了望顾澈,“人嗯?”

    抿了抿唇的男人,打了个响指,房间里的灯光突然就全亮了起来,他们身后的门也被关上了。

    房间里还响起了温馨的音乐。

    “你朋友?左席呢?”乔依然茫然了,她越来越不懂,究竟现在是怎么回事,不是来看顾澈一个生重病的朋友吗?

    “真幸会,顾太太认识我。”这个声音是从那个一人高的东西后面发出了声音。

    蓦地,那一个人高的东西被揭开了它身上的绒布,乔依然望着那东西,顿时扭头望着顾澈,那眼泪就忍不住夺眶而出了。

    “你是什么时候准备的,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乔依然抹了抹那忍不住就要往下落的眼泪,她明明是要很高兴的啊。

    那个女人看到婚纱能淡定呢,尤其还是心爱的男人偷偷给你准备的。

    顾澈牵着她的手走到了那雪白的婚纱前,用手帕轻轻给她擦着眼泪,“试试吧,不喜欢就让左席帮你改,或是重新设计都行。”

    “喜欢”,乔依然吸了吸鼻子,用手挡着眼睛,这种高兴的时刻,她为什么又要这样哭不停啊。

    这个男人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哄女人,学会给女人惊喜了啊。

    他给她求婚的惊喜还记在她心头,他居然又想出了这么一个大浪漫。

    她拉着顾澈的手,傻愣愣看着眼前这个对她好到逆天的男人,这还是当时那个不屑地说,“爱情我这里没有”的男人吗?

    原来,爱不仅让她变得勇敢了,也更让他从不相信爱情变到相信爱情了。

    “老公,我好爱你”,乔依然踮着脚,主动送上了香吻一个。

    是谁说薄唇的男人薄情的,她老公就一点也不薄情,被他满满的爱

    “作为设计师,我是很满意我自己设计出来的每一件婚纱,可是顾太太,我还是希望您能客观地给出意见,不要再沉醉在顾总的俊朗外貌上啦。”左席作为一个专门设计婚纱的顶级设计师,这还是头一次遇见新娘盯着新郎看个不停,不看婚纱,不看他这个闻名世界的大设计师。

    兴许是他躲在婚纱后面,被挡住了模样,还没被认出来吧,不过不重要了,他最在乎的还是作品,尤其是在酬劳收的那么丰厚的条件下。

    “好,我来试试”,乔依然看着那婚纱的窄腰,又摸了摸她肚子,“婚礼在什么时候啊?”这要再过一两个月,她这肚子就要显形了。